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二百二十五章昏迷的丈夫苏醒

      “老公……老公……”
    李立远远远的听见沉芙好像在喊他,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病房里面一片洁白,随着意识的回笼,之前的种种画面也清晰起来。
    还不等李立远作何反应,怀里就扑进了一个香软的身体哭的梨花带雨。
    “立远哥……呜呜呜……老公,你终于醒了……呜呜……”
    看不得老婆委屈,李立远赶紧艰难的开口“宝贝……不哭……”他看着妻子惹人怜爱的模样,心中一阵阵动容,只是刚刚醒来,他的喉咙干哑。
    下意识的心疼爱人,李立远竟也顾不得妻子被人奸淫的愤怒了。
    一杯温水出现在视线里,李立远顺着看过去,昏迷的时候他见过,他知道这是沉芙的弟弟,果然青年见他看过来,淡淡的叫了一声“姐夫。”
    接过水,李立远在沉芙的帮助下润了润嗓子,他环顾了一圈,一边还站着曾经的大学老师,还有那些给他检查身体情况的医学生,一时之间他情绪复杂起来,帮爱妻擦了眼泪,想假装自己对昏迷之事毫不知情,心里却又有芥蒂。
    就在李立远不知道该如何自处的时候,孔医生率先开口了。
    “李先生好福气,有这么一位贤惠的妻子,你昏迷期间夫人可是事无巨细的殷情照顾着。”
    就在李立远心中感激,对沉芙的付出颇为动容的时候,顾城开口道:
    “是啊,我姐姐甚至为了让你醒过来还去求了偏方……”
    沉芙心里知道李立远昏迷时能看到所有的一切,她赶紧做出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小心又愧疚的看着病容依旧的李立远“老公……我,我对不起你……呜呜……可是,可是只要你能平安无事的醒过来,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这下子所有的事情都被摆在了台面上,李立远垂在被子里的手不自觉的握了握,可他看着沉芙的模样又心里忍不住动容起来。
    顾城虽然知道沉芙是做给李立远的看的,但是看到她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还是有些不忍。
    看着李立远神色纠结,顾城使了使眼色,孔医生识趣的带着学生离开了。
    “李先生状况很好,只是刚苏醒要多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NPC退场,现在宽敞的单人病房里只剩下了他们几个主角,沉芙抓着李立远的手故作喜极而泣的模样伏在病床边哭哭啼啼。实则余光一直在偷看李立远的反应,当初李立远的前女友来找他是怎么被骂走的,沉芙还心有余悸,李立远平时说话很有分寸,也鲜少会用那么污秽的话语去辱骂别人,更不用说还是个女性,沉芙心里有数李立远确实是恶心极了才会那样骂人。
    现在是在梦境里,这个春梦的主导者是她和系统,在这里李立远的神智会受到一些影响,她只有用春梦这样的机会来试探李立远。
    “只要你能醒过来就好……呜呜……我受再多的苦再多的委屈都不怕……我只怕你永远醒不过来……呜呜呜……老公……太好了……”
    李立远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攥紧了拳头,眉头紧锁,但是看着爱妻一心为他,心中的不忿却又缓和了,可能是因为当时人在昏迷,现在回想起来就好像在做梦,愤怒和不甘的情绪倒是被模糊了许多。
    “你……唉!”李立远叹了一口气,他的舌头仿佛打了结,尽然说不出话来了,只心疼妻子为了他被众人奸淫,可是被别的男人插入射精的时候沉芙那副人尽可夫的淫荡模样却真真切切。
    “小李啊,你刚醒过来,本不应该多思多虑,但是小沉她确实有苦衷,我们大家也都是为了救你,现在你也转醒了,小沉的牺牲才不算白费呀!你要珍惜眼前人,你说是吧?”张路明年龄最大,他在一边劝慰着。
    “姐,别哭了,姐夫醒了是喜事,姐夫肯定不会怪你的。”顾城弯腰轻轻拍着沉芙的背安慰她,这话很明显是说给李立远的听的。
    沉芙抬头,泪眼婆娑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疼,她咬了咬嘴唇,语气让人动容“老公……你,你生气了吗?”
    李立远喉结滚动了几下,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堵了东西,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他看了着边上的两个男人,他们之前在这间病房里奸淫了他的妻子,上下都灌满了他们的精液,可是大家都是为了自己,他真的很爱他的老婆,他的老婆也很爱他。
    “我生气……可是我更爱你,我宁愿永远不要醒来……我也不想你被……被……”李立远伸出手摸了摸沉芙的脸颊,泛红的眼尾和鼻尖真的让人心生爱怜。
    张路明适时的插嘴“小李啊,你这样说的话,那小沉先前的努力不就被你否定了吗?再说,你若是不醒过来,小沉还这么年轻,往后的日子你让她一个人守着你怎么过呢?别说傻话,现在你醒了,我们的努力也没有白费,小沉以后还要跟你长相厮守呢。”
    李立远点了点头,伸手把娇妻揽入怀中。
    “张老师,我明白……芙芙,是我不好,我不怪你……”
    沉芙见事情往她希望的方向发展,李立远的行为虽然受到梦境的影响,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他自己主观的想法,她赶紧趁热打铁撒娇。
    “老公不怪我跟这么多人……也不嫌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吗?”
    “当然,你都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我还会和以前一样爱你。”
    “老公……我也爱你……”
    “我不是要泼冷水,但是我还是想说,姐夫,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再当没发生过肯定不可能的……我姐她……你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想你也心里有数的吧……”
    李立远看向顾城,他当然心里有数,他的老婆床上多么骚浪放荡他自然见识过,只是原本关上房门的闺房之趣只有他一人知晓,现在被拿到台面上说。
    沉芙听到顾城这样说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她扭过头有些娇嗔“小城……干嘛在你姐夫面前这样说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