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116章

      这人分明是仗着他的信息素无色无味,在这可劲儿的欺负自己!
    卫辰安忽然发现一件事情,现在的韩秉文已经适应了他的信息素。也就是说,他以后没有办法再用信息说放倒他了。
    这不就意味着,自己以后只有被欺负的份了吗?
    韩秉文突然觉得肩膀一痛,低头发现原来是自己被牙尖嘴利的omega狠狠咬了一口。
    “安安,你这就很没道理了。”韩秉文的手落在了omega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又哪里觉得委屈了,告诉我,嗯?”
    他最后那个上扬的尾音十分性感,勾得卫辰安脸颊通红,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不愿抬头。
    “你的信息素未免太过分了点。”卫辰安声音闷闷地传来,其间透着委屈。
    还说什么他的信息素杀伤力强,他看韩秉文的信息素才是最烦的!悄无声息地就潜入到身边,在你不注意的时候一举侵入,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韩秉文轻声哄道:“嗯嗯,我过分。”
    然后哄完以后,他又暗搓搓地加大了信息素释放的浓度,将眼眸通红的omega激得在自己怀里软成了一滩水。
    第八十二章 终身标记(全文完)
    原本打算下楼喝水的季礼猛地停在了楼梯上方,看到这一幕水也不喝了,扭头逃也似的回了房间。
    只是回到房间以后,他又忍不住去想卫辰安和韩秉文的姿势,脸颊微微泛红。
    季礼摘除了腺体以后,曾经的标记也就没了。没有了那一层约束,季礼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轻松,在他看来,alpha对omega的标记并不是什么必需的好东西。
    可是卫辰安和韩秉文相处时的氛围,每次却看得季礼不自觉脸红心跳。他不明白,终身标记明明是对omega的一种制约,alpha可以随意伤害支配omega的一切。可卫辰安跟他说起的时候却好似乐在其中,还对此表现出迫不及待。
    季礼对此心中有疑惑,便忍不住会偷偷观察卫辰安和韩秉文。只是每每坚持不了几分钟,他便红着脸避开了,最后变成现在这一看到卫辰安和韩秉文就下意识想跑的模样。
    然而楼下那对夫夫可不清楚这一切,卫辰安被困锁在韩秉文怀里挣脱不得,只能干瞪着他。
    韩秉文知道他心中有气,任由他咬,口中安抚:“安安,你发情期具体是哪天?季礼在总是不大方便,那几天我可以拜托朋友照顾他。”
    他是清楚季礼经历了什么的,他们两个解决卫辰安的发情期时季礼若是仍待在这里,总觉得会让他很尴尬。再者这一次他们又不准备给卫辰安使用抑制剂,所以卫辰安发情期的时候,信息素浓度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季礼的腺体已经被摘除了,他若是被卫辰安的信息素无差别攻击影响,怕是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损伤。
    他们好不容易才将季礼从鬼门关捞回来,怎么可能再让他出事?
    “你安排就好。”卫辰安缓过来点了。
    不仅仅是韩秉文在适应他的信息素,他也在适应韩秉文的。若不是这人的信息素没有味道,又来得突然,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受到影响!
    第二天两人跟季礼提这件事的时候还特地解释了一番,生怕他有什么误会。谁知季礼表现得十分平静,干脆地接受了这个提议。
    于是当天下午,郑逊便上门接走了收拾好行礼的季礼。距离他从实验室出来并没过多久,随身的东西和衣服也没几件,郑逊拎着手里那个轻轻巧巧的行李箱都有些发懵。
    “季礼就拜托你了。”卫辰安和韩秉文一同站在门口送他,同时警告郑逊,“他身体不太好,你可不许欺负他。”
    圈子里这次的事情闹得那么大,留下的这些家族都从各自的渠道知道了点消息,郑逊也一样。由于跟韩秉文关系好,他了解得还更多一点,知道季礼是卫辰安从那个实验室里救出来的。
    郑逊大手一挥:“放心吧,保证送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养得白白胖胖的!”
    季礼坐在车里将其完完整整听入耳中,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只是他也没了反悔的机会,郑逊跟韩秉文他们告别后上了车,将他带离了别墅。
    “他不会把季礼拐走吧?”卫辰安微微眯起眼,“别这时候答应得好好的,结果过几天不想把人还回来了。”
    韩秉文觉得季礼如果能被郑逊拐走,其实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不过看自家omega这样,他却没敢将这一想法说出来。自家omega也不知怎么的,明明跟季礼同龄,却好像将人当孩子养似的。
    “他也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永远跟我们生活在一起。”韩秉文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一直被局限在实验室里,他应该也是想去看看这广阔天地的。”
    卫辰安心里明白,可对季礼却不知为何总是放不下心。
    “你说得对,他有自己要过的人生。”卫辰安靠在韩秉文身上,闷闷不乐的。
    没什么留给他们思考这件事的时间,两人很快就开始准备卫辰安这一次的发情期。韩秉文提前将堆积的重要工作都处理了,其余的交给宋助理和新招的一名特助,交代他们决定不了的去找盛扶祎,盛扶祎也决定不了再联系他。
    解决了这些事情以后,两人又备了许多能放得住的食物,便待在别墅里等待卫辰安发情期的到来。
    这天早上,韩秉文醒来的时候便察觉到不对劲,身边躺着的omega浑身软得不可思议,紧紧地缠住自己。喝了这么长时间的酒,韩秉文依已然能够通过味道分辨酒的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