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第二个任务:来野战吧?

      不知昏迷了多久,云锦才醒转过来。她下意识的动了动双手,已经被解开了。正被莫梓风扣在掌心按在他胸口,自己则枕着他的手臂入睡。
    她稍微一动就感觉下身酸麻,痛的她泪汪汪,显然小穴又被疼爱了而且比之前还要凶狠,两条腿都不能完全合拢,所以自己的一条腿还挂在他的腰侧。
    一股邪火上来,她气的抽回手捶上他的胸口。
    “莫梓风你不要脸。”
    “不累了?”男人并未睁眼直接握住她的手靠在胸口,轻飘飘的话让云锦冷静下来,急忙忙收回手却撤不回来,干脆不管随他去。
    “怎么不闹了?”莫梓风见她这么安静有些意外,睁开眼打量起来。
    乌发披散着显得肌肤格外白皙,软嫩嫩的肌肤上布满他的作品,低着脑袋露出纤细漂亮的颈部,让他忍不住想要亲吻。
    他也这么做了,撩开长发吻上去,呼吸喷洒再肌肤上将发呆的少女给唤醒。
    云锦一有力气又变成了小野猫,脸色一变挥手就打算给他一巴掌,只可惜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又闹了。”莫梓风心情很好没有跟她算账,显然是满意昨夜的索取,捏着她的唇磨蹭了会就放过了她。
    软下来的巨物退出时将堵在身体里的混合物也一并释放,云锦感受着身下的湿润脸色发青,逗得男人捏着她的脸笑了起来。只是更多的都被留在已经闭合的子宫内,大手罩在上面慢悠悠游走着。
    “我要洗澡。”云锦满鼻子都是两人欢爱后的淫靡气息,捏着鼻子提要求。
    “既然是你说的,哥哥就陪你去洗澡。”莫梓风将衣服罩在她身上,不由她拒绝手臂穿过腿弯将其抱起。
    云锦看着门外候着的翠枝心情复杂,“翠枝是你安排在我身边的眼线?”
    “是,不然怎么能知道你何时出宫呢。”刮了下她的小鼻子,莫梓风的语气很是高兴。他喜欢云锦这么和自己聊天,而不是跟刚开始那样哭哭啼啼的抱怨谩骂。
    “你真狗。”云锦默默翻了白眼嘀咕。
    “是不是在骂我。”男人咬着她的耳朵轻哼。
    “才没有,我才没骂你呢,莫梓风你自己难道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吗?”云锦笑眯眯看着他,神色怪异嘲讽。
    “你是指在寺庙的日子,我日日去你房间玩弄你的身子吗?”他轻抬剑眉,薄唇微翘回击,隔着袍子捏着她的臀。
    “你果然变态,呸呸呸……”云锦本就发绿的脸更菜,抱紧恶寒的双臂在他怀里折腾起来,恨不得在他这张脸上咬上几口。
    察觉到男人搂抱的更紧,云锦更是浑身难受,“别碰我,你强迫我给我下药都算了,可你居然猥亵我,你恶不恶心啊!”
    恶心这个词显然刺激到了莫梓风,他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又冷下来,“呵,锦锦可真大度,都能原谅我强迫你,却不能忍受我摸你。”
    “我没有原谅你对我做的任何事,只是你那是摸吗?”云锦也不管是什么地方,赤裸的手臂伸出袍子拽着他的衣领:“在睡着的情况下擅闯闺阁,还做下流之事,莫梓风你这是为君之道?”
    “锦锦,我做的事情,轮不到你说。”他垂下幽暗的眉眼回望云锦,气息冷冽就像夺取她初夜的那晚,让少女有些害怕松开了手。
    莫梓风将双手伸出其中抱着赤裸的少女,“更何况,你本就属于我的,我对你做任何事,你又能拿我怎样?”
