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毁天灭地的爱7

      两个男人谈交易,纹风冷干脆就坐在了步西归对面椅子上。步西归不慌不忙,还从一旁酒柜中取了一瓶酒,纹风冷摆手拒绝,他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浅浅地斟饮着杯中美酒。
    “敢问高人尊姓?”
    纹风冷冷冷清清的坐在那里,冷声回了一句:“你不必知道。我只是来和你做个很简单的交易。”
    步西归挑眉,语气平静地问道:“请说。”
    “我算了一下,你今后有一劫难。率军出征时候会战败,还会因此死了一名知己好友,树立了一名劲敌。我可以给你偷天换命,帮你避开这个劫难。”
    步西归若有所思的盯了对方半晌后,突兀一笑发问:“那高人想要得到什么呢?”
    “我也有一劫难,想要借人之手化解。”
    “高人都化解不了,我就可以吗?”
    “我只修行之人,不可轻易杀生。所以我想劳烦一下元帅。”
    “哦,就是让我做个刽子手。”
    纹风冷没接步西归挑来的刺,他垂下眼帘,毒辣的光芒都藏在暗处,继续开口道:“只是一对一交换。我替你免除劫难,你替我去除祸害。”
    “那么是怎么样的人呢?”
    “不是什么大人物。两个毛孩。一个现在在孤儿院内,叫做逸骅。另一个刚死了父亲,是横家家主之子,叫横岳清。”
    步西归不动声色的在心里琢磨了一番那两人名字,都是他没有听说过的,显然确实不是什么大人物,至少现在不是,但是将来是不是就难说了,他估摸着那两人以后会很棘手,不然不会让这样眼高于顶的人跑来找他,就为了提前斩草除根。
    到了这个时候,步西归依然四平八稳,他能够年纪轻轻统帅叁军,当然不是一般毛头小子可比的。在心里打完了腹稿后,步西归开了口:“这交易只怕做不成。”
    纹风冷当然不指望靠叁言两语就能够说动对方,他不说二话,伸出手就隔空展开了一场影像,影像内正是几年后的那场几国大战,战事激烈,仿若身临其境,让人一眼就辨出真伪。
    战事结束,人死了,仗败了,步西归在看到自己含泪吃着人肉时,瞳孔猛地放大,眼神骤然凶狠起来,盯住纹风冷的带上了杀伤性,到这个时候,步西归才动了杀心。
    “如何?交易吗?”纹风冷和步西归视线相撞,却不受影响的继续轻描淡写发问。
    步西归被纹风冷气笑了,这回说出的话就不客气了:“我说了,不交易。你给我滚蛋!”到底此刻的步西归还年轻,不向十来年后这么稳若磐石,话到末了,忍无可忍还是骂了一句粗话。
    这就出乎纹风冷意料之外了,他万万没想到步西归不肯交易。其实他并不是真想弄死逸骅和横岳清,那两人即使十来年后都不是他的对手,如今两个没毛的崽子,他更不会把主意打在他们身上了。他只是想借步西归的手,吊瞿东向出来求他。
    这么长时间观察下来,他知道瞿东向和他们之间有一种紧密的联系,而这种联系在他们中任何一人碰到危险时候格外明显。所以只要说动步西归和他交易,愿意出手杀逸骅和横岳清。巧使计谋就动了叁个人,一定会让瞿东向第一时间察觉,对方但凡想要阻止,就必定会立刻找上他。到时候他在把自己真正的目的说出,等价交换,这才不会吃亏。等和瞿东向谈好之后,他挥一挥衣袖就能抹去步西归的记忆,自然也就不存在杀人交易这档子事情。
    可万万没有料到——年轻时候的步西归居然是个刺头。
    其实纹风冷这些年一直在山中修行,认为自己超凡脱俗,不屑理会凡人琐事,所以对步西归性格一知半解,总以为步西归是个拥兵自重,权利滔天,残暴自私之人。其实撇开当年巨变造成步西归心里创伤,步西归此人一直从军,军人品性坚硬、不易屈服。他又有抱负,志向远大,因此格局和眼界开阔而鲜明,他只会着眼于整个国家的兴衰,肩负着上亿人的喜怒哀乐,是不会纠结个人性命安危。
    “你——不再考虑一下?”纹风冷挤出了一个虚伪到极致的笑容。
    笑容还没全收,步西归冷冰冰的枪口就对准了他,毫不客气道:“我没兴趣和江湖术士废话。”
    江湖术士纹风冷直接被扫地出了门,滚蛋前他也没忘记挥手抹去了步西归的记忆,留着那记忆麻烦,他心里很明白一旦改变了过去,他是要遭天谴的。好不容易修到了九重天,没理由为了些凡夫俗子坏了道行。
    他有心换个对象故技重施,心里琢磨了一圈之后发现这个时间段,除了刚成年的步西归外,其他一群人都还年少,就连步西归的劲敌明斋之也只是个不知忧愁的明家少爷,要两年后才入伍当兵。
    无人可利用的局面让纹风冷叹了一口气,知道此计不通,自己必须另谋诡计了。
    *原文发自шшш.ρο1?.тш;微博:江潮月中落;请支持作者版权,感谢!(如若登不上PO,可以加qq群:904890167寻求帮助)
    其实正如纹风冷所预料那般,瞿东向一听到系统警告,都已经准备拽着则藏出发去找纹风冷了。纹风冷一旦出手,那必定是损招,瞿东向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纹风冷想要借刀杀人,借步西归这把刀去杀逸骅和横岳清。这其中的合理性她都来不及细想,只想要第一时间去阻止纹风冷。
    可还没等瞿东向想好计划怎么和纹风冷斗智斗勇,系统又传来一句:“纹风冷没有达到目的,直接被步西归赶出去了。”
    瞿东向先是一愣,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被赶出去了?”
