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师弟有病 第123节

      清冷的气息带着冰霜的寒意贴近她,肩膀被冰凉的手摁住,人不自觉就朝他的怀里躲。
    司嫣兮闻着占琴落身上好?闻的香气,黑暗中他贴近她的脸颊,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边,上一次被咬耳朵的触感反应在?身体上,她不自觉地想要去抱他的腰,像是被神秘的力量吸引,想要紧紧地和他拥抱在?一起——
    “确认过了,师父没事。”
    占琴落也?压低声音,小声在?她耳边说着今天得来的消息。
    他只是俯身在?她耳边小声说话,手甚至都没有往其他地方游走,说完后就直起身来,保持合适的距离。
    还?以为他是要吻她……
    司嫣兮微微窘迫,但短暂的小失落转瞬即逝,好?消息带来的喜悦抢夺走司嫣兮的注意力。
    她欣喜道:“我这就去告诉他们!”
    身前的人兔子似的就要往外窜,门立刻被推开,风夹雪往里冒,吹得占琴落本来有点躁动的心凉了不少,有些失笑地想,他们俩本来就以为师父没事的。
    算了。
    她开心就好?。
    哒哒哒的脚步声跑远,占琴落退出房门,替司嫣兮关上门。
    哒哒哒的脚步声又踩着雪回来。
    撞在?背后的,一个?无?比热情的拥抱。
    司嫣兮的额头抵在?他背上,“谢谢你。”
    占琴落笑一下,心忽然被喜悦充盈。
    他回身,轻轻抱住司嫣兮,修长的手刚搭在?她的腰上,弯腰还?没来得及做点别的,娇俏的女声响起。
    “小师姐!你还?没睡啊?要不要一起去看师兄钓鱼——”
    司嫣兮浑身一僵,一个?蹦跶,以闪电般的速度跳出占琴落的怀抱。
    占琴落沉默着收回手。
    兰衣烟迅速杀到中间,伸长了手分开两人。
    她看一眼?支支吾吾的司嫣兮,又看一眼?神色淡定,甚至气焰有些嚣张的占琴落。
    “你们在?做什?么?”
    司嫣兮磕磕绊绊,“就我……差点摔了……他……扶了一下……”
    -
    次日。
    兰衣烟和司嫣兮在?河边,看兰亿年钓鱼。
    听兰亿年语气夸张地说他和几个?素不相识的人去钓鱼,来了一把生死局啊,钓不到最大的砍掉一只手!
    说时迟那时快,他们一群钓了十来年的人,自信满满能赢他,可偏偏最后一刻,他钓上一条最大的鱼。
    兰亿年面色凝重地比划,足有司嫣兮这个?人这么长。
    司嫣兮扯了扯嘴角,太久没见面了,聊天起来就是这样。
    上回她听这个?故事的版本,还?是三分之二的她那么长。
    “你们先聊着,我有点事,先走了。”
    兰衣烟忽然站起来说道。
    兰亿年问?:“你要去做什?么?”
    “有件事情,想去问?问?小师弟。”
    兰衣烟回头笑笑,“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司嫣兮看着她手上磨得锃亮的刀,“……”
    “嗯?”
    兰衣烟掂量了一下,笑容天真,“拿着挺顺手的,也?蛮好?看的吧?”
    司嫣兮瑟瑟发?抖,预言石消失是消失了,但作用?起得这么慢吗?!
    兰衣烟一转头,脸上哪有什?么天真烂漫,阴阴沉沉,活像是要去和人来把生死局。
    正要朝占琴落所?在?地杀过去,她的衣袖被猛地扯住。
    司嫣兮:“对了,今天天气挺好?,我们出去玩吧?”
    兰衣烟的眼?里隐隐闪动泪花,“师姐今天想和我出去吗?”
    司嫣兮没想到兰衣烟的反应会这么大,她咋舌,“当然是你最重要了。”
    一个?熊扑,司嫣兮被兰衣烟热情抱住,挣脱不开。
    衣烟心花怒放,确认了自己?在?小师姐心中的地位,是某些后来才入师门的人根本沾不上边的!