    云锦忍着他的手在身上游走,含着水汽的眸子瞪着男人,是她想错了,这个男人是标准的肉文男主,根本讲不通也听不进去任何话,一切都要按照他的意愿,根本不会在乎她。
    “哼,既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随你便。”云锦知道莫梓风不会杀了自己,既然他要操就操,她就当嫖了个野男人。
    莫梓风看着她又变得固执倔强,欢喜的心情也冷了下来。他从小就活在别人的咒骂鄙夷中,那些人笑他是个杂种,没人要的恶心玩意,所以他对这些词格外敏感。
    若是锦锦能向他示弱,他也不会生气,可她没有,直视自己的眼神充满鄙视和不屑,让莫梓风如坠冰窟。
    “既然锦锦都开口了,哥哥自然也要照顾你。”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丫头,咬着牙静静说着。
    此刻莫梓风一人向着后山走去,在那宽大的衣衫下面,则另有一番天地。
    他边走边恶意地压低云锦的身体,让一早就昂扬的巨物更深入地贯穿她。随着男人走动的,巨物也在云锦穴内叫嚣跳动,磨着花穴内的媚肉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云锦打死也没想到到,青天白日他竟然将自己压着进去,将她操的双腿发软还让她不着寸缕藏在衣服下面做出这样羞耻的事情。还好没有让她露出脸,不然真的想要一头撞死。
    他每走一步,那肉棒都在她的小穴内,掀起了惊涛骇浪。云锦抓住他的肩膀低声哀求:“莫梓风,你慢点,我....我要忍不住了。”
    “哦,什么忍不住了?”莫梓风坏心眼地停留在中途的一处临水的凉亭,漫不尽心问道。
    “锦锦,你应该叫我什么?”云锦感受到那肉棒在体内按压着她的的某一处嫩肉,让她一阵阵无比虚空的痒。
    “风哥哥。”少女喊唤的声音带着魅意,脸上情欲越发浓重,小手搂着莫梓风不停扭动着屁股,双腿夹着那人的腰轻轻勾弄,想让肉棒插入的再深一点。
    莫梓风解开衣衫看她俏脸通红,额头上一层细密的小汗珠,乳头蹭着他的胸膛,那满是淫水的小花穴,不断地夹着他的肉棒,简直都骚到了骨髓里,无一处不在勾引着他,想要让他狠狠地插她,操烂她这骚穴。
    “看你这骚样。”他扯着笑讥讽云锦,沿路他故意戳着敏感软肉,每次都将她的快感高高吊起随后就慢悠悠戏弄,果然被媚药开发后的小姑娘根本忍不了,浪荡的不行。
    “……”云锦气得夹着穴不再抬头,心里将他骂了七八十遍。
    “若让你这样泡澡,只怕池子都盖不住你的淫水,既然这样,那我就在这里干你吧。”莫梓风说着,就抬起她的翘臀,耸动腰肢,不管不顾地抽动起来。还不忘舔她的耳朵脖子,又用舌尖去拨弄她的乳头。
    “啊,”舒爽的叫出声,云锦虽然欢愉着却有些紧张看看四周,躲在男人怀里,声音娇滴滴:“会不会有人啊。”
    “锦锦这么浪还害怕被瞧见,那你可要快些吸哥哥,不然,今日你又洗不了身子。”
    闻言云锦立马不敢用力夹紧男人的肉棒,只能尽力放松身子,好方便男人抽插,随着他的节奏,挺腰抬臀摆动身子,两只腿紧紧地盘旋在他的腰上。
    巨大的肉棒全数没入云锦的幽洞中,只剩下两颗肉蛋在穴口徘徊着,莫梓风恨不得将它们也挤进去,享受这小穴的美妙。
    “你可是真是个宝贝,昨天操成那样,今天就恢复如初。”他舒坦着叹息一声,用力抽插着,嫣红的嫩肉随着肉棒翻出进入。
    ‘变态,干就干,能不能不要说出来啊!你不要脸我还要啊!’云锦心里虽然骂着,但不敢呻吟只好主动去寻莫梓风的嘴,男人却是一味逗她,有意无意地躲避她的追逐,肉棒操弄的越发用力。
    云锦红着脸,只能低头咬住他的乳头吮吸。
    “你这妖精。”莫梓风忍受不住,低头吻住那调皮的小嘴,舌头越来越深入地舔舐她的口腔。灵活的舌头蛇一般,钻到她上颚和喉咙的交叉处盘旋萦绕。
    之后就集中精神全力冲刺她最敏感的花穴深处,每一次都撞到宫口来回碾压,将子宫口撞得烂软,不再吝啬地各种角度的凶悍冲击,让她可以尽快爬到那情欲的顶峰。
    “唔,唔,哦.....”随着呻吟声音减小,云锦整个人瘫软在他身上,连手臂都软软地垂了下来。整个身体都靠莫梓风的臂力,悬挂在他身上。
    两个人浑身都是汗水。她白条条的胳膊和小腿,黏黏腻腻地搭在他的身上,显然是没力气了。可莫梓风还没能泄出去,握紧她的小屁股,火热仍顽强地顶着小穴,将她压在亭柱上操弄着,发出淫靡的水声。
    云锦的双腿被掰着搁在男人肩上,乳房在男子胸膛的挤压下变得扁平,两腿间一根紫红的肉棒正快速的进出,而那小小的洞口早已被操的大开,透明的液体被捣成阵阵白沫堆积在四周。
    “嗯啊……慢点……莫梓风……”云锦哭唧唧呢喃着。
    “锦锦……要不要再多些……”莫梓风听着身下女子的娇喘,还不忘伸手拉扯云锦胸前硬挺的花蕊,搓揉吮吸。云锦为了寻求平衡只能搂着他的脖子,而全身的重量都在花穴上,在莫梓风疯狂的操弄下,只能无力承受这无尽的欢爱。
    这场欢爱云锦早就承受不住晕过去,莫梓风却还是不知足的在那甜美的花穴中索取着。一次又一次次将自己逐渐硬挺的肉棒刺入到还在往外流着精液无力闭合的小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