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二十四章:背靠背

      作死。
    听到这里李文建顿时心里点评道。
    所谓不作不死,好奇心害死猫,多少恐怖片中的角色就是这样把自己作死的。
    如果是自己,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脑残的事情。
    李文建又心中设身处地的想到。
    广播中的女子声音则继续讲着往下的后续故事发展。
    “就这样,小雨和小欣约定十四号的晚上十二点后就去学校后面的那颗大槐树下试试,看看传言是不是真的。”
    “时间过的很快,眼看距离十四号已经没几天,这天,下午晚饭过后小雨忽然发现今天一天都似乎没有看到小欣,早上起来的时候没看到,上课没看到,中午没看到,下午上课也没看到.......”
    “原本小雨也没有太在意,心想可能是去学校外面玩了,就尝试着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但是电话打过去却没有接通。”
    “等到晚上都快十二点的时候,小欣的身影还没有出现,电话也一直打不通,这下小雨急了,赶紧给小欣的父母打电话,不过就在她拿起手机准备打过去的时候,手机铃声却响了,一看正是小欣打来的。”
    “小雨顿时如释重负的大松了口气,接通电话道‘你去哪里了,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吓死我了’。”
    “电话那头却没有声音,小雨当即又道‘小欣你声音呢,说话啊。’这时候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声音,却只听‘小雨,我好冷......’”
    “声音传来,显得有些虚弱飘忽不定,然后电话就突然挂断,小雨又试着打过去却发现再一次打不通了。”
    “小欣搞什么啊,这么大晚上的还吓人,哼,肯定是故意吓我,等你出现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雨这么想到,也就没有太在意,认定是好朋友的恶作剧故意吓自己,这样一直到第二天,小雨却发现依旧没有看到小欣的身影,电话依旧处于打不通状态,而到了晚上,小欣的电话又来了,电话接通也还是那句话‘小雨,我好冷’,如此之后就挂断再无其他话。”
    “小雨害怕担心起来,将这事告诉了老师和小欣的父母,学校和小欣的父母很快就报了案,但是却依旧没有找到人,只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小欣的电话就再次给小雨打来了,电话接通也依旧还是那句话‘小雨,我好冷’的话,如此连续几个晚上,一直持续到七月十四的那个晚上.....”
    “这天晚上,宿舍中担心着小欣的小雨再次接到了小欣的电话。”
    “‘小雨,我好冷’,电话中小欣的声音再次这样传来,然后电话再次挂断,不过这一次,小欣的声音却没有停止。”
    “‘小雨,我好冷’,声音又响起,却将小雨吓了一激灵,然后目光惊愕的向自己的铺下小欣的床铺看去,因为刚刚的那到声音,正是从自己铺下小欣的床铺里面传来的,两人是上下铺,小欣的床铺正在小雨自己的床铺下面。”
    “小雨目光看去,但是因为宿舍有蚊子罩着蚊帐只能隐约看清里面铺上没人,被子也折叠的整整齐齐,之前小雨也是这样看确定里面没人就没有掀开过蚊帐进里面看,但是现在,小欣的声音却是从里面传来。”
    “小欣,小欣,是你吗?”
    “小雨这样对蚊帐里面叫着,同时自己也向着床铺靠去....”
    故事的最后,小雨掀开蚊帐在床铺里面找到了小欣,却已经成一张血淋淋的人皮,贴着床铺顶上也就是小雨自己的床铺下面的木板上,自己每晚睡觉的话正好与小欣的人皮背对背。
    “虽然早就预料到结局,但故事整体还不错,讲的也不错。”
    出租车内的李文建又点评道,这时候广播也接近了尾声,很快又听广播中的女子声音道。
    “好了,各位听众,今晚的午夜诡谈就到这里了,欢迎大家下次收听,不过在这里小楼最后还要和大家说一句——”
    “每晚一个鬼故事,每晚一个主人公,有时候故事不一定全是故事,说不准今晚你就会成为故事的主人公哦。”
    “背对背,好舒服,你的床下有个人,你敢看吗?”
    最后,伴随着这样一句话,广播结束。
    “故弄玄虚。”
    李文建忍不住又心里点评了一句,因为这样的方法他实在见多了,完全是恐怖片和鬼故事的常用手法,最后通过一些话给人一种潜意识的心理暗示让人不由自主的去思考,去细思极恐。
    不过虽然李文建对整个故事不断吐槽,但是他心里却还有一句话不得不说,那就是主持人的声音真的好听,仅仅听着都让他感到满足。
    凌晨两点多后,李文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出租户,一间不足三十平的单人间。
    匆匆的洗完澡,然后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受刚刚广播鬼故事的影响,躺在床上的时候,李文建总感觉自己今天床有点怪怪的,似乎有点冷,但又挺舒服,而且自己总是会莫名的想到刚刚广播中的那个背靠背的鬼故事,想去看看自己床下。
    “果然大晚上听鬼故事就容易疑神疑鬼,我就不应该听的。”
    李文建自嘲的笑了笑,然后闭上眼间努力抛开心中杂念,开始睡觉。
    然后慢慢的,李文建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睡了过去,但是又似乎没有完全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
    “冷,我好冷....”
    一道断断续续,有些飘忽的声音突然从床底下传来,传入了李文建耳中。
    床下!
    床上,李文建猛地一下子惊醒,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打开床头的灯光开关。
    “冷,我好冷...”
    声音又来了,这次李文建也听得更清楚了,就在自己身下。
    唰的一下,李文建一张脸煞白一片,脑海中蓦然响起之前广播最后的那句话。
    背对背,好舒服,你的床下有个人,你敢看吗?
    你敢吗?
    .........
    深夜,
    枫林别苑,
    高川再一次进入梦境,静静的站在梦境中自家房子浴室厕所原本洗漱台的镜子前,此刻却是被一扇敞开的血色之门取代。
    这次高川是一进入梦境就到了这里,像是上次的结束点就是这次梦境的起点。
    而在血色之门的里面,一道男子身影也是缓缓浮现,传出悠悠的声音道。
    “你终于来了。”
    说话间,男子的具体身影面容也缓缓显露出来,像是等待了他好久一样。
    不过当看清男子的具体面容时,高川却是止不住瞳孔剧烈一缩,因为视线中,男子的面容赫然与他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