    接下来的数日,在?兰衣烟一手操办之下,占琴落连见都见不到司嫣兮。
    每天司嫣兮眼?刚睁开没多久,就被兰衣烟拐着出去游山玩水、逛街钓鱼。
    难得见占琴落吃亏,还?敢怒不敢言,围观一切的石念赤很是欣赏兰衣烟的做法。
    两人站在?高台楼阁上,远远看见兰衣烟牵着司嫣兮的手往外跑,空气里还?传来她快乐的笑声。
    石念赤装模作样地安慰道:“兰衣烟毕竟比你早入师门,你要多多理解。”
    占琴落:“……”
    石念赤差点憋不住脸上的笑。
    占琴落面无?表情睨着司嫣兮同样愉快的背影,当着他的面说舍不得和他分别,和兰衣烟一起玩的时候倒是笑得开怀。
    占琴落声音凉凉,“已经乐不归家了,这样下去,怕是连我叫什?么都要忘了。”
    “回头我帮你问?问?。”
    石念赤:“估摸着是不记得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占琴落:“……”
    -
    端水大师不好?当。
    司嫣兮筋疲力尽,看着夕阳西下的黄昏,再看一眼?活蹦乱跳扛着两坛子酒和人家砍价的兰衣烟。
    玩是玩得很开心,毕竟再过几天,衣烟就要和亿年出发?去游历,她也?舍不得他们。
    但如果衣烟和占琴落不是那么剑拔弩张该多好?,算一算,好?久没见到占琴落了。
    或许是小别胜新婚?
    她现在?看着夕阳,都能脑补要是他站在?黄昏的光影里,侧脸得有多好?看。
    “小师姐!快来!”
    兰衣烟不知又看到什?么有趣的,抬手招揽司嫣兮。
    司嫣兮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啦。”
    -
    司嫣兮愿意端水,并?不意味着就能端好?水。
    毕竟肉眼?可见,司嫣兮的端水行为偏心至极,差不多是从占琴落的碗里哐哐哐往兰衣烟的碗里倒水。
    又过了几日,司嫣兮安抚占琴落的措辞“师父回了山里,衣烟还?不习惯,黏着我也?正常”“衣烟说她只有我这么一个?小师姐,那我哪里忍心”“等衣烟习惯就好?了”统统失效。
    出门前被占琴落壁咚在?房间里。
    “师姐还?要瞒多久?”
    漂亮的桃花眼?危险地眯起,“一辈子?”
    司嫣兮试图活跃气氛,尬笑,“一辈子也?很快就过去啦……”
    气氛冷到冰点。
    司嫣兮自觉闭嘴。
    “师姐真当以为兰师姐没发?现?”
    司嫣兮犹豫,“她应该……还?只是……怀疑吧?”
    “……”
    门扉被兰衣烟咚咚咚地敲响,“小师姐!出发?去钓鱼啦!”
    司嫣兮小心翼翼戳一戳占琴落的手臂,“我要去陪玩了,也?就剩几天了……”
    占琴落轻叹一口气,正要收回手,听见门外又传来谈话声:
    “师兄,我们再晚几天出发?吧。”
    “不是已经晚了半个?月吗?”
    “我还?没玩够——哦,不如我们把小师姐也?带上吧。”
    “那小师弟怎么办?”
    “小师弟要忙宗门的事,没法和我们一起去的,不是我不想带他啊,是他去不了,没办法的。”
    占琴落的脸越来越黑。
    司嫣兮放低呼吸声,降低存在?感,以免被误伤。
    占琴落忽然笑了,“本还?想忍一忍,是兰师姐越来越过分,还?想要拐走师姐。”
    司嫣兮生出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房门“砰”得一下被打开。
    兰衣烟收了灵力,语气正经,“咦,这个?门好?像有点问?题。”
    她扭头仿佛无?事发?生,“小师姐我们走吧。”
    眼?见墙边的两人,占琴落很过分地把小师姐压在?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