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落月倚孤城(二)

      长庚守在门外,侧耳听殿内隐约传出一阵放浪的大笑声,紧跟着,脚步声渐近。他稍稍侧身,面朝殿外站直,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不一会儿,陆怜清步履匆匆地出来。她冷着一张脸,脚步虚浮着,径直朝车辇走去。
    长庚沉默地等陆怜清的背影远去,方才转身推开殿门,轻手轻脚地进了议事厅。
    他见陆重霜端坐御座上,阖眸沉思,便连呼吸也放轻了,恨不得如猫儿般四肢并用地爬到她膝边。
    “主人。”他低语。
    陆重霜仍闭着眼,右手抬了抬。长庚识相地双膝跪地,捧住她递来的手,唇瓣贴在她微冷的指尖,一寸寸暖着。
    “陆怜清……竟敢拿流言来威胁……呵。”陆重霜幽幽道。“她真是惹火我了。”
    长庚扬起脸,眼神痴迷地望向陆重霜:“主人,要不要我去——”
    “没让你说话。”陆重霜打断他,手一抽,甩开他讨好的吻。
    长庚呼吸断了一瞬,随即弯下腰,在她脚边重重磕了个头。“请陛下恕罪。”
    “这才乖。”陆重霜轻笑,目光自微睁的眼眸倾泻而出,浇在足边奴隶的脖颈,如雪水。“起来吧,万一把脸磕破相,我可是会心疼的。”
    长庚低着头爬起,右手情不自禁地摸了下面颊,再抬头,又是笑颜。“陛下可要回寝宫?”
    陆重霜思索片刻,道:“先回寝殿,然后把葶花叫……不,叫沉怀南过来侍寝。你也管好手下的人,这件事,暂时别知会葶花,她手下人杂。”
    “喏。”长庚行礼。
    满腹心事地漫步到寝殿,沉怀南已经候在外头,素衣简饰,依旧是缥绿色的长衫。他身后带一名还未长开的小侍,十叁四岁,轮廓有几分像骆子实。他耳朵听见圣人至,有些关不住眼睛,总想着偷偷瞟上一眼。
    新帝年纪轻,宫里的男人只要不是把那物什全阉完了的,多少有那心思。
    侍从们簇拥着陆重霜进殿,长庚随她去屏风后换衣裳,再出来,单着一件绯紫云凤纹罗裙。长庚大抵是怕她冷,命手下宦官赶紧将圣人换下的衣裳扔掉,去橱柜里取一件狐狸皮的大氅来。
    陆重霜落座,接过秘色瓷的荷花盏,里头盛满温热的莲房饮,在唇边慢慢啜着。
    她不说让沉怀南过来,他也只能毕恭毕敬站在那儿。
    喝了几口,陆重霜放下茶盏,眉眼舒展开,冲长庚道:“还是你有心。”
    莲房饮主治妇人血崩,取莲房炭两枚、阿胶叁钱、棉花子炭十四粒,熬煮而成。她天性思虑过重,加之频频操劳,常年气血亏虚。她十四岁头一回月事来了八天,吓得泠公子赶紧托人去太医署请医师过来把脉,给的常备药方里便有莲房饮。如今宫内除去长庚与葶花,没人知道她有这毛病。
    正巧奉命取大氅的侍从归来,陆重霜瞧见,道:“新做的?瞧着不像去年那件。”
    长庚答:“去年那件的衣角沾了泥点子,早扔了。”
    “哦,”陆重霜漫不经心地应了声,举起茶盏继续喝饮子。
    上回不欢而散,沉怀南晓得她存心在耗他,静默地垂首而立,不动如山。身后的小侍略有些站不住,眼皮时上时下。
    一盏莲房饮悠悠啜完,陆重霜舒了口气,方道:“站累了吧,过来坐。”
    “有幸得圣人召见,沉某岂敢言累。”沉怀南浅笑着坐到她对面,带来的小侍也随他到了陆重霜跟前。
    陆重霜扫过那小侍,同沉怀南道:“难得见你带人来。”
    “毕竟是入宫侍寝,我若孤零零来,怕是要被其他公子笑话。”
    “下回记着带个稳重的,”陆重霜淡淡道,“服侍的人要是不够,管长庚要。”
    沉怀南眉毛微挑,若有所思地欠身行礼。“谨遵陛下吩咐。”
    陆重霜抬手,瞥了眼长庚。
    长庚会意,低声命殿内侍从悉数退下,亲手执杆挑下宫闱内防风的幕帘。殿内霎时安静下来,只听满灯树的火噼噼啪啪得燃烧。
    “伤好了没?”陆重霜问。
    沉怀南答:“长新肉了。”
    “看来是我下手不够重。”陆重霜调侃。
    “您今夜叫我过来,应当不是为了关心小人的伤势吧。”沉怀南随着她展露出浅浅的笑颜。“圣人,有何吩咐?”
