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镇墓兽今天也很忧郁 第84节

      池塘中一条胖鲤鱼正仰着肚皮晒月亮,再过一段时间它就能幻化出双脚了,因此这段时间愈发勤加修炼。这时听见熟悉的黏答答脚步声,不免纳闷地抬起胖鱼头:“你咋这时候回来了?”
    “唉~”银白大扇贝萎靡地往池塘旁的小柳树上一歪,气若游丝道,“刚刚吓死蚌蚌啦~龙神大人来了~”
    胖鲤鱼一个激灵险些从池塘里翻了出来:“啥啥啥?!那吶个乌漆嘛黑的陆地四脚兽不也来了!”
    “是啊~”大扇贝的软足柔弱地搭在胸口,“我说龙神大人怎么看我的眼神不对,一定是嫉恨蚌蚌有钱啦~最近不是传闻他要入赘小袖大人他们家吗?唉,落魄了呀,龙神大人~”
    胖鲤鱼鱼脸震惊:“什么?入赘?!堂堂平凉龙神入赘四脚兽?!”
    大扇贝唏嘘不已:“谁说不是呢?幸好我及时交了保护费~”它掰着软足算了算,“以后估摸每年都要交一次啦,蚌蚌要更加努力赚钱了!”
    ……
    沈檀自然不知道这两个曾经的下属在背后如何“诋毁”自己,只是从纵浮楼中出来后一股紧迫感愈发压在心头。毕竟连他湖中的扇贝如今的家产都比他丰厚许多,怎不令他压力顿生。
    偏偏李药袖还毫无所觉地埋头在大蚌精孝敬的那箱金银中扒拉个不停,一会捧着颗粉白珍珠啧啧称奇,一会又掏出个金元宝在脖子上比划,琢磨给自己打个金项圈。
    “……一无所有的龙神大人镇定地收起行囊,“小袖,我们明日就出发吧。”
    李药袖茫然回头:“嘎?”
    完全不在状态中的小袖大人就这么被平凉龙神拖上了寻找私库的漫漫之旅。
    幸而沈檀在取回青龙最后一份传承记忆后,他对山川河流走向异常敏锐清晰,东南西北一通逛,当真给他在深山大川中刨出了两个藏有重宝的洞穴。
    若不是亲眼看见那满山洞的金银玉石,还有古董字画,李药袖很难想象当初的沈檀是出于怎样一种精神状态,将它们藏在这种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鬼地方。
    一夜之间身价暴涨的平凉龙神一派风轻云淡的从容,完全不见之前闷头赶路的仓促:“那时正逢乱世,到处都是流民流匪,很难找到一个万无一失的地方。只能费点心思,找存放在这里了。”
    他环视四周,看着人烟罕见但勉强能算鸟语花香之地:“此处依山傍水,也算是个洞天福地,开辟出来做个修炼的洞府道场倒是不错。
    正在金山上蹦来蹦去的黑煤球一回头,瞅见了沈檀唇边来不及收敛的笑容,微微眯起了眼:“不要!”
    “……”沈檀状作不解,“为何?难道这里你不喜欢?”他善解人意道,“那我们去下一个私库看看?那里位于极北之地,虽然长夜无边但漫天霞光,很是美妙……”
    李药袖冷笑连连打断他:“你死心吧!我才不会和你待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鬼地方!到时候你想当人当人,想变龙就变龙!”她狠狠一攥爪,掌心的金珠霎时化为齑粉,“到时候柔弱无助的我岂不是任你想这样就这样,想那样就那样!”
