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120故人重逢不相识?

      大荒纵横八万里。千里之间的风光便不同。
    有烈日永不落的北漠,也有千里月明的西夜城,然而在这些观之可爱可亲的自然风物外,还有如同龙女墓般死寂无声的禁地。
    霍野来不记得自己见过比此地更加阴气沉沉的地方。
    眼前山崖似被人劈开,天开一线。山路盘旋而下,一路上时有残缺无可落脚之处。
    漫天的风烟枯草从崖底吹上来,呼啸而过时带起一阵刺骨的寒意。
    这股气流不仅能阻滞灵力运转,还将崖上碎石给吹得七滚八歪。
    令均御剑落地,看到眼前山路也忍不住皱眉。
    “龙女于此地陨落后,大荒无数妖修魔道觊觎龙女传承,前来抢夺龙女遗蜕,不知道在这里用了多少阴毒术法,死了多少人。到了现在还是这个样子。”
    看出来她的疑惑,令均出言解释。
    “你紧紧跟着我,半步也不许乱走,要是触碰到了什么阵法,或者掉进了山谷,那可就难办了。”
    “这里还有阵法留存?”
    霍野来自然不敢不听令均的话,跟在他身后连看都不敢乱看。
    “多得是,而且难缠的很。就算死不了,也得脱半层皮。”
    令均还是回身把她抱了起来。
    “我能自己走···”
    “别乱动。”
    令均一皱眉沉声,霍野来就不敢再开口推拒。
    又不是她的什么人,为什么这么训斥他?
    霍野来不敢开口,可她敢生闷气。
    恃宠而娇,说得就是现在的她了。明明令均是关心她,她却认为他在管束她。可要是她心里真的没把他当成自己的什么人,那为何她会这么觉得?
    “不是我不许你自己走,是后面有人跟上来了。”
    令均抱着她叁步化作两步,跨过了此地陡峭的崖路。
    未知来者何人,在此地还是小心为上。
    他一落地就察觉到有一队人跟着他们两个。
    在这个节骨点上,龙女墓异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来凑个热闹,捡捡便宜。
    要是他一个人也就罢了,遇妖斩妖,见魔杀魔,奈何此时身边跟了个她。
    “什么人啊,要躲着他们吗?”
    怀中人不知道天高地后的女子又好奇起来,半点不知忧愁。
    令均是既想笑,又想叹气。
    躲也好不躲也好,他索性把她放下。
    “一会儿你不许开口,只听我说话就是。”
    不知道是他第几次这么叮嘱。
    霍野来想翻个白眼给他看,又怕惹恼了他。
    身旁罡风阵阵,她忍不住就又往他身旁靠了靠。
    令均打定了主意要看看跟上来的这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也就不再继续往山谷下走。
    他闭目凝神,等着尾随之人绕过山路。
    霍野来也乖乖靠着令均。
    说起来自打她来了大荒,还真的没跟大荒的修士们打过交道。虽说师门长辈都说大荒修士坏事做绝,行得都是有伤天和的修炼之术,可她没亲自见识一下,还真的有点好奇。
    交谈声和急促的脚步声靠近,在转过石弯看到站在原地的两人后突然停下。
    隔着罡风霍野来挽住令均的手臂,打量着站在山路另一侧的那队人。
    绿裙的妖族少女发间顶出两只兽耳,朝着他们张望。
    少女身后的白衣男子和黄衣少年,隐隐间以这少女马首是瞻。
    他们身后还有两个并肩而立的男子。
    一个黑衣,拿着把折扇遮住自己的脸,只露了一双黑沉的眼睛出来。
    另外一个······白衫银发的男子立在罡风中,袍袖被风卷得猎猎飞舞,那双带着冰寒之气的银色眼眸似乎要融化一般,看过来的眼神都空空落落。
    他似乎是看见了她,又好像是没认出她来。
    可霍野来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白衫男子,不是带着她在宋园之下的寒池中痴缠的宋清简,还能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