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104节

      艾格尼丝屏住呼吸。她被?这景象拽回童年深处。
    这么?多?年过去,爱尔门嘉德毫无变化。
    “伊莲娜?”
    艾格尼丝因为这声呼唤颤抖了一下。
    不对,并非毫无变化。母亲的嗓音应该更清亮。
    衣物与椅子摩擦,发出窸窣声,爱尔门嘉德徐徐转过身来?。
    艾格尼丝与几乎要冻住她的颤栗对抗着往前挪了一步,而后加快脚步,绕到?椅子侧旁:“母亲,是我。”
    爱尔门嘉德抬起头。
    一张陌生的脸庞撞进艾格尼丝的视野。
    她立刻明白奥莉薇亚的那短短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也老?了。
    眼前这位略显孱弱的优雅妇人就是她数年未见的母亲。那些眼角颊侧的细纹,那被?金色的阳光隐藏的白发,还有锋锐消退变得柔和的目光,艾格尼丝都看得异常清楚。
    从不低头的母亲在颠覆艾格尼丝整个世界的那一天,因为被?告知女儿毫无魔法天赋而掩面哭泣。这噩梦纠缠艾格尼丝许多?年。但?回忆中的伯爵夫人爱尔门嘉德即便垂下头,也是那么?高大挺拔。因为那时的艾格尼丝只有十二岁,必须抬头仰视才能看清母亲。
    艾格尼丝随之?猛地意识到?,这也许是她平生第一次俯视母亲。
    “艾格尼丝。”爱尔门嘉德露出微笑。
    “母亲,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爱尔门嘉德注视她片刻,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询问任何事?。
    艾格尼丝涩然垂眸。母亲过去就不多?话?,褒奖和批评都罕见。也因此?,年幼的艾格尼丝时常徘徊在不知是否被?认可、被?注视的不安与疑窦之?中。但?事?到?如今,母亲是否对她的表现感到?满意其实并没那么?重要。她之?所以站在这里,并非为获取母亲迟来?的认可。
    她深呼吸,轻声说:“我想向您引见一个人。”
    “是那位么??”爱尔门嘉德说着,看向花园。
    话?语的走向被?这么?一个问题意外打乱。
    艾格尼丝顺着母亲的视线看去。从露台之?上,越过云杉浓绿的枝条,能看到?亚伦和伊恩正交谈着,一前一后地沿着园中小?径前进。
    她吞咽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侧眸去端详母亲的神情。眼神相碰,艾格尼丝陡然明白。爱尔门嘉德之?所以刚才一言不发,并非漠不关心--没有询问的必要,她一定早就从亚伦那里得知了一切。
    于是,艾格尼丝轻柔却也明确地颔首。
    爱尔门嘉德微微一笑,视线变得悠远:“我对他有印象。”
    艾格尼丝等待了片刻。但?母亲只说了一句,便没有再表态,更没有说明她对伊恩的印象如何。艾格尼丝有些惊讶:“您……赞同么??”
    对方反而因为她的问话?愣了一下,平和地说道:
    “你肯定记得。有一年,厨房的老?猫生了一窝四只猫崽,其中一只全身漆黑,只有左前爪是白色的,你看到?它眼睛就亮了。亚伦那时想捉弄一下你,就先指明要养那只你看中的小?猫。如果你对他撒娇,他一定会?让给你。”
    艾格尼丝目光闪了闪:“但?我没有。”
    “不仅如此?,你还搬出一整套年纪还小?、没法照顾小?动物的说辞,就好像你根本没有养猫的打算。奥莉薇亚原本心思蠢蠢欲动,这下也被?你说得不敢养了。”
    突然旧事?重提,艾格尼丝窘迫地垂眸。
    这是在她彻底将?自己封闭起来?之?前的事?。但?那时候她已经要强、无法撒娇、不会?求助、无法直截了当地说出“我想要”。回顾童年时,艾格尼丝不免为自己而感到?难堪。但?她也接受了那是自己的一部分。现在她也只是比那时要更坦率了一些而已。
    爱尔门嘉德注视着艾格尼丝:“你一直是个聪明但?羞于表达愿望的孩子。”
    兴许是她的错觉,母亲的声音里有一丝愧疚。
    艾格尼丝不知所措。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怨恨双亲,当然无法谈论?原谅。
    爱尔门嘉德再次看向花园。伊恩和亚伦的身影已经隐在树荫后看不清了。她的问话?声依旧轻柔:“那就是你想要共度余生的人?”
    “是。”
    半晌的沉默。
    随后,爱尔门嘉德说道:“既然那个人能让你那么?肯定地回答我这个问题,那就够了。艾格尼丝,我祝你幸福。”
    ※
    微风拂过藤架。已经过了荷尔施泰因紫藤的花期,便只有婆娑翠叶絮絮低语。艾格尼丝从中分辨出熟悉的足音。
    她闭目倾听,没有出声。
    脚步声停,来?客也半晌一言不发。
    她知道他立在花与叶的荫蔽里。如果睁开?眼,她也许能瞧见垂地的披风一角,而后就势从那里想象出一整个人的模样。她不禁微笑起来?。
    “想什么?那么?高兴?”这么?说着,艾格尼丝的爱人从花架后转出来?,问好似地与她碰了一下嘴唇。
    “我刚刚在想,如果我一直坐在这里,你要花多?久才会?找到?我、出现在我面前。但?地上树木的倒影都没怎么?随着日头移动,你就已经来?了。”
    对方闻言有点得意,冲她挤了挤眼睛。他善于含情的绿眼睛笑起来?的时候波光潋滟,正正经经凝视她的时候又摄人心魄。但?他很快收敛笑意,正色问:“你在等我?”
    艾格尼丝颔首,尽可能平静地说道:“我刚刚已经见过母亲了。伊恩,我--”
    伊恩食指抵住她的唇瓣,阻住她将?后半句出口。
    “艾格尼丝,让我来?。”
    这么?说着,伊恩倏地单膝及地,向她半跪下去。
    艾格尼丝惊得起身,脸颊到?耳后都开?始发烫。
    他捉住她的手,抬眸凝视她,目光含千钧分量,表情有些僵硬。他在紧张。
    艾格尼丝也被?带得口干舌燥。
    深呼吸,伊恩调整表情,他没有笑,以她都没有见过的恳切表情说道:“艾格尼丝,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哪里?”
    伊恩却没有立刻揭晓谜底:“我甚至没法保证我和你能抵达那里,更不能承诺在那个地方就能永远幸福快乐,在路上我和你一定会?有分歧,会?争吵,可能会?暂时失散,甚至可能对彼此?产生恨意。我能向你许诺的只有一件事?,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放弃。”
    他喃喃重复:“我永远不会?放弃你。”
    伊恩的额头抵上艾格尼丝的手背,是臣服,但?他缓缓朝她仰起的注视是宣誓占有。
    她因为一股奇异的悸动而浑身颤栗。
    “如果这样也无妨的话?,我想带你去……希望能和你一起抵达那里。”
    艾格尼丝又问了一次:“那个地方是哪里?”
    伊恩如此?作答:
    “大多?数人将?那里称作明天,也有人将?那个地方叫做未来?。探路的手杖名为婚姻。”
    艾格尼丝逃难似地闭上眼。如果不那么?做,她一定会?在这个应该尽情绽开?笑容的时刻落泪。她俯身抱住伊恩,感受他的体温、他的气息,而后将?话?语连同感受尽数铭记。
    “那么?,你是否愿意与我同行?”
    “乐意之?至。”
    【后日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