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051.所谓公平

      谁也没有想到,半兽人的暴动会在这样的清晨。
    几乎整个国科院分局的工作人员都震惊了。
    因为昨晚才进行过生化实验,分析认为半兽人今天应该不具备太强的攻击能力,所以大家都放松了一些。
    许顾怎么还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到小区楼下的时候,他身体里的力气在飞速耗竭。
    许顾很清楚。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已经虚弱得不能再支撑他回到人形了。许顾强行收了翼展,快步走到苏泠的车边。
    车里的周芳同时也看到了他。
    少年的上半身狼狈不堪,白色的衣服破了好几处,清瘦却有力量感的身躯上划了许多浅伤,殷红的血点点晕开,他的双手还戴着折断的手铐,尖耳耷拉着,脸色苍白。
    周芳一惊,立即摸到腰间的配枪,降下一两公分的车窗:“你怎么出来了?”
    许顾问她:“苏泠呢?”
    “她说要上去洗漱——”
    周芳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她赶忙看一眼时间,苏泠已经上去快一个小时了。
    周芳立刻翻身下了车,迅速迈开腿往楼上跑。许顾紧跟在后面,他踏上台阶的时候,一股熟悉的奇异香味霸道地侵入过来,让他的呼吸越发沉重。
    血尾黛。
    猎人培育出来用来布下陷阱的花。
    许顾的脸色沉了下来。
    “周警官,气味有毒。”身后的少年出声提醒。
    周芳觉得疑惑。
    她其实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空气里好像只有一丝丝淡淡的花香味。
    不过她还是捂住了口鼻,飞速赶到302室的时候,已经只有敞开的大门,和空无一人的房间。
    冷风毫不留情的从落地窗外灌了进来,吹动着窗帘肆意飞舞,屋里一派冷清,茶几上摆放的热茶甚至还有余温。
    周芳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一切都指向许顾曾说过的那个猎人。
    她守在楼下,中间大概小憩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就是在这段时间把人带走的吗?
    两秒后,许顾也站在了门口。
    这一室熟悉的气息,很难忽视。少年的双眸泛着幽冷的光,他尖锐的牙不自觉咬紧。
    柯朗无视了他的警告,带走了苏泠。
    他会带去哪里?
    许顾深吸一口气,强压住身体的疼痛,半兽人体内的狂躁力量在他的血管里冲撞,周遭忽然变得安静起来。
    扑通,扑通。
    耳边只有心脏跳动的声音。
    身上细细密密的伤口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愈合,他愈合能力变差了。许顾强撑着,他深吸一口气,开口:“离兰町湖三公里左右,去郊外的蓝顶别墅里找人。”
    他怎么知道在那里?
    周芳没来得及问,只见许顾疾步迈向阳台,展开双翼往那方向飞去。
    周芳:“……”
    长了双翅膀就是方便。
    苏泠醒来的时候,发现她正被绑好了双手双脚,躺在大厅的沙发上。
    头还有些昏沉。
    她坐起来,向四周看过去——
    这是一幢小别墅,客厅里装饰得很温馨,正对着沙发的墙壁上挂着精致裱好的油画,一家三口笑得很幸福。
    扑棱棱。
    猎鹰落在了画框的一角。
    “那是我妻子和女儿。”
    柯朗说着,语气里满是温柔的笑意:“我女儿很可爱吧?她还不到六岁。”
    他说:“其实我和我的妻子,在生下女儿之后就不再做猎人了。”
    谁想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呢?哪怕是黑市里开着天价的悬赏令要半兽人的心脏和血液,柯朗和他的妻子也不再涉足。
    他们可以做正当的职业,女儿也快上小学了,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在柯佳佳快六岁生日的时候,她差点被车撞死,活不长久了。
    半兽人的血有强大的愈合能力,尤其是刚放出来的新鲜的血液,过了几天就逐渐失去效力,只要使用得当,甚至能让断骨愈合,重病痊愈。
    从古至今,多少猎人为之疯狂。
    “所以你们找上了许顾一家。”苏泠接过话。
    她冷笑:“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他们是半兽人本来就是错!”
    柯朗厉声回答,丢弃了伪善面具的他,神情里流露的是近乎疯狂的愤怒:“如果……如果那天不是他们阻拦,我的女儿和妻子也不会死!”
    许家那个小女孩,他都已经成功猎杀了。
    血也取到了。
    就在那时,许氏夫妇赶了过来。
    正面对上他们,柯朗并没有多少胜算,但妻子以命相博,最终只剩下了重伤的他和许顾。
    “那个小畜生拼死抢回了我们取血的瓶子。”柯朗自嘲地笑了笑,“他看着他的父母死在他面前,而我为了自保,也只能先仓惶离开。”
    毕竟,他还有一个女儿要照顾。
    “可是没过多久,我的女儿也去世了。”柯朗望着那幅油画,他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画像,语气温柔,“苏小姐,你尝过这种滋味吗?”
    “痛失挚爱的滋味。”
    “日夜被仇恨折磨的滋味。”
    柯朗笑起来:“如果许顾活得太幸福,对我而言,就是世间最恶毒的诅咒。”
    “我们必须都要堕入地狱,这才公平,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