    “没准我就是叫你来侍寝的呢?”
    “小人有自知之明。”沉怀南自嘲。
    陆重霜顿了顿,垂下眼帘,似在思索是否要开口。席边压着的铜雀炉里正焚着龙涎香,火星微闪,根根分明的铜雀羽翼簇着香雾,袅娜地往上升。
    “圣人,”沉怀南唤她。
    陆重霜眼皮微抬,眼珠子朝上翻,直勾勾望向沉怀南的双眸,道:“我要你想法子将陆怜清的女儿抢过来养,你敢不敢做。”
    话一出,本就冷峻的寝殿又寒上几分。
    要他去抢吴王的嫡长女,为什么?他又拿什么抢?
    沉怀南抿唇,沉吟片刻,倏忽笑出了声。
    他言笑晏晏地同陆重霜道:“这是很大的事……”
    “没错,是很大的事,”陆重霜低声道,“沉怀南,知道了我的秘密,才能算是我的人。”
    “圣人要吴王那还未断奶的女儿做什么?”沉怀南手心渗出些冷汗,面色却不改分毫。
    “不为什么。朕是大楚的皇帝,做天下任何事,只需一个理由,那就是——我想。”陆重霜斜睨,眸子懒懒的。“因为我想,所以我要做。”
    沉怀南轻轻咬牙,笑道:“看来圣人是不想告诉我——那小人只得自己胡乱揣测了。”
    “好,你猜。”陆重霜轻飘飘将问题抛出。“猜对了有赏。”
    猜对了有赏,猜错了,不就是有罚?
    沉怀南后背的冷汗渐渐冒出来。
    他原以为自己能凭萧家的事,让陆重霜明白自己有能耐操纵后宫,从而使自己在后宫的地位更上一层楼。就算不成,陆重霜得了萧家的好处,也不会追究什么,至多晾他几月。
    沉怀南始终相信,陆重霜是个绝顶自私的女人,只要他足够有用,就算有一天他对贵为帝君的夏文宣出手,她也绝不会过问。
    但眼下陆重霜的态度这般模棱两可,怕是他抢不来陆怜清的女儿,就要他去死的意思。
    沉怀南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摸索着朝堂局势,一步步猜:“前些日子,沉某听说吴王与其正君莲雾公子和离,据传言,是萧家年纪最大的老祖宗亲自出马将莲雾绑回去的。这么大阵仗,看来萧家被巫蛊案吓得不轻。”
    陆重霜不言。
    沉怀南按捺住愈发凌乱的心跳,笑道:“吴王昔年仗着九霄公子得宠,觊觎皇位,怕是与圣人结下了不少梁子。圣人登基后,先帝隐居后宫,她唯一的指望便是与夏家有姻亲的萧家。如今萧家为避巫蛊之祸,执意断绝吴王与自家的干系,以来讨好您,那吴王必然要狗急跳墙。”
    陆重霜细眉微挑,鼻翼短短地哼出一声:“嗯。”
    听到她这一声应答,沉怀南瞬时安心不少。
    他一字一句试探道:“圣人有把柄在吴王那儿,沉某猜得可对。”
    “算不上把柄。”陆重霜道。“耍了点小花样。”
    “哦?”沉怀南暗暗擦去手心的冷汗,摆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与我的身世有关。”陆重霜神色微动。“九霄公子从前将有关我身世的流言说给陆怜清听过。她暗中派了一名知晓流言的心腹潜逃出京,彼此约定,一旦她身死,心腹便会将流言散播出去……事情可大可小。”
    “您是要放吴王去洛阳,但扣下她的女儿。”
    陆重霜点头,寒霜似的脸流露出一抹怅然。
    “沉某明白了,”沉怀南默然半晌,答,“圣人是要千秋万代的,那些没根据的流言还是烂在肚子里为妙。”
    “怎得,你有办法了?”