    沈檀望着她手中簌簌落下的金粉,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当中。
    归隐山林一时之间是不可能归隐的,获得充足盘缠的小袖大人兴致勃勃地与沈檀再度踏上了寻访故人的旅程。
    他们最先回到了平凉城,清水寺已经是名满天下,高僧辈出的佛寺了,其中扬名万里的招牌就是赫赫有名的武僧们,尤擅物理超度。
    李药袖与沈檀来到了平凉湖畔,无边莲叶与碧青色的湖泊连成一线,清风拂过,卷起一片碧幽幽的浪花。
    远处幽暗的湖水下方一条长影一闪而过,并未惊动游湖采莲的人们。
    “好像是陈三娘子呢!”李药袖手搭眉骨远远眺望,水花溅起,一枝艳红荷花骤然落在她怀中,却没见到谁人摘给了她。
    一脸懵然地看向沈檀,却见堪称绝世醋龙的沈檀神情淡然,她似有所悟,笑嘻嘻地执起红荷,朝着湖面喊道:“谢谢啦~三娘子!”
    无人应她,唯有湖水泛起一层层涟漪。
    去看望过陈三娘子,在离开平凉城之际,李药袖意外遇到了李子昂家中曾经的府医,谭老大夫。
    时别数年,老大夫似乎仍是当年的模样,并未有多少改变,他示意身后低着头的木讷少年将厚重的一箱账簿送到了李药袖面前:“这是多年来,我帮助老爷打点平凉城及周边商铺的经营所得。如今小袖小姐安然归来,这些自然应当物归原主了,”他看着如今已恢复了人身的李药袖感慨不已,“也不枉老朽在此地等候小姐多时了。”
    李药袖:“……”
    交接完账簿,谭老大夫便与李药袖他们拜别:“老朽承蒙老爷信任在此地经营多年,只为了等小姐若有一线生机,好给您留下一条后路与傍身家业。今日幸不辱命,也算对老爷有个交代吧。在这城中守了近百年,老朽也想出去看看啦~”
    李药袖怅然地看着他潇洒地转身走人,还不忘回头喊了那少年一声:“阿大!走了!”
    一直戴着帽子挡住大半脸庞的少年想抬头,却最终低着头手脚略显僵硬地追上了谭老大夫。
    李药袖摸了摸一迭迭新旧不一账簿,想说什么可满腹心言无从说起。
    最后沈檀摸了摸她的脑袋,与她一同注视着那一老一少的两人慢慢走入平凉城的夕阳当中。
    两人离开平凉湖后慢悠悠地晃向了邙山方向,毕竟经过一路漫长的深思熟虑,小袖大人决定在此行结束之后,要以十里红妆隆重地迎接平凉龙神大人入赘他们老李家!
    结亲这种大事,当然要通知了她外祖一家啦~
    去往邙山的途中,两人依旧路过了韩家村。在没有喜丧娃娃庇佑(捣乱)后的韩家村炊烟袅袅,没有昔日的诡异静谧,他们去时恰巧又碰上了村中有人家办喜事。只是这次同天没有人家办丧事了。
    村头两个年轻妇人提着洗好的衣服往村里走,边走边说笑:“这次韩老二家的媳妇娶得好哇,听说请了西北那边的名匠,都是用新京那边买来的好纸好墨扎得。”
    “可不是嘛~”看上去年方二十的妇人笑吟吟道,“早让他们家娶媳妇了,韩老二还不听。这早娶晚娶不都是娶?真不想娶,当初还买什么媳妇又埋了啊?”
    “就是,这胳膊还能拧过大腿吗?”
    轻飘飘的几句话从李药袖耳旁掠过,听得她一愣一愣。
    还没等她回过味,只见前方走远的一个妇人惊呼一声,埋怨道:“你将水桶拎得远点,我这半边身子都要被你浇湿了,回头要晒上半天呢!”
