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75章

      但如果这座桥梁不管事儿,又很闭塞,双方都没有办法真正的了解彼此,在每一天的相处中就不可避免的因为越来越多的误解而产生摩擦,摩擦无法得到理解,只会日益激烈,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非常恶行的循环——婆媳闹矛盾也就不奇怪了。
    但显然,颜儒是一个非常可靠的男人。
    有他在,路杉绝对不会受到颜儒家人的误解;并且,也因为他全心全意的维护与爱意,让颜家人更加看重这个未见面的儿媳妇,对待他也会尊重起来。
    早在路杉看不到的地方,颜儒就已经为他们的未来铺平了所有的道路;
    他已经告诉了老颜头和颜太太,多年前他离家出走,是路杉收留了他,又给身无分文的他打了车,把他送了家。不然,他这个颜家响当当的大少爷,可就真得流落街头了。
    就因着这一层关系,老颜头和颜太太简直对路杉太感激了,进一步也产生了很好的印象——虽然还没有见过面,但如此细心又善良的人,一定是一个温柔的好人啊。而且这个不知名少年帮了颜儒,却不求回报,一看就不是贪婪的坏人;相反,说他是个当代活雷锋都不为过了。
    谁能不喜欢温柔的好人呢?
    别人见公婆的初始好感度都是0,路杉的初始好感度却已经到了60,只是他本人完全不知道,还自顾自的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
    颜儒看在眼里,也不打算告诉他。一方面来说,是想给路杉一个惊喜;另一个方面来说,这样的小鹿,确实是挺可爱的嘛……才不是他的坏心眼哦,又有谁能拒绝这样软绵绵的、全心全意为自己而委屈又着急的小鹿呢?
    简直恨不得抱在怀里,狠狠的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一通才行。
    就这样,路杉在床上一边打着哭嗝,一边被颜儒这样那样翻来覆去的煎了一通,这才扶着酸软的腰,到柜子里挑了一件和颜儒一模一样的衬衫。
    又在脖子上围了一条丝巾,用以遮拦颜儒这样那样时制造的痕迹。
    路杉眼睛里泛着水光,狠狠的瞪了颜儒一眼,不但没有产生丝毫威慑力,刚刚解决完日常需求的小颜儒竟然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路杉:“……”
    路杉:“是我看错你了。”
    颜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把路杉夹在胳膊底下抱着,亲昵地蹭着路杉的脑袋;路杉恶狠狠道:“你简直就是禽兽!”
    ……
    两人打打闹闹,你推我、我推你的走到车库,全然没个正形,就像两个幼稚的小孩儿;颜儒潇洒的开着车,一转方向盘,带着自己刚洗完澡的、香香的老婆,一溜烟儿朝着颜家大宅驶去。
    第50章 登堂入室
    车都开到大门口了,路杉又开始紧张,像只猫一样用力抖了抖,神色凝重。
    颜儒顺势把车停了,打开车门出去,门口马上有佣人过来;颜儒比了个手势,让侍者把车开到车库去,自己为路杉打开车门,把人像抱小孩儿一样抱了下来。
    路杉连忙倒退三步,立正站好,压低声音道:“你干嘛啊,庄重点儿!”
    颜儒:“……”
    颜儒:“不要紧张,跟你说什么了?就跟回自己家一样。”
    路杉:“我没有紧张,我没有。呵呵。我就活动一下。”
    颜儒哭笑不得,倒也不去说些什么了,只让路杉原地深呼吸,缓解情绪。等他平静下来,才伸出胳膊,彬彬有礼地示意路杉挽着。
    到底是个大男孩儿,路杉有点别扭。原来女装的时候要故作矜贵也就算了,现在都恢复男儿样貌了咋还搂着牵着的呐!但人都到门口了,路杉也不想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与颜儒起争执,遂将手搭了上去。
    两人肩膀挨着肩膀往里走,越走路杉越心惊胆战:靠,这院子也太大了,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脑中一瞬间有浮现出千万篇豪门肥皂剧的冲突场景,走得战战兢兢,同手同脚地进了大宅。
    在门口等着的老颜头和颜太太:“……”
    就见气宇轩扬、春风得意的颜儒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携一清秀男孩缓步朝两人走来,男孩儿眼睛没有焦点,显然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时而皱眉、时而瞪眼,时而商业微笑;再看那步子,已经完全同手同脚,像一只笨笨的呆头鹅。
    老颜头:“……”
    颜太太却是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这孩子太可爱了!
    颜儒:“爸,妈。这就是路杉。”
    路杉紧张道:“叔叔好,阿姨好。”
    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要说路杉是个这么容易紧张的人吗?倒也不是。面试工作的时候被那么多女孩子围着,他也只是有暂时的尴尬,等进了会客室,就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可以完美自若的回答问题了。
    当主播的时候那么多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路杉也好不露怯,可见他并不胆小,甚至还很镇定。
    但此时此刻,饶是颜儒事先为他做了再多的心理建设,路杉也不可避免的紧张了……
    毕竟这可是颜儒的父母,如果他想和颜儒白头偕老,免不了要和两位打交道。路杉越想给人留下完美的第一印象,就越是紧张;越是知道自己紧张,越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表情。
    他在心里哀嚎:完了,这下真他吗搞砸了……
    谁能想到正是他这样青涩又真实的反应,彻彻底底的取悦了颜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