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两百零六章:“我挑他手上那张”

      浅淡的茶香混着烟草味浮在空气中,书房门是半开着的,还没走到门口,十七就看见栾老爷子半靠在官帽椅里慢吞吞地抽着烟斗。
    而栾鸣穿着一身与这个房间有着极强违和感的潮流服饰,眉头紧皱地坐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沓厚厚的照片挑挑拣拣,烦躁地嘟囔道:“怎么都长得差不多,全是照片连个资料都没有,这么多怎么选啊!”
    带路的保镖不敢进去,站在外面恭敬地敲门,“老板。”
    听到动静的栾老头抬头见到十七,脸上霎时露出抹笑,放下茶杯招了招手,“阿凛来了,站那儿做什么,快过来坐。”
    栾鸣想到他特地让人堆在门口,一觉起来却被压成平地的雪人,撇了撇嘴,故意不打招呼,低着头继续挨个儿对比照片。
    十七看了眼摆钟上的时间,在对面的椅子坐下。
    栾老爷子拿着烟斗敲了敲手边放着的资料,开门见山道:“你看看这些。”
    资料是之前栾老头特地在电话里跟他提过“合作对象”,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十来份,看得出来确实像花了心思去收集的,全是现在势头正劲,口碑不错的上位者,其中几个当官的十七甚至还认识,早先江一寒还没跑的时候,见过他和这些人打交道。
    说的好听点是打交道,说得难听点就是帮这些人擦屁股。
    头上戴的官帽一个比一个高,嘴上说是公仆,私下做的事却脏得令人作呕。
    不过也没关系。
    他想,用一场烂泥里的交易与作秀,换一个堂堂正正,没有污点,充满了正直与光明的,段天边希望看到的人生。
    不是太亏的事。
    见十七翻得漫不经心,栾老头喝了口茶道:“这些年你在外面过得不好,爷爷知道,以前的事咱们就当过去了,资料上的这些人都是爷爷以前交的朋友,家里的女儿样貌不错,性格也好,每份资料里我都放了照片,你选几个见见面,早点结婚定下来,等以后爷爷走了,也能跟你爸妈有个交代。”
    十七翻资料的手倏地一顿,原本对“合作对象”的评估打分也停了,冷着脸看向栾老头,“你什么意思?”
    突然说的什么狗屁结婚。
    另一边的栾鸣不爽都快从眼睛里喷出来了,阴阳怪气道:“爷爷,大哥金屋藏娇,自己有主意的很,你什么都替他想好,但他不一定领你的情啊。”
    庄园里谁不知道这位刚回栾家没几天的大少爷,不但房里藏了个女人,还为了这个女人跟李舟的儿子争风吃醋,在宴会上大打出手啊?
    来参加晚宴的宾客基本目睹了这一盛况,都是一个圈子的,这种八卦怎么压得住?
    栾老爷子闻言却不在意,“外面的女人带回来玩玩也没关系,但总归是要收心的,那个姑娘我知道,段宏和小敏的孩子,出身是不错的,可惜家道中落,她母亲又和苏家断得早,不然有这一层关系,倒也算是亲上加亲。”
    栾鸣没想到栾老爷子会这么偏袒,愤愤不平道:“爷爷!他可以玩,那我为什么不行?”
    “玩?这几年你玩的还少吗?”
    栾老头重重放下茶杯,带着上位者的威压冷声斥责道:“小鸣,你在娱乐圈里待得够久了吧,几年下来玩出了什么名堂?整天就知道鬼混,怀孕的女人都快追到这里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前段时间你惹出来的事又是小玉替你摆平的吧,她以前积累下来的那点人脉名声全砸你手里了,以后还能帮你瞒几次?你还好意思不服气?”
    栾鸣当然不服气!
    在他看来自己好歹是名人,就算比不上那些一线二线的明星,知名度还是有的,酒吧也是他凭着自己的名气开起来的,收入虽然还没他一个月的零花钱多,但再怎么样,总比这个不知道干过什么偷摸勾当才活到现在的大哥强吧!
    只是他自己不服气可以,绝不能连累到他妈,死老头对他不会动真格的,但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可不会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儿媳。
    见他老实下来,栾老头抽了口烟,语气放缓道:“别这样看着我,给你挑的也都是大集团的孩子,和阿凛的比也不差什么,找个漂亮的,能管得住你的,结婚后你就静下心去旗下的公司工作,从基层开始干起,别仗着家里有钱就没出息地到处挥霍,栾家不养废物。”
    杀鸡儆猴地敲打完,栾老爷子才又拿起茶杯漱了漱口,重新看向不知道被什么吸引了注意,没再开口的十七,“阿凛,怎么样,有看中的姑娘吗?”
    刚挨完骂的栾鸣憋屈得很,觉得自己简直就像童话里的灰姑娘,没人疼没人爱的,焉耷耷地低头摆弄自己好不容易才挑出来的照片。
    照片明显是生活照,上面的姑娘很漂亮,头发短短的,一双眼睛特别明亮,半弯着腰笑眯眯地对着一颗小树苗浇水,栾鸣倒也说不上特别喜欢这种类型,只是自打来了庄园之后就心情不好,所以选了这张让自己看着舒服点的照片。
    然后就听见先前一直沉默的十七忽然开口道:“我挑他手上那张。”
    “?!”
    栾鸣脸色一下变了,原本还心不甘情不愿想着随便凑合,这会儿直接把照片护进怀里了,大怒道:“栾凛你欺人太甚,我好不容易才挑出一张不错的,你那么多好的,就非要跟我抢?!”
    那么多照片里选出了一张啊,他知道这对于选择困难症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吗!!
    十七把桌上的十几份资料推给他,半靠着椅子淡淡道:“那我们换。”
    “呸!不换!”他越想要,栾鸣就越是跟护着鸡崽的母鸡一样不给。
    自己精心准备的人选一个也没用上,栾老爷子同样也不满意,“阿凛,不用跟你弟弟争,爷爷亲自给你选的肯定是最好的,你之前提的那些要求,他们绝对都能满足你。”
    十七转头看向这个虚伪自私的老头,笑了声,语气里的锋芒毫不避让,“是吗?”
    他拿起一张夹带在资料里的照片,上面的女人楚楚动人,我见犹怜,能看出是废了很大心思给他选的。
    只可惜算盘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