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14,重生的楼雪芙

      来到大乘期的司黎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虽然之前也不差,但是这次有种的重获新生之感。
    确实,本来她也就还有两年寿命,如今又能苟活五百年,可不就是新生吗?
    她好笑仰天长啸,高歌一首“老天再让我活五百年”。
    转身和众人一起消灭了剩余的海兽,依旧惯例打理着战场,与楼沉二人如何处理这些海兽的尸体。其他修士见雷劫已经散去,又飞了回来,对焕然一新的司黎道声恭喜。
    安旭在一旁冷笑,就连仲雪都懒得搭理他们,唯有司黎还保持着基本的礼貌说了谢谢。
    通晓人情世故的沉君霖挨着她很近,看她露出些许的不耐烦,连忙将众人挡住。楼雪芙看了一眼,也上前一步挡住了其他人,让司黎安静了好一会。
    待众人都离开后,安旭很自然的上前拉住了司黎的手晃了晃:“恭喜。”
    不管如何,司黎很感激安旭。
    仲雪笑得最开心,忍不住吐槽:“小殿下,冒昧问一下,您昨日是第一次吧?”
    安旭面色一红,但依旧很有风度的笑着回复:“是的。”
    “哦~~~难怪。”仲雪拖长音说:“明远和你的元阳都给了阿黎,那可是大补啊……我说阿黎都未曾修炼消化,怎么一下就突破了。”
    沉君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安旭,又依旧盯着司黎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元阳?”楼雪芙眨了眨眼。
    司黎忽然有些同情的看向她,又瞟了眼沉君霖,在原着一百多万字的篇幅里女主和男主最亲密也就只有亲亲,真是将纯爱进行到底了都。她想着要是楼雪芙当时把那么强悍的沉君霖给睡了,把元阳吸收了,会不会后续修炼更上一层楼,结果会好一些?
    不过已经有了结局的事情,也难说好还是不好。
    众人打扫完战场以后,一起回到了司黎的小院,沉君霖说要做几道硬菜庆祝司黎师姐突破金丹期,很有眼力劲的先去了厨房。阿笙和小白回来以后,也拉着仲雪去说说话。安旭倒是想和司黎黏在一块,却被打发走了去找辉月,而她自己则是找上了搂雪芙。
    二人坐在书房,司黎很周到的泡着茶,是原着里师尊和女主喜欢都喜欢的雨前龙井。
    司黎喜欢的是大红袍,她一直觉的绿茶会伤胃。
    现在拿出来的是她珍藏已久打算送给师傅的茶叶。平日里泡茶待客的都是明远在做,她的茶艺顶多可以说是会泡茶而已。
    似乎知道司黎是要与她聊些什么,如今优雅品着茶的搂雪芙已经退去了懵懂无知的天真,坐在那自是一派的沉稳和内敛,眼里有着岁月的沉淀。那双浅咖色的杏眼让人一眼望不尽,似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我想,您应该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吧?”如果对面的搂雪芙是重生的,那么以她的经历和修为,司黎用敬语一点也不为过。
    搂雪芙客气的笑了笑,似乎刚刚眼里的阴霾一扫而空。
    “师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好。”司黎倒也没客气,点点头。
    “你知道我的情况?”搂雪芙反问。
    司黎点头:“阿雪跟我说,你身上有很奇怪的地方,比如不符合年纪的沉稳,以及和师尊莫名的相像……我在想,你是不是重生了?”
    搂雪芙听闻对方的话语,并没有很惊讶,似乎早就知道对方会猜到。
    “所以你也是重生的,对吗?”搂雪芙继续问道:“我确实是重生了,我重生以后发现这个世界和我以前经历的世界不太一样,我想了想,似乎最大的变数是出在你身上。”
    “上辈子的这个时候,你应该还在青云宗,在师叔师伯的灌顶之下才得以突破金丹期。再后来君霖也来到青云宗,你爱上了他,然后开始给我使绊子。”
    “可是我出生以后,就偶尔会听到自欢仙子的名号,等我再大点的时候才知道自欢仙子就是你。等我按部就班去到青云宗修炼,到处都能听到你的传闻,我就在想……这世界变得不一样,肯定是因为你变得不一样了。所以,你也是重生吗?”
    司黎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问道:“你是怎么重生的呢?是忽然醒来发现自己新生了,还是……?”
    搂雪芙摇摇头:“我死后似乎来到了一片虚无的世界,一道温柔的声音问我,想不想重生,重新活一次。我问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机会给到我,她说因为她感觉我心有不甘,所以决定再给我一次机会。”
    她笑了一下:“她说她是这个世界的天道,由于我做了很多好事积攒了功德,所以愿意让我重新再来一次。我想啊,其实做好人也是有好报的不是吗……所以我决定重来一次,只是没想到是带着记忆。”
    司黎也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或许就是因果吧……我不算重生,我并没有上一世司黎的记忆。”
    听闻,搂雪芙愣了一下。
    “听说在这个世界飞升成仙,会有跨越时空的能力,对吗?”