    沉怀南泰然自若地摇摇头,苦笑道:“沉某无权无势,能有什么法子?您让帝君以膝下无女的由头,将陆怜清的女儿要来,都比叫我去抢人子嗣来得靠谱。”
    “我若下旨将吴王的嫡长女交予文宣抚养,夏鸢怕是半夜做梦都能笑醒。”
    “是的了。”沉怀南颔首。
    “所以陆怜清的孩子,只能挂在你的名下。”陆重霜笃定道。“拿她的孩子,换她闭嘴。”
    沉怀南答:“挂我名下,只能硬抢,可我出师无名。”
    话到此处,两人再度陷入沉默。
    长庚守在一侧,目光在沉思的二人之间游移。
    陆重霜神色微黯。她止不住回忆起陆怜清的话,显然是被她那句“往后千载,你都将是杀姊逼母的篡位者”,触及了心中最忧患处。她越是想,越是感觉有一簇热火在心口乱窜。殿内火盆熊熊燃烧,烘得她面皮微红,直叫人喘不过气。
    “主人!”长庚冷不丁惊呼。
    陆重霜一颤,上唇微凉,手伸过去摸,是血。
    未等长庚来得及有所动作,沉怀南手快一步,扯出怀中的帕子,上身跨过桌案,替她捂住直淌的鼻血。
    “快叫人把殿内的火盆熄掉。”沉怀南低声道。
    长庚忙不迭去了,没几下,守在殿外的侍从乌泱泱涌进来,通风的通风,熄火盆的熄火盆。
    “我去叫太医。”长庚道。
    “不必。”陆重霜扯过沉怀南手里的帕子,自己捂住。“没什么事。”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血流渐止。
    陆重霜厌烦地扔掉帕子,带点别扭地不悦,冷冷同沉怀南道:“让你看笑话了。”
    沉怀南愣了愣,继而呵出一声浅笑,放松下来,不由戏谑了句:“陛下可要保重凤体。养好身子,才有气力处置那些僭越的奴才……哪怕斗不过,也能熬死她们。”
    “譬如你熬死了陆照月?”陆重霜反问。
    沉怀南真心实意地笑了下,点头道:“是,譬如我熬死了陆照月,全仰仗您的威仪。”
    “你与你弟弟,关系好吗?”陆重霜忽然问他。
    “很难讲。”沉怀南说。“他很木讷,小时候,我总嫌他拖累我,不爱带他玩。后来大了,发现人有叁六九等,更嫌他是拖累,不会说话,也不会给自己争一门好亲事。说出来不怕陛下鄙视,当时母亲发现他在家中自尽,我第一个的念头是——受够了,我不想被人永远踩在脚底下。”
    “没什么好鄙夷的,你我半斤八两。”陆重霜低语。
    沉怀南不语,心有戚戚焉。
    “沉怀南,我问你一个问题。”陆重霜突然开口。她扬起脸,面上残留的一抹血痕,衬得肌肤半点红润也无。“你要是没那个胆子,也可以不答。”
    “陛下请讲。”
    “我杀鸾和女帝,如何?”她一字一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