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四十七章:弹劾

      “我们通灵人的手段能力很多,除了最基本的通灵能力之外,还有祭祀、占卜、诅咒、唤灵、驱灵、除灵、入梦、梦魇等诸多特殊能力。”
    “而这些能力,除了最基本的通灵能力外,每个通灵人掌握的能力又不尽相同,就算同样的能力,不同的通灵人掌握的强弱程度也会存在差别,就相当于学术中的不同学科分支,不同的学者,掌握专攻的学术学科方向不同,除了基本的通灵能力之外,我最擅长的是祭祀,其次占卜。”
    “当然,其他的像诅咒、唤灵、驱灵、除灵、入梦、梦魇这些能力我也都略知一些,只不过不太擅长,今天我先教你一些基本通灵能力。”
    给高川比较初步全面的教授完通灵的基础知识之后,哈里又开始教导高川基本的通灵能力手段。
    .........
    入夜,
    阴阳界,
    同样是自家老爸住的星岛郊外鱼塘别墅,天地却是灰蒙蒙的,像是一片灰色世界,与自己梦境中的情况几乎一般无二。
    高川站在别墅外的大路上,举目四望的打量着周围的一起。
    “阴阳界,这就是通灵人的基本能力,通阴阳,灵魂能感应到阴阳界的存在并且灵魂自由进来。”
    高川心头止不住有些起伏,带着一丝振奋,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阴阳界,但是这一次的进入,却有着不一样的特殊意义。
    因为这一次进入阴阳界,高川是凭借自己的通灵能力主动进来的,而之前的进入,都是睡着后不知怎么就进入的,就像是做梦一样。
    这其中的差别,主动与被动,差别不要太大。
    “很好,小高,你的天赋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仅仅第一次教你,你就已经能够直接如此顺利的进入阴阳界,我越来越期待你以后的成就了。”
    哈里的声音从别墅二楼阳台上传来。
    高川闻声看去,顿见哈里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别墅二楼的阳台上,正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都是老师教的好。”
    高川顿时笑道。
    “哈哈,用你们东方人的说法,虽然我知道你是在拍马屁,但是我还是很高兴。”
    哈里也闻言也笑了起来,然后又道。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或许三天后,等解决了魔鬼的事情,我就可以正式教你祭祀、占卜等更多通灵方面的知识了。”
    我也正期待着。
    高川心道。
    .......
    两天后,
    周一,
    西区警署每周例会。
    署长雷刚带着金丝框眼镜一身白色戴星的警司制服坐在最主位上,在他左右两边最近的则是西区警署的两个副署长陈德彪和刘伟,也都是警司级,不过不同的是身为署长的雷刚是总警司级,而陈德彪和刘伟两人只是警司级,再往下就是一众督察级干员以及警署各小组的组长。
    身为办案组组长的董志伟也赫然在列。
    “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想说的举手发言。”
    照例如往常一样总结完上周的警署工作并对接下来新的一周警署工作做完初步安排部署,雷刚环顾众人开口道。
    下方的一种督察和各小组组长闻言目光又落在两位副署长陈德彪和刘伟身上,虽然雷刚说是自由发言,但是会议上的潜规则一行人却都还是清楚的。
    这时候他们自然要先看看两位副署长的意思,如果两位副署长有什么要说的自然让两位副署长优先,如果没有的话他们再发言不迟。
    不过陈德彪和刘伟都都一动不动的坐在位置上,明显没有发言的意思,这时候众人中的一个身穿白色督察制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青年督察才举手道。
    “署长,我有话说。”
    如果高川在这里的话必然一眼就能认出这个青年督察正是之前审讯他的那个投诉科的青年督察,也是西区警署的投诉科主任。
    而几乎在青年督察站起来的瞬间,会议中的董志伟就是脸色微变。
    雷刚一伸手,示意青年督察开口。
    “署长,今天在这里我要向您和两位副署长一起强烈弹劾一位我们警署中的某个别警员的严重恶劣行径和不当行为,办案组中级探长高川,自进入警队以来,多年办案杀人数据居高不下,有严重的暴力杀人倾向,并侮辱长官,殴打同僚,已经严重违反警队的纪律法规...”
    董志伟闻言顿时脸色一变,立即举手反驳道。
    “署长,我觉得李督察言语有失偏颇,高川作为我的下属,一向都按规矩办事,严守警队法规,从未出现过违反规定的事情,也一直是一位优秀的警员,自加入我们警署以来,屡破案件,破案率至今都排在我警署第一位无人撼动,这样一位优秀的警员,我不认为存在什么问题。”
    “至于李督察说的办案杀人事件,我只想说,身为警察,尤其是我们这些战斗在前线的行动警员,我们面对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匪徒,很多时候,我们对匪徒不开枪,那倒下的可能就是我们,李督察说我们的警员杀的匪徒多,那不知李督察有没有调查统计
    过我们前线的行动警员每年有多少是死在了匪徒手中......”
