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93章

      褚邪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忽然微微弯下腰,凑到燕行月的身边,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低声道: “行月,我心悦你,唯愿与你共度此生,恩爱两不疑。”
    燕行月心动难耐,他脸上泛着羞涩的一抹红,他微微颔首,轻笑着回应褚邪: “我也是。”
    艳阳高照,青天白日,褚邪抱着小褚月,当着众人的面,深深地吻上了燕行月。
    ————————
    完结啦!
    第56章 番外·一
    时间飞逝,白驹过隙。
    自褚邪登基称帝之后已经过了三年,这三年里也不是没有人动过要往褚邪身边塞人的心思,但他们一看到黏在燕行月身边,那个长着龙角龙尾和一双金色眼睛的小包子,所有不好的心思全都咽了下去。
    小包子刚过三岁生日,可从她的眉眼之中就能看出,她是一个实打实的美人胚子,且眉宇间带着帝王之相的英气,那双金色的眼睛更是令人胆寒震惊,仿佛所有阴邪奸恶的心思和灵魂都会被这双眼睛贯穿。
    时间一久,众人便发现他们至高无上的皇帝,似乎也有了些变化,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他那双原本漆黑的眸子,也渐渐变成了琥珀一般的竖瞳。
    到了现在,众人才想起来,褚邪也是烛龙神赐予太上皇褚绮云的吉祥之子。
    看着被一大一小带有烛龙血脉围绕的燕行月,一些人就算心有不甘,妒意大发,但他们也多只能憋在心里。
    自褚邪坐上皇位之后,他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多了,时常只能在勤政殿过夜,不能回泰华宫,褚邪觉得这个皇帝当得还没有自己是太子时来的轻松愉快。
    就算好不容易挤了点时间出来,回到泰华宫,想要和自己多日未见的爱人好好亲热一番,可谁知中间夹了个粘着燕行月不肯松手的小肉团子,褚邪想哭的心都有了。
    “行月,就不能把小哭包扔到柳文君那边一晚上不行嘛?”褚邪又使起了撒娇的手段,他知道自己一撒娇,燕行月是根本无法拒绝的, “朕都好久没和你那个了,朕时常觉得寂寞,处理政务的时候都觉得心里空虚。”
    褚邪这般说着,他面上也不忘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一双毫不掩饰的琥珀蛇瞳也微微闪动,似有盈盈泪光,看着十分委屈。
    燕行月本打算婉拒褚邪的亲热请求,可听他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他们确实许久都没有亲热过了。
    虽说当初褚绮云当中宣布自己要亲自抚养褚月,但褚绮云退位之后,司桓也宣布退位了,顶上他神官大祭司职位是的一个从小就被他养在身边的一个小女孩,听司桓说,她也是烛龙一脉,天赋也很好,心思纯善,为人友好,正好顶了神官大祭司这份差事。
    褚绮云和司桓双双退位,当初说好要抚养褚月也变成了隔三差五就让霍琰姑姑把褚月送回泰华宫,他们都不用动脑子就知道为什么送回来。
    褚邪为此还跑到褚绮云那边闹了一闹,没闹出什么结果不说,褚绮云还直接出宫与司桓云游去了,这下子连个能带孩子的人都没了。
    一番思索之下,燕行月只得让永安和长英把褚月送到柳文君所居住的观鹤楼那边去。
    平日里一离开燕行月便哇哇大哭的褚月,这一次被永安抱过去的时候,她竟然罕见的没有大哭,而是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作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一张粉嫩的小嘴撅的老高,金色神圣的双眼染上了一层氤氲水汽。
    小肉团子这般委屈可怜的模样落在燕行月的眼里甚是可怜可爱,但落在了褚邪眼中只觉得这个小肉团子,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心机,实在是可怕,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威胁,威胁到了他和燕行月之间本该有的亲密空间。
    “怀明……”燕行月开口了,他一脸怜惜的看向了褚邪,这让褚邪右眼皮跳了跳,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要不……下次吧……小乖还小,离不开我……”
    褚邪更委屈了,他紧紧地抱住了燕行月,声音都在颤抖着, “不行!下次下次又下次,这个下次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再说了,小哭包都已经三岁了!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朕三岁的时候就被母皇丢去一个人睡了!小哭包身为储君,她也应该独立起来了!”
    “什么?”燕行月怔了怔,他还没反应过来,褚邪便朝着永安和长英使了个眼色,两个小太监抱着褚月便往泰华宫外走去。
    “哇!!!”褚月哇哇大哭起来,尖锐响亮的哭声响彻云霄,隐隐之中还带着一声龙吟。
    “永安!”燕行月连忙出声制止了永安带走褚月,他推开褚邪,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了永安面前,脸上挂着温柔宠溺的笑容。
    燕行月微微倾身,轻轻吻了吻永安怀中的小褚月,声音温柔如水,缓缓道: “小乖,今晚你就去你表姑那边睡,你表姑……她很久都没有见过小乖了,说是很想念小乖……小乖不会让表姑一直想着小乖吧?”
    燕行月的话都说到这里了,褚月眨巴眨巴眼睛,一双金灿灿的眼睛滴溜溜转了转,最后她小嘴一撅,亲了亲燕行月,奶声奶气的说道: “小乖听爹爹话,去姑姑那边睡觉觉,爹爹明天要早早地来接小乖哦。”
    随后,永安便顺顺利利的抱着褚月前往了观鹤楼。
    褚邪没有想到燕行月这一次会选择他,他还以为这一次小哭包噘嘴一哭,燕行月又会选择小哭包,然后把自己晾在一边,孤零零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