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黄鼠狼讨封 (po1⒏ υip)

      小丫鬟应下,净姝便脱了衣裳上了床,困倦睡去。
    睡得迷迷糊糊间,净姝只觉得有个人影走到了床边来,她下意识以为是司南回来了,不由得翻了个身,喃喃说道:“别吵我,我累死了。”
    说罢,又闭了眼。
    “这位夫人,您看我像人吗?”
    净姝无语,只以为司南那厮又是想了个什么新花样来折腾她了,没好气答道:“你若是做个人,便不会来搓磨我了。”
    “呸呸呸,你这小女子,还说是什么大功德之人,半点不积口德!”
    嗯?这下净姝意识到了不对劲,转身看去,就见床前站了个穿衣戴帽的黄鼠狼。
    “来人呀!”净姝顿时吓得大叫,赶忙往床里躲去,那黄鼠狼见有人进来,骂骂咧咧地从窗户跳走了。
    净姝彻底没了睡意,赶紧起床穿衣,去找司南。
    司南听了她的话,心中了然,“那黄鼠狼是来找你讨口封的,一般精怪修行到一定程度,就会来向人讨口封,讨着了修行便能更进一步,没讨着,那便要重新修炼。”
    “一般有功德之人给的口封会更好,估摸着它是听到了我们谈论酒葫芦的事情,听得你有大功德,便跟着我们回来了,才会趁着你独自一人的时候,现身讨口封。”
    “那我那样说不是坏了它的修行了?它会不会对我心生怨恨?”她可是记得那黄鼠狼离开的时候骂得有多凶。
    “这不好说,保险起见,还是找人去说和说和吧。”
    精怪之间的事情,自然找精怪解决更好,司南首先想到的是老王八,于是乎,便与净姝又乘马车去了老王八栖身之所。
    他们到时,老王八正闲散趴在水池子旁的一棵树下乘凉,听得他们来意,当即表示没有问题,可以帮他们打听一下究竟是哪家的黄仙。
    老王八说完,便慢悠悠地爬进了林子里,看它这速度,净姝深觉,等它打听到了,估摸那黄仙都找她报完仇了。
    这么想着,没想到老王八又慢悠悠爬了回来,说道:“我请了另外兄弟去打听,不出一个时辰,自有分晓。”
    司南和净姝连忙谢过,殊不知不知老王八这一下打听,惊动了京城方圆五百里的修行仙家。
    老王八修行年岁长,在诸位修行仙家之中按资排辈,位份很高,它广发急令,大家都得给个面子,这一传十十传百大伙儿就都知道了这事,引来了不少好事的来此围看热闹。
    于是乎,还没等到黄鼠狼的消息,先来了好些个另外的仙家,狐狸兔子倒是还好,那长虫就有些吓人了,光是瞧瞧它那竖瞳,黑鳞,就让净姝忍不住害怕,心中十分庆幸之前来找她讨口封的是黄鼠狼,不是蛇,若是她一人见着蛇,估摸着能直接吓晕过去。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有了黄鼠狼的消息。
    是在东山头修行的黄百财家的小儿黄玉,修行到了一定年头,正寻人讨口封,好让修行更进一步。
    司南谢过,这就要往东山头去,谁知刚上马车,两匹马就长嘶一声,狂怒奔走起来,将里头净姝和司南颠簸得晕头转向。
    司南抱着净姝,稳了稳身形,就听老王八大喝:“黄百财,我忘八面前你也敢放肆!”
    原来是黄百财来了。
    司南正想着,突然一声马叫嘶鸣,马车车厢就往下跌落了下去,司南赶紧抱着净姝,破开车顶跳了出去,才算没有受伤,只是两匹马死了,鲜血喷溅了满地,是被尖牙利爪割破喉咙死的,至于是谁干的,司南看向了前面那八只黄鼠狼。
    八只黄鼠狼,各个目露凶光,不善地看着他们,唯有一只身量小一些的在不停抹眼泪,估摸着就是那讨封失败的黄玉了。
    “忘八,这是我与他们之间的恩怨,你们最好莫要插手。”为首的黄鼠狼说道,想来它就是那黄百财了。
    “恩怨?”司南被气笑了,“我们可曾招你惹你?谁规定你儿来讨封,就一定要顺着它说的应?我媳妇儿无心之言,断它修行,这就是天意,是老天爷不让你们这般不修德行的之辈成人成仙!”
    忘八见司南也动起怒来,赶紧插嘴打断他们的剑弩拔张:“黄百财,讨封一事大伙儿都知道,本就是但凭天意,你儿讨封失败,便就是时机未到,又怎能责怪他人?”
    “这我不管,她既毁了我儿,我便要毁了她!”
    “小畜生可真是好大的口气,真当我是死的不曾?”司南说着,掐手念决,只听雷响,闪电直击而下,打在水池子里,激起水花数丈,炸飞底下无数池泥,将小水池子,一下打成了个大水池子。
    司南突然发难,惊天旱雷砸下,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周边所有围观的仙家,都被吓得四处逃散了开,连老王八都被吓得跑得飞快。
    “黄百财,你可要试试我这晴天霹雳的滋味,且看你头铁,还是我雷电厉害,保管将你满门打得修为全无,魂飞魄散!”
    司南这一下雷电是动了真格,用了十成十的功力,拿出了要拼命的架势,他知道,精怪们不比鬼物,这些个所谓的大仙们,各个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就分外猖狂,越是与它们好声好气,它们反而觉得他们好欺负,只有拿出真本事来,才能让它们心生忌惮。
    黄百财没有说话,其他几只黄鼠狼却是有几分松动,互看一眼,都不约而同默默往后退了,它们只是来撑场子的,可不想与司南拼命。
    黄玉见其他帮手退了,也生了几分退意,“爹,我看不如算了吧,天意如此,许是我修行的契机还没到吧。”
    “黄百财,你儿子说得对,你就算杀了她又如何,你儿子还不是要重头修炼?”老王八趁机又插嘴说和。
    那厢黄百财还是阴着一张脸,许久才哼道:“今儿我就卖您忘八一个面子,不与他们两小儿计较。”
    黄百财面上虽还装着,但大伙儿都知道,它这是借着老王八的话做台阶下来。
    黄百财说完,转身便要走,司南却是又高声喊住了它。
    大家只以为司南还不愿放过,纷纷开口说和,净姝也是,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算了。
    司南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别急,随后走到黄百财面前,对它道:“现在既然咱们恩怨已了,那便交个朋友吧,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谁也没想到司南叫下它是为了这事,那黄百财也是,它都做好要应战的准备了。
    司南说着,解下腰间葫芦,饮了一口酒,而后便递与它,意思不言而喻。
    黄百财松了爪上的劲儿,轻笑一声:“你这人倒是有趣。”
    说罢,两只爪子捧过他的酒葫芦,喝了一口,算是同意了他的话。
    “你这酒,味儿也忒淡了。”黄百财嫌弃说道,却不料那黄玉一听它这话,当即就变了脸色,赶紧和它爹解释:“爹,这是功德葫芦,酒味越淡,功德越少,功德越多,酒味越浓,越醇厚,源源不绝,饮用不尽。”
    首-发:yuwangshe.uk(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