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55章

      他起身收碗,男孩儿不自觉的也站了起来,跟着他的脚步一齐走到收银台。
    路杉一回头就见一个大高个傻傻愣愣的跟在自己身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只拟人版的大狼狗。
    他摸出自己薄薄的钱包,从里头夹了一张100元出来,递给那陌生男孩:“多的我也没有了,快打个车回去吧,别让家人担心!”
    那男孩怔怔的看着他的钱包,网吧老板出品,钱包正面印着一个lol中的ad英雄卡莉斯塔的插画形象。男孩儿接过了那张纸钞,大拇指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又道:“谢谢。”
    路杉笑得灿烂,“不用谢,祝你早日跟家人和解!”
    他笑起来真好看啊。一双天然的大双眼皮,翘翘的鼻子,m字型的嘴唇中间缀着颗圆滚滚的唇珠,左眼下还点了颗浅棕色的小痣。男孩儿在心里默默的将路杉的五官画了一遍。他又重复了一遍:“谢谢。”
    路杉拍了拍他的背,像赶小狗一样,赶着他上了的士。车灯在黑夜里闪了一下,远远的开走了,男孩儿趴在车后座上,脸贴着窗玻璃,远远的看着路杉越变越小,最后缩成了星辰中黯淡的一颗小点,那时候颜儒并不知道,没有交换名字的两人,竟然在这广袤人海中好几年无缘再相见。
    第34章 破土而出
    那一年,路杉18岁,正要升入大学。颜儒18岁,即将迎来高考。
    颜儒因为性取向的问题与家长大吵一架,灵魂深处闹革命,当即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离家出走,出走了还不到4个小时,就被街道办事处主任路杉一个的士扭送回家:颜儒策划的至少长达30日的无声抗议被迫取消,不得不正面迎接颜老爹滔天的怒火。
    颜老爹着老头汗衫、脚踩老北京开线布鞋,全然没有总裁风范,愤怒的抄起把烂蒲扇,朝一脸倔强的颜儒脸上乱抽:“离家出走?!离家出走?!离家出走?!你可真是上坟烧报纸——尽骗鬼!有点骨气吗?这就回来了?老子没你这样的种!”
    颜太太又急又气,跟着抄起女士小手包,颜老爹给颜儒来一下,她就给颜老爹锃亮的光头上添个包,“姓颜的!你他吗想不想过日子了?!回来了不好吗?!还打我儿子?!你再打一下试试看?!”
    ……
    当夜颜家一阵鸡飞狗跳不提。
    最终这场第三次家庭大战以颜儒被关禁闭结束。
    颜儒实打实被关了二十来天,颜老爹满头都是自家老婆敲出来的包,实在不堪重负,被迫妥协,愤怒又忧郁的将儿子放了出来。
    颜儒捍卫自己性取向的作战行动勉强算获得了胜利——颜老头一边抽旱烟一边摸着脑袋上的包,恶狠狠道:“可别以为你赢了!小孩子心性……除非你真能带人回来跟你结婚了,少张嘴到外头乱说!”
    颜儒满脸敷衍,不声不响的应了,转头就去找司机,风驰电掣前往御膳坊——路杉却早没了人影,暑假到了尾声,路杉谢过店家照顾,收拾好行李,大包小包,独自坐上了去外地求学的火车。
    颜儒这头冷库难得出现崩溃表情,他朝御膳坊的老板求情:“请告诉我你们前台的联系方式吧!”
    老板倒是认出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就是颜家的贵公子。但开得起这种规格的店子,老板本身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富豪,就颜儒这小屁孩儿,在他眼里完全不够看;更别提路杉与人为善,很招上了年纪的人喜欢,老板对他多有维护。
    “他是你什么人啊?”老板慢悠悠问。
    颜儒:“……”
    颜儒难得被问倒,半晌才尴尬道:“朋友。”
    老板:“奥,朋友!那你怎么还得朝我问他电话啊?”
    颜儒感受到老板的刻意刁难,他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啊!但实在不愿放弃,纠结片刻,开口道:“您开个价吧!”
    老板慢悠悠的瞥了他一眼:“后生仔!老板今天就给你上一课。”
    颜儒紧张道:“什么?”
    老板:“什么时候把眼睛从头顶上摘下来,什么时候再去找你朋友吧!不然,去了也是白搭!”
    颜儒:“……”
    后来不管颜儒如何求情,老板也再也不搭理他了。颜·行走的挂比·儒在18岁这一年,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滑铁卢。他开始憎恨自己的谨慎:若不是如此,现在也不至于落到个连彼此名字都没能交换的下场!
    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不知道名字、又没有任何联系方式的人有多难?颜儒终于尝试到了大海捞针的痛苦。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回忆起路杉手中的钱包,颜儒决定换个方向:如果我真的找不到他了,就让他看到我吧!
    于是:lpl多了一个新的全华班战队afk。
    于是:lpl多了一个本土ad,最爱的英雄是卡莉斯塔。只要搜索lol复仇之矛这个英雄,跳出来的全是颜儒的操作集锦。
    他本身就有天赋,加上目标又太明确,颜儒很快就在lol圈子中大放异彩,只要是英雄联盟玩家,没有不知道颜儒这尊大神的。颜儒踌躇满志,无比兴奋,甚至每晚都耐心阅读各种废话私信,就等着他的小鹿找上门来。
    但一年……两年……三年……颜儒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后来的颓废难堪,他很难理解,为什么?是我打得还不够好吗?是我还不够出名吗?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