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pó202㈠.čóm 第三十三章被利奥

      谢宁软被操的神情恍惚,等她恢复意识,只觉得有人将她轻轻放在了床上,接着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胸脯上,又酥又痒的呼吸令她起了一身j皮疙瘩。
    还在挺立的奶尖被人叼进了嘴里又舔又咬,湿滑的舌尖对着她奶尖上的小口不断摩擦。
    谢宁软觉得又舒服又带着点微微的刺痛,紧接着一双大手代替了唇舌,不断揉捏她的乳肉,两团软肉被一双大手往中间挤压挤出一条深深的g,一根又热又粗的像是棍子一样的东西挤进g里,不断的摩擦。
    起先激烈的摩擦令娇嫩的肌肤有些承受不住微微刺痛,随着棍子顶端不断分泌的粘液润滑了乳肉,摩擦逐渐顺畅也没有了先前的刺痛感。
    这种感觉太过熟悉,谢宁软低吟了一声,慢慢睁开酸涩的眼睛。
    印入眼帘的是利奥布满情欲的脸,额头冒着汗像是在隐忍些什么,自己的穴口被男人的大手挤压着,又粗又长的肉棒正在两团乳肉之间快去滑动。
    这混蛋竟然趁着她昏迷过去操她的奶子。
    利奥早就垂涎这对又大又软的奶子,终于得逞后只觉得两团软肉将他的柱身按摩肉弄的舒爽无比。
    在发现谢宁软清醒之后,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劲腰一挺将肉棒挺入的更深。大手加重了力道死死抓住两团乳肉,谢宁软眉头一簇,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趁着谢宁软张嘴的瞬间,在乳肉中狠狠操干的龟头强硬的挤进女人的嘴里。
    “唔……”
    她的意识还不太清醒,被异物侵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要将异物吐出去。
    然而舌头抵在龟头上,不仅没能将肉棒推出去,反而因为舔弄敏感的顶端从而让男人更加的舒服。
    令她窒息的肉棒又进入的几分,几乎要将她的嘴撑破,她难受的呜咽了一声,想要摇头却又动弹不得。
    被乳肉和唇舌轮番伺候,利奥舒爽的同时难得耐着性子向女人诱哄。
    “乖,尽量放松,张大嘴吃进去。”
    女人难受的快要窒息,刚清醒的大脑又因为被浓浓的雄性荷尔蒙包围变得涣散,本该拒绝的举动因为男人的诱哄而温顺的照做。
    她放松下来,张开嘴努力去接纳粗壮的肉棒,见女人如此配合,利奥也就放心的操干起来。
    “咕叽咕叽。”
    肉棒将女人的乳肉和唇舌操的发出暧昧的水声。
    谢宁软并不是没有做过这种事,甚至因为神智涣散,她生不出任何反抗的想法用灵活的舌头去舔弄敏感的龟头。
    “唔!”
    利奥被舔的闷哼一声,爽的头皮发麻。他眼眶泛红恶狠狠瞪了谢宁软的一眼,骂了句:“骚货!”
    他当然知道女人如此娴熟的动作十有出自他那又骚又浪的三弟之手,即使对谢宁软没有太多的感情,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并没有在谢宁软的嘴里操弄多久,在即将爆发的前一秒将肉棒从她的嘴里拔了出来,对着女人的脸撸动了一下柱身后,浓浓的精液从龟头射了出来,喷在女人高耸的x上和脸上。
    精液落到了她的嘴角,带着温度的液体令谢宁软本能的伸出舌头将精液舔进嘴里咽了下去。
    利奥看见如此淫靡的一幕喉结滚动,半软的肉棒又硬了起来。
    他俯下身舔弄女人的奶尖,带着自己精液味道的软肉并没有让他感到不适,同时伸出手将她的双腿打开,露出被他操的烂熟的花穴。
    花穴还在吐出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因为手指的触碰而不断的收缩。花穴相当敏感,只是伸出手指肉弄了几下肉核,就吐出爱液。
    就着爱液和精液的润滑,利奥抬起她的双腿放到自己的手腕,扶正肉棒对着花穴顶了进去。
    一进去,又湿又软的媚肉将肉棒紧紧包裹,湿滑的甬道不需要适应和停顿,利奥微微使力就将肉棒尽根没入,龟头直接撞上了宫口。
    “啊……”
    又酸又麻的感觉让谢宁软发出了一道短暂的尖叫,粗大的肉棒将她的肚子操的鼓了起来,她难受的呜咽,穴口却因为紧张和快感而不断蠕动按摩和挤压着柱身。
    就在这时,利奥开始动作,肉棒在花穴里不断的进出,次次捣入又次次抽出,两人的体液被两颗囊袋不断的拍打出白沫。
    神情涣散的女人没有给他太多的反应,但每一次的反应都无比的真实。她夹紧了利奥的腰,配合着利奥的抽插,让肉棒的每一次进入都可以操进她最深的地方。
    女人被男人压着抵死缠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宁软才真正恢复了意识。
    她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身体酸痛的厉害,特别是下体又痛又酸,有什么异物卡在她紧窄的内壁里。
    她反射x去拿床边的手机,一看时间,下午2点了。该死,3点还有考试!
    作为一个认真又严肃的学霸,绝不能缺席任何一门考试。
    她想从床上爬起来,慌乱的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禁锢在怀里,甚至那根让她又爱又恨的肉棒还插在她的花穴里。
    她刚起身就被有力的大手按了回去,意识到自己目前情况的谢宁软顿时气的眼睛都红了。
    她忍不住骂了句:“混蛋!”
    一边又生怕吵醒男人,轻轻的将男人的手从她的腰上拿了下去,又慢慢挪动屁股,将肉棒从花穴里拔出来。
    她不知道男人操了她多久,又在她花穴里射了多少,随着肉棒的拔出,整个花穴像是失禁一样,爱液还有精液从里面流了出来。
    为了不将男人弄醒,她拔的非常缓慢,整个过程既煎熬又难受,因为紧张穴口不断的蠕动,挤压着肉棒的柱身,渐渐地肉棒尽然又再度胀大将她的内壁撑满。sаηjíυsんυщυ.νíp(sanjiushuwu.vip)
    要不是男人紧闭双眼,呼吸平缓,她都要怀疑男人是不是装睡来故意戏弄她。
    终于,肉棒全部拔出来发出了“啵”的一声,谢宁软刚松口气,还不等她下床,突然一双大手掐住了她的腰,借着这样的姿势让她坐了下来。
    刚被拔出的肉棒再度破开花穴,一瞬间尽根没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