    “这种情况下,我们这些在前线的警员,开枪打死几个匪徒不是很正常嘛,高川最多就是打死的匪徒多了点,但是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
    董志伟手一摊道,说到这里反而看向青年督察质问道。
    “反倒是李督察,在这里我倒想问一句,在你的心里,你是觉得我们这些奋斗在前线的行动警员重要,还是那些为非作歹的匪徒重要。”
    董志伟这话说的有点诛心,几乎一下子完全就把青年督察放到了整个行动警员的对立面,场中的重案组组长、刑事组组长、缉毒组组长等人顿时看向青年督察的目光也有些不善起来。
    要知道,警署之中,向来就有行动派和行政派之分,且恩怨已久,行动派就是那些常年奋斗在抓捕匪徒前线的警员,像办案组、重案组、刑事组这些无疑都是属于行动派的警员,而行政派就是多指坐办公室处理行政的那一批人,投诉科就是行政派的代表之一。
    行政派的人主抓行政,管理监督警队内部人员,而这个管理监督,除开他们行政派的自己人,目标自然就是行动派,而行动派的人常年奋斗在与匪徒罪犯搏斗的前线,很多时候没被匪徒罪犯,却在警队内部被行政派的这些自己人搞,可想而知心情会怎样。
    这种情况下,行动派与行政派的恩怨根本无法避免。
    所以这个时候哪怕知道董志伟有故意引导的意思,也并不影响重案组组长、刑事组组长等人看向投诉科的青年督察的眼神变化,因为这已经上升到了阵营问题。
    试想一下,今日投诉科能用这个理由搞高川,那么将来未必就不能用这个理由搞他们这些行动派的其他警员。
    “署长,我也认同董组长的意思,我们这些前线的警员,时时刻刻都在与那些匪徒搏斗,很多时候,我们的警员要是不先开枪,那么倒下的就是我们的警员,我们刑事组每年都有不少同事警员牺牲,这一点,我觉得李督察可以去统计一下。”
    刑事组组长周宪开口道,率先表态。
    “我也认同董组长和周组长的意思。”
    这时候一道轻柔带着几分冷淡的女子声音也响了起来,这是一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身穿白色督察制服十分年轻的女督察,五官也十分出众漂亮,甚至是惊艳,精致的鹅蛋脸,皮肤白皙细腻,长长的柳叶眉,柳叶眉下一双明媚又带着几分英气的丹凤眼。
    女督察神色淡漠的看了投诉科的青年督察一眼,又继续道。
    “虽然我不是前线警员,但是根据我的所知统计,我们整个警务体系中,每年死在前线匪徒手中的警员都不会下于三位数,其中最多的一年更是直接达到了四位数,这还不包括一些档案保密未被统计的卧底警员,那样只会更多。”
    “所以,看看我们前线同事警员的死亡数字,再看看那些匪徒的死亡数字,我并不觉得高川警员杀的那些匪徒有什么问题,高川警员杀的匪徒多,并不证明高川警员有什么暴力杀人倾向,据我所知,这连续两年来心理医生对高川警员的心里评估调查报告都是显示没有什么问题。”
    “甚至,高川警员每年能杀那么多的匪徒,不仅不能证明高川警员有什么暴力杀人倾向的心理问题,反而,这恰恰证明了高川警员的优秀,如果不是足够优秀的警员,也做不到这一点。”
    说到这里,女督察目光又看向投诉科的青年督察。
    “至于李督察说的高川警员侮辱上司、殴打同僚,我觉得这个问题李督察应该从你们投诉科自己身上找找问题,就像高川警员说的,为什么全警队全警署那么多人,高川警员不辱骂不殴打别人,就偏偏辱骂殴打你们投诉科。”
    “一个前线的优秀警员,每年在前线与匪徒搏杀,这其中抓捕击杀了多少罪犯匪徒,在这种情况下被罪犯匪徒的亲人或朋友记恨从而施展报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居然会有人说出为什么警队那么多人不袭杀偏偏袭杀你的话,说出这种话的人简直脑子有坑。”
    “当初要是换了我,我也打人,这是人能说出的话,说出这样的话,你们想让前线的所有行动同事警员都寒心吗。”
    “李督察,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检讨一下你们投诉科,而不是在这里弹劾别人。”
    女督察冷声道,目光冷漠的看着投诉科的青年督察。
    后者则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就是差距啊。
    董志伟目光看着女督察,心头则是止不住对高川一阵羡慕。
    自己年轻时候要是颜值能高点,不说九十分以上,就是有个八十分,现在又何至于还在探长位置苦苦挣扎。
    能吃软饭也是一种本事啊。
    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但现实中,谁又不喜欢好看的皮囊呢。
    .......
    ps:第二章送上,新书期间,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