    “……”李药袖咕咚咽了口口水,小爪子战战兢兢地牵了牵沈檀衣袖小声道:“我们快走吧,我想见外公了。”
    沈檀看了一眼她颤巍巍的小爪子,体贴地没有拆穿她,而是牵着小马径自从韩家村村口路过,往邙山而去。
    至于去了邙山后,龙神大人经历了如何骇人听闻、匪夷所思、夹带私仇的粗暴试炼就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
    而此时的李药袖正托腮趴在绵绵云絮之间,聚精会神提笔,一笔一划认真写下请帖上的名字:“千山教掌教……话说他们新掌教是姓裴吗?好像不是耶……”
    “裴真人推却了掌教一职,新掌教是他的师弟白月芳。”
    一听到白字,李药袖笔尖一哆嗦,一团浓墨落在了大红请帖上。
    她身后的青龙默默尾巴一卷,将废掉的请帖抽走丢到一边,却没有重新划来一张新请帖,而是别有意味地摩挲着李药袖的手腕不放。
    李药袖面无表情用笔头摁住那条蠢蠢欲动的尾巴尖:“不可以,上次过后我就说过了,绝不可以!”她顿了顿,补充道,“至少不可以是龙,哪里都不能是!”
    最后几个字透着几分忍无可忍的咬牙切齿。
    沈檀幽幽叹息一声:“可是上次小袖你明明很开心,都抱着我不放……”
    李药袖白净的小脸烧得比天边晚霞还红,厉声否认道:“我没有!”
    “真的吗?”沈檀金眸轻眯。
    李药袖可疑地停顿了一下,仍是十分坚定地否认:“没有!”
    龙首微垂,似在沉思,半晌沈檀似下定了某种决心:“那小袖你变成兽身也是可……”
    “啊啊啊啊!你别说啦!”李药袖崩溃地扯起一张请帖堵住那张肆无忌惮的龙嘴,恶狠狠道,“我真的讨厌春天!我真的讨厌你每个思//春期!!”
    被堵住的青龙无辜地朝她眨了眨眼,含糊不清地问道:“真的吗?”
    李药袖:“……”
    可恶!最让她崩溃的是她居然有一丝丝动摇,没有立刻坚定地拒绝这条在某个特定时期就失去所有下限的青龙!
    细长的尾巴送开李药袖的手腕,沈檀幽幽地叹了口气,卷起毛笔:“罢了,等你寿宴结束后再说吧。”
    李药袖:“……”
    这股浓浓的秋后算账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有脸用这种语气说出这种话的!
    “小袖,这次能不能别请萧将军了?听说他前些日子和剑尊决斗,受伤了,要不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李药袖看着三言两语就将萧卓剔出去的沈檀,气势汹汹夺过笔,“不行!上次你说萧卓要成亲来不了,结果他在我寿辰当天差点将咱家大门拆了!这次再不请他,他岂不是将我们家屋顶拆了!”
    “那正好,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他杀了,一了百了了。”沈檀轻描淡写道。
    李药袖:“……”
    李药袖立刻就将“秋后算账”抛到脑后,专心致志地就到底要不要请萧大将军一事与她的道侣讨价还价了起来。
    天上云卷云舒,山中涧水淙淙,清幽如许的碧潭边青龙安静地蜷伏在少女身旁,听着她的絮絮叨叨,正如从前乃至往后的每一日。
    【全文完】
    更新啦~每一个故事终究都要有结局,但小袖与沈檀的故事依然会在他们的世界中继续~十万番外真的写不了qaq
    我仔细想了想,小袖他们的故事像什么呢?像某个大世界背景的前传,可前传也是有自己的男女主,而其他人物就像时已成名的英雄也会有年少单薄的时候。所谓当时英雄正年少,一切都才开始吧,这种感觉。可遗憾的是,我没能写出这种感觉。希望下篇文会准备地更充分,也能更成熟吧!
    还是那句话,非常感谢支持这篇文的小伙伴,谢谢你们包容我的缺点与不足,将这篇文看完~如果有缘,我们下篇再见啦~这次打算存稿!初步定在下月底和明年一月初开新文。新文初步设定是小袖他们故事很久之后的修真界的故事,有小伙伴看文案应该能看出来了!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