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湿身

      无涯山作为国内着名的仙山,树木茂盛,流下的水也纯净清澈,用来净化身心最适合不过。
    跟在一群退休的叔叔阿姨后面走下大巴,面对云雾缭绕的群山,邓熙和忍不住发出惊叹,张开双臂闭目沉浸在这难得的新鲜空气里,“来到这希望的山野间,感觉自己身轻如燕,下一秒就可以腾云驾雾一飞冲天了。”
    “明显是你想多了。”
    徐清晏在她后面下车,本着科学的角度据实以告。
    “……”
    不想理他了。
    走出去几步没见她跟来,徐清晏转过头,“吃不吃饭了?”
    人是铁,饭是钢,她何曾跟饭过不去呢。
    邓熙和板着脸上前,正要冷漠地从他旁边经过时,后者捉了她的手牢牢牵在手里。
    还挺有眼力见嘛,她面上一喜,得意不已,“想牵女朋友的手就明说,拐弯抹角的。”
    徐清晏不疾不徐地解释:“省得跟丢了还得找。”
    在他看来,某个人跟小朋友没什么区别。
    “……我看你是想失去我吧。”
    “瞎说什么。”
    不远处导游正挥舞着小旗点人头,他惩罚性地捏了捏她的腮,牵着人过去集合。
    酒店就在山脚下,一行人办理完入住吃了饭后出发去漂流点。
    山路颠簸,越接近漂流的地方,大水的奔流声也越来越明显,等大巴拐过一座小山坡,宏伟壮观的瀑布瞬时出现在视野中,引得不少游客拿出手机拍照记录。
    马路跟随河流走向修建,继续往前开,溪流中的橡皮艇越来越多。
    “哎呀,人还挺多。”
    邓熙和边补防晒边探头看河里,头顶烈日炎炎,早等不及下水寻凉。
    可毕竟正值炎夏,像她一样专程来漂流的游客不少,光买票就花了十多分钟,等着去出发点登船的队伍更是排起了长龙。两人混在旅游团的后面跟随大流龟速前进,炎热的天气更是消磨人的耐心,她却照样自得其乐,靠近他打开手机的照相功能,“第一次穿救生衣,纪念一下,看过来。”
    显然,人家又要发朋友圈了。
    徐清晏掀起眼皮,面无表情地看向镜头。
    “摆脸子给谁看呢!”
    邓熙和懊恼地掐他的腰,“笑一个!”
    他扯出抹僵硬的笑,冷冷直视镜头,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被迫无奈。
    她翻个白眼:“行了,不用笑了。”
    就着他的面瘫脸当背景,她摆出不同的动作按下快门。
    相机自带美颜功能,省却了修图烦恼,邓熙和当场就发了朋友圈,而后手伸向他:“手机拿来。”
    不用想都知道她要做什么,徐清晏板着脸:“我拒绝。”
    她的眼睛瞪得像铜铃,振振有词地说:“不在朋友圈晒女朋友的人,要么是有备胎,要么就是备胎很多!”
    连分组都忙不过来!
    “说吧,你是哪一种!”
    在无理取闹的女人面前,任何辩驳都是苍白的,徐清晏无言以对,认命地交出手机。
    打开他的微信朋友圈,最新一条就是自己的动态,邓熙和将图片一一保存再用他的账号发出,配文“陪伴可爱女友的一天”。
    然而,如果能预料到这条动态会招来讨厌鬼,她一定忍住了等玩完再秀恩爱。
    毛雪然也在景区,没空想徐清晏竟然会发动态,看到定位立即打了电话来,激动地表示相逢即是缘,先问了他们在哪里,又主动交代了自己在哪里,最后表示会在河道出发点等他们。
    根本没问他们的意见,理所当然地要跟他们一起玩。
    谁要跟她玩,她是来净身的!
    望着站在河边冲他们挥胳膊的毛雪然,邓熙和踮脚凑近他耳朵,咬牙切齿地警告:“等会敢让她和我们一艘船,我就打断你的腿。”
    徐清晏犀利的目光睨她:“让你发朋友圈。”
    还添加定位,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哪儿。
    “……”
    邓熙和呆愣地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总之,队伍从起初的两个扩充到了四个。
    除了毛雪然,另外一个人,好巧不巧,也是之前在食堂碰过面的那个女生。
    “我叫崔晴。”
    对方手伸向她,态度些许不善。
    熙和比她还不爽呢,关注点却在另一处,“催情?”
    一听就想歪了,崔晴气个半死,“是晴天的晴!”
    “哦。”
    她敷衍地应了声,兴致缺缺。
    毛雪然尴尬地笑,解释说:“其实我们是过来礼佛临时想尝试漂流,从来没玩过有点怕,看到熟人在会踏实点……”
    熙和一手叉腰:“我也是第一次玩!”
    她怎么就不怕呢。
    “那邓同学你……还挺勇敢的……哈哈。”
    不就是暗搓搓地贬低她生猛不够柔弱嘛!
    邓熙和忿忿地握拳,旁边救生员清理出一条空船,赶忙拽上徐清晏过去。
    “我们先走了!”
    再也不要看到她们。
    然而,电灯泡又岂是轻易就能摆脱的。
    橡皮艇两至叁人一船,毛雪然和崔晴紧随其后上了旁边另一条空船,因为要适应船桨,熙和在水面宽阔的出发点耽误了点时间,如此一来就落到了顺水飘的她们后面。
    而河道狭窄,根本没有超过去的机会。
    “你们张开手臂!用力划啊!”
    连老头老太太们都比自己快,邓熙和急死了,不得不教她们用浆,后两者也愿意学,尤其是毛雪然,学得太专注忽略了地形,在一处水流湍急的河段,没抓住抓手翻身掉进了水里。
    这么点难度而已,肯定是故意的吧!
    “敢救她你就死定了!”
    生怕他上演一出英雄救美,邓熙和严声警告,而后船桨一扔跳进了水里。
    徐清晏面色平静地瞧一眼河道边水深一米二的醒目立牌,再瞧了眼站在水中一脸懵的人,终究克制住了没说什么。
    橡皮艇加入第叁个人,邓熙和一脸郁闷地盯着自己“救”来的毛雪然。
    崔晴和船都被水冲得没影了。
    毛雪然坐在她对面,在她慑人的目光下扯出个笑:“谢谢啊……”
    “哼。”
    假惺惺。
    她指挥身后的徐清晏:“没吃饱嘛,快点划!”
    她一定要追上“催情”,把这颗电灯泡送走!
    因为只有两把船桨,而她又坚持要坐中间把徐清晏和毛雪然隔开,划船的任务也就落到坐在头尾的两人身上。
    她耷拉肩膀,无事可做地东瞅瞅西看看河的两岸,唉声叹气之际,突然一波凉水泼到脸上。
    “小姑娘快来一块耍!”
    同团的叔叔阿姨个个精神矍铄,就地取材地打起来水仗,其中一个舀水泼向她热情邀请。
    正愁没事做呢。
    熙和抹掉脸上的水珠,张牙舞爪地要报复回去,“看我的——”
    话音未落,又遭到一记重击。
    战争就此打响,没过一会儿毛雪然也加入了战斗,两个人齐心协力对抗起别穿外敌。
    旁观的徐清晏亦不能幸免,某个人打不过就钻他怀里躲,歇好后转身再去惹是生非。
    循环反复,可怜他没泼任何人,衣服却湿得彻彻底底,挨的“炮弹”比她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