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80章

      第54章 共赴明天
    陆蔷自小便和大多数女孩儿不太一样。
    她不喜欢玩芭比娃娃、不喜欢粉红色的裙子。她是陆家的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弟弟是后妈生的孩子——陆蔷3岁的时候,母亲便因病去世了。
    对于这个弟弟,她说不上太喜欢,却也算不上排斥。她就像全天下所有的姐姐一样,对作为家人的弟弟提供帮助与照顾,却不太介入他的生活。
    童年时期,两个人相处得还算融洽;陆蔷比她的弟弟大6岁,算得上是一个长辈了,对小面团子一样的弟弟,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敌意。
    但随着两人年龄的增长,那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感却也出现了。人不能当一辈子小孩子,更何况陆蔷不甘心成为温顺的羔羊,就这样随便的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度过平淡却富足的下半生——尽管她并不觉得这样的选择有什么错误;只是人各有志,她的理想生活并不仅仅局限于后院。
    她也的确担得起这样的野心——比起她的弟弟,所有人都觉得陆蔷更像陆家家主。她完美的遗传到了他父亲所有的优点:既有雷霆手段,又有真心相伴;她从来不因为自己的出生而倨傲,相反,她对家里最底层的佣人也很温和。
    这样一个拥有卓越才能,又有温柔胸怀的领导者,是所有人的梦想;她很快便组建起了自己的团队,18岁那一年,她正式接受了陆家的主产业,地产公司。
    那几年是房地产业的黄金时期,陆蔷攀上了时代的浪潮,正巧又拥有高超的分析能力,带领陆家稳步向前,一时间在b市风头无两。
    陆蔷24岁那年,已经彻底将颜氏吸纳消化成了自己的产业。这儿就像她的王国,她是最强的女王。
    b市的权贵都说:陆家要出一个女主人了。
    陆家家主也对自己这个优秀的女儿非常满意——但陆家却有着一纸不成文的规定,家主之位传男不传女。因此他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毫无疑问,将家族托付给陆蔷,陆家将重新焕发生命力;但面对家族潜规则,他又纠结起来。
    因此家主之位悬而不决。
    就在这时,陆蔷恋爱了。她与一个温柔的男人结了婚,她的丈夫无权无势,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办学校教师;但为人十分正派,也很善良,又相当的体贴,与陆蔷简直是天生绝配。
    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婚后不久就有了爱的结晶。陆蔷怀孕这一年,免不了要减少工作,陆家家主也适时的分了一些权力给自己成年的儿子。
    狼一旦闻到了血腥的味道,便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吃肉的欲望。陆蔷的弟弟获得了权力,拿到手中,便再也不想放开了。他不再甘愿当一个闲散的二世祖,他也要站到最顶点,当人上人,当所有人都要仰望的存在。
    只可惜,他并没有遗传到多少陆家人的聪明基因,他其实并不蠢笨——但与那个雄才伟略的姐姐相比,他实在是太普通,太平凡了,平凡到如果他不是陆家的二儿子,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
    拥有野心,却又没有与野心相匹配的实力,这是所有悲剧的开端。
    正面无法胜过姐姐,他便决定由歪处下手。
    陆蔷生了个粉雕玉琢的奶娃娃。他长得像陆蔷,骨相很完美,即使脸还肉嘟嘟的,就已经能看出往后的美貌,眼尾还有一颗小小的痣,更给他增添了一丝了魅力。陆蔷给他取名陆杉,希望他长大之后能像杉树一样挺拔,做一个跟爸爸一样正直的人。
    陆蔷派自己最信任的助手的母亲来照顾陆杉。那是一个淳朴的农村妇女。陆蔷丝毫不介意她的出生平凡,反而给了她足够的信任;作为一个养育了三个出色孩子的妈妈,她也的确担得起陆蔷的看重,陆杉被养得白白胖胖,不爱哭也不爱闹,是全天下最乖的小孩儿。
    可是好景不长;陆蔷产后恢复后,又重新回到了公司。她的好弟弟怎么能忍受自己的权力又从手中溜走?狗急跳墙的他绑架了陆蔷的助手,以此要挟陆杉的奶妈。
    选自己的女儿,还是别人的儿子?
    那个淳朴的女人很难做出选择。没有母亲愿意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可是陆杉又做错了什么呢?照顾了他这么久,很难有人不喜欢这样的小孩:长得好看,又格外乖巧;他没有任何小孩子的破毛病,相反,总是安安静静的,拿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你,仿佛是在与你“交流”——虽然谁都知道,那么小的孩子,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陆蔷的弟弟要求奶妈将孩子杀死,否则就将杀死奶妈的孩子。他以为这样就能打击到陆蔷,使其一蹶不振,再也无法承担公司的重任。
    奶妈只好答应下来——但不管怎么样,她都下不了手伤害这样一个天使一般的小孩。她悄悄的将孩子抱去了一个偏僻的孤儿院,匆匆留下一句:“他叫陆杉”,便走了。她回去向绑架犯交差:说自己将陆杉身上拴上了石头,扔进了长江里。
    绑架犯很满意,然后将奶妈与她的女儿当场杀害。
    陆杉就这样成了一个孤儿——没有人会来寻找他。他的母亲以为他已经死了。被最信任的助手一家背叛,陆蔷选择彻底将自己封闭起来。
    她没有再要孩子。她觉得自己不配再做母亲——如果不是忙事业,她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照看陆杉,自己的孩子也不会这么早就离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