    “是的。步西归让他直接滚蛋了。”
    这下瞿东向回过味来,咧嘴就是发笑,她这一笑,旁边则藏也跟着喷出一串大笑,笑的前俯后仰。
    他一笑,瞿东向却是一惊,深怕对方在暗中探知自己内心,于是试探的问道:“你笑什么?”
    “我刚才感应到纹风冷心情变化,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他不爽我自然开心。”
    瞿东向想起来了,这鬼东西从纹风冷心中产生,自然对纹风冷的感知格外敏感。她心里一放松,又想起来步西归让纹风冷吃瘪的事情,咧嘴也跟着一起笑。
    则藏成功得了那团精血增了修为,又感知到纹风冷遇到了麻烦事情,顿时心情大好,他手一托水果盘,麻溜地递给了瞿东向,这时候他大方起来了:“给你,吃吧。补补。”
    “吃西瓜补补?”
    则藏回答的理所当然:“你那逼里流了这么多水,该补补。”
    瞿东向气的神魂出窍,怪自己嘴贱,就不该和鬼多说句话。
    纹风冷和瞿东向分别两头各自使劲的时候,掩空来倒是率先找到了逸骅和横岳清。掩空来做过国师,当初和横岳清有过不少私下交易,所以回到十几年前,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横岳清有个秘密据点,过去寻找果不其然,两人都在那里。
    掩空来人一进去,环顾四周后没有见到瞿东向,心中既失落又庆幸,一时心思难测,眉心蹙紧起来。
    “怎么?没看到你宝贝疙瘩不开心?”最近来回奔波没有打理头发,横岳清头发有些长了,凌乱恣意,他眉眼如墨,双眼透着水光,眉梢上挑,美得格外惊人又不好惹,加上略长的头发,平添了几分异样的魅惑感。
    掩空来并不费这点唇舌,他一身红色袈裟在杨光下格外显眼,袈裟披着随意,隐藏在里面的肌肤隐约显露,起伏连绵,透着一股野性。
    掩空来不回答,横岳清也不会自讨没趣,只是干脆下了逐客令:“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你快走吧。”
    “我来找你们有正事商议。”
    逸骅和横岳清对看了一眼,从客观角度讲,掩空来和他们没有很深的仇怨,之前因为纹风冷的原因,他们还暂时结过同盟,如今对方找来说有正事商议,两人到是有意听听对方想谈些什么。
    “纹风冷到底是谁?你们两个人搞清楚了吗?”
    这话问得一针见血,两人一听顿时脸色骤变,尤其是逸骅刷地一下沉默了下来。
    “看来你们也不清楚真相是什么对吗?”
    “鸣珂肯定是那家伙少年时候。但是——诡异的是四百多年后他居然是救逸骅母亲的坤族之人,这就让我们一时间弄不明白了。”
    “坤族?”掩空来一听此话,大为诧异的反问了一句:“传说中最佳修炼的容器?”
    “容器?”
    “佛经有云有一上古真神和魔神斗阵中,仙体受损,故而坠落凡间,神体演化成坤族,是道家佛家自古必争之物。”
    “必争之物?不是人吗?”
    “人?佛经上写的很清楚啊,坤族是物品,只是容器,何来人之说法?”掩空来说完此话之后,脸色顿变悟道:“难道你们说的坤族是鸣珂?”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