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花心被他猛戳的汁水四溅(H)

      且说宋望舒送走了林执,回来便倒头大睡。
    楮实早上有课,回来便看到这副情景——少女搂着被子趴在床上睡得香甜,丝滑的睡裙上卷贴在大腿根处,遮不住细长白嫩的双腿,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露出来的内裤边缘和一边系带,他的眼神暗了暗。
    要说这内裤还是他买的呢,刚开始宋望舒嫌弃得很,说他居心不良,死都不肯穿,后来在一次欢爱里被他迫着亲手换上,至此之后她也再懒得坚持了。
    “唔…”
    炙硬的东西钻进花穴里来,烫得宋望舒瞬间醒了过来。
    回头一看,男人裸着身子紧贴在她身后,宋望舒皱了皱眉,睡眼惺忪的推了推他:“不要…我要睡觉…”
    “乖,很快就好…”楮实低头亲了亲她。
    她信他个鬼,哪一次他不是这么说的,结果每次到最后她都被他折磨得禁不住哭出来。
    “不要”宋望舒扭着身子想要逃离,却被他抓回来,一手摁住她的身子,一手将她的大腿抬高,大开大合的顶弄起来。
    “嗯…呃…”
    见她渐渐软了身子,楮实伸手将睡裙的吊带扯下,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跳兔,张嘴含了上去。
    “啊啊…嗯…唔…”
    宋望舒侧着身子被他从身后大力的肏弄着,她咬紧了唇,抬手抓住了脑袋底下的枕头。
    吃完了她嫩滑的酥胸,楮实向上,将唇流连在她的颈间。
    “哈啊…”
    她哪里都不怕痒,唯独脖颈这一块最敏感,每次他只要一吻上来,她就止不住的发痒想躲。
    因着上学要经常出门,他知趣的没有在她的脖子上留下印记,轻轻吻过后将红梅落在了她的锁骨下方。暴露在日光下的是光滑无痕的肌肤,隐藏在衣服底下的却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各色痕迹。
    侧着入太深了,他每一次的顶撞都直达她的宫颈口,花心被他猛戳得汁水四溅。
    “嗯啊啊…”
    楮实低头擒住她的唇深吻起来,滑腻的舌钻进来吸住她的,与之嬉弄纠缠。
    “啊…楮实…楮实…”宋望舒仰着头急促的喊着他。
    “嗯”他和着他的动作沉沉回应,伸手抓住她攥住床单的手,一一分开,十指紧扣。
    暖湿的穴肉紧咬着他,粗长的肉茎一次又一次的又凶又猛冲开那狭小的甬道,力道大得似要将她剖开一般。
    “啊啊…不…我不行了…”
    宋望舒的头发散落在脸上,混着汗水泪水黏糊成一片,她紧紧抓住他的手想以此来疏解自己汹涌的情欲。
    经了他常年的滋润,她的身子变得愈发敏感了,往往肏弄不了多久她就要开始泄身了。甬道剧烈的蠕动和收缩着,知道她快要到了,于是他紧箍着她的腰,肉茎不断的往那凸出来的肉粒上碾磨,时不时的狠力戳弄顶撞。
    宋望舒受不住这样的刺激欢愉,很快便尖叫着在他身下泄了出来。
    楮实被那不断抽搐含缩着的穴肉绞得额上青筋都凸起,猛吸了一口气,缓了一下后将她的腿放下,扶着她的腰转了个身。
    肉茎随着动作在她穴内碾磨了一圈,销魂的快感刺激得宋望舒夹紧了双腿。
    “嗯啊…”
    楮实把她的腿分开,埋首下去在她的两团雪白之间亲吻抚摸着。
    宋望舒看着一头湿发,满脸尽是情欲,正低头埋在她的胸前含弄着的楮实。
    在外人面前如皎皎明月一般,看似坐怀不乱的君子如今不还是伏在她宋望舒身上沉浸于情欲之中,与她共赴情海,无法自拔,宋望舒恶意的想着。
    “你在想什么?”
    埋头苦干的楮实注意到她的分神,开口问道。
    她在想什么?想起刚刚自己脑袋里挥发的事情,宋望舒自觉不能和他透露,于是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