    “我不清楚,但或许是吧……”
    司黎喝了口热茶,似乎是陷入了回忆里,缓缓开口:“我有想去的时空,那里有我挂念的人……”
    她讲起了她的过去,还有现在,说她很爱自己现在的父母与朋友,但是也会想念上一世的父母。
    “上辈子我因为救人意外死在火场里,我不敢想象我的父母知道我的死讯会有多难过。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后面的生活又打算怎么过……或许是因为做了好人好事我得到了重生的机会,可惜却是在这个世界,重生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搂雪芙听了她的絮絮叨叨,唏嘘不已,她没想到是这样。司黎没想到楼雪芙接受她的话语接受得那么快,不愧是见过大世面又重生的女主。
    “对了,那么沉君霖呢?我觉得沉君霖也有些怪怪的,难道他也……”司黎话锋一转,想到了男主。
    “应该不是。”搂雪芙摇摇头:“我对他很了解,如果他也是重生的,根本没办法掩饰得那么好……虽然我也觉得他和上辈子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但应该不是因为重生之类的。”
    “他这辈子的际遇不同,或许是与你有关。”
    “上辈子他从父亲含冤去世后就过得非常的悲惨,直到来到了青云宗。只可惜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因为魔族混血的身份被发现,更是遭受冷待和迫害。”
    她说起上辈子的事情,神情里有着难掩的哀伤。
    “我有时候总是想,如果那时候除了我以外,还有人对他伸出援手,是否结局就会不一样了?”是否沉君霖对待这个世界,还会有那么一丝丝留恋和温情,对待三界的生灵就会多一份善心。而不是到了最后,只能想到这世道对他的不公,所以才一心想要灭世。
    “但是我与他聊过,他这辈子与詹叔逃亡到时候听到了你的名字,特意来到聚灵阵投奔你。他说你是他生命中的贵人,是他的光……”
    司黎尴尬一笑:“或许……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阻止他发狂才行,毕竟三界苍生是无辜的,可不能说灭就灭。尽管他现在没有那个心思,但是他未来有那个能力啊。”
    搂雪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所以……”司黎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点:“你还爱着他吗?”
    深思片刻,搂雪芙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耸耸肩。
    “有点复杂……但是上辈子他死后,我成了凡人与师尊一起生活,活了几十年后,也悟了不少事情。情情爱爱不过是过眼云烟,我与师尊哪怕相处了那么久也只是知己,好友。现如今君霖对我来说,还是很特别的人,但也只是特别。我不会爱上他,或许也不会再爱上什么人了。”
    司黎点头称道:“本来也不需要爱上什么人才行啊,你看你上辈子,难道不是因为爱上了一个人才那么坎坷?后半辈子谁也不爱,只爱自己不好吗?”
    她给搂雪芙添了茶水,鼓励道:“这辈子难得重生了,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人,不好吗?”
    搂雪芙又露出了那天真的神情,呆愣了一下,露出灿烂的笑容道:“你说得对!,没错,我都难得重生了,为什么要一直纠结过去的事情呢?”
    她狡黠的眨了眨眼:“谢谢你师姐,以后我要向你多多学习才行!”
    “挺好的~”
    “我找到了新目标了,我要努力修炼,成为青云宗的掌门师尊!”搂雪芙一锤定音。
    轮到司黎傻眼,好奇的问为什么。
    “唔,因为师尊上辈子其实跟我说,他还是喜欢一个人修炼的生活,不是很想做掌门。做掌门有很多琐碎的事情,他并不擅长处理。而且当时如果在发现君霖是魔族后裔的时候,能阻止大家去针对和讨伐他,后续是不是就不是这样惨烈的结局了。”
    司黎回想起脑海里那个总是云淡风轻,带着点温和笑容的男人,有些意外他居然会那么内耗。
    “你肯定觉得师尊当时舍弃一身修为救我一定是因为爱我吧?”楼雪芙有些无奈:“不是的,他只是觉得愧疚罢了。”
    为了那些被男主杀死的人愧疚,为那些他没能拯救的悲剧而愧疚。
    “诶……”一想到那样的一个人默默的背负那么多,司黎不由得有些心疼。
    “这些茶本来是打算送给你的,看来还是留下来送给师尊吧。那个小老头太可怜了!”司黎说着,就将桌上剩余的茶叶收好放进了乾坤袋。
    “噗——”楼雪芙一下笑出了声,看着司黎觉得她真可爱。
    “什么小老头,你不知道师尊才多大吧?”
    司黎摇摇头,不记得有关于俞朗星的年龄设定。
    “师尊才真的是天赋异禀,万里挑一。他五岁筑基,十岁金丹,十五岁大乘期,二十岁就已经是洞天了,三十岁到如今的化虚三阶,现如今也不过才才三百多岁,比你大不多多少。”
    “???”司黎一脸问号。
    “这么离谱的吗?”果然师尊不是人人都可以当的。
    不过一想到男女主都打打闹闹都快飞升了也才过几十年,这样想来俞朗星也不离谱了。
    “你加油,你可以的。”司黎拍了拍楼雪芙的肩膀:“快点修炼,赶紧拯救一心只想修炼的师尊吧!”
    楼雪芙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放心交给我吧!壮大师门的事就交给你了~”
    于是二人商量着如何把青云宗做大做强,说到慷慨激昂,说得人都饿了。
    直到沉君霖来喊二人开饭了,才彼此依依不舍的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