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二十一、合婚庚帖

      余庆跟常秀娟一前一后走进祠堂大厅。他在前她在后。
    眼尖的人会发现他的前襟处还沾着水痕,但所有人都以为那肯定是常秀娟受了委屈伏在他胸口哭泣所致,到也没有歪想。可究竟事实为何,便只有当事者的俩人了。
    余福忙去接应,看着常秀娟眼泪还含在眼圈梨花带雨的,眼眶红肿,下唇自咬的齿痕那般明显不免有些心疼,“好了好了不哭了,事情都结束了恩?”
    常秀娟不敢看余福的脸。心里觉得对不起他可又升起一股埋怨,当时为何不是他跟着去?若是他又怎能出现刚才那样让她无颜面对的事。这样,她要如何才能骨气勇气签下合婚庚帖?
    他们四个人又在堂下跪下,余家叁兄弟都抬头挺胸看向堂上老者,只常秀娟委屈的头都抬不起来,身形也有些畏缩。
    老者闭着眼貌似正在养神,一会后才缓缓叹出一口气,睁眼,“余福,你可是真心愿意娶她为妻?”
    “是。”余福朗声回道,“我愿娶常氏为妻,一生护她。”
    “余庆?”
    “是。”余庆清冷道,“我亦愿娶常氏为妻,珍之惜之。”
    “余祥。”
    “是。”余祥悦声道,“我愿娶常氏为妻,与两位兄长一起和睦相亲。”
    老者重叹口气,浑浊的老眼落在堂下唯一心不在焉的人,“——你呢?”
    常秀娟的脑子还乱着,大约听到了余家叁兄弟的说话声但也没具体去听里面的内容,当余氏族长沉声唤她,她才慌忙抬头又低头,嘴唇张了几次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余福见她如此失神便迎上老者视线,“请族长赎罪,今天的阵仗怕是把她吓坏了,她必是自愿的,不然自不必受这委屈。”
    “我要听她自己说。”老者重重一跺拐杖,“堂下女子,你是否自愿嫁于余家叁兄弟为妻?以夫为纲,恪守妇道?”
    余福担忧体恤的眼神落在了常秀娟的眼中,他轻声说道,“今日一事我知你委屈,若不想今日便了了,咱们回家去等你想好了再答应。”
    她快要被自己纠结的心绪杀死了。余福对她这般好,甚至乐意让她临时毁约可她要怎么有脸再跟他回家?再受他百般疼惜照扶?那她不就真的成了余庆口中既卑鄙又无耻的女人?若她今日毁约,祠堂今日劳师动众还不知要怎么难为他
    “我、愿意。”
    余祥紧张的表情明显松了口气。看看秀娟又看看他二哥,心里明知道刚才她是被他欺负去了才惹的愁眉不展,禁不住偷偷埋怨二哥太坏。
    随着老者抬手示意,有两个人托着托盘走了过来,前者托盘中放着一张大红色烫金字的合婚庚帖,后者托盘里放着笔墨与印泥。
    合婚庚帖一式两份,余福先签下自己的名然后按上指印,随后是余庆、余祥。最后轮到常秀娟。
    她提着笔却突然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该怎么写,明明曾上过学堂的大哥教过她。她的手开始抖了,堂上坐着的人不禁露出耻笑,连大字都不识一个的女人亏得模样不错,这余家叁兄弟到还真是不挑,就这般货色,顶多做个妾侍已算给足面子,竟娶来做正妻?不过是暖床工具罢了。
    “不会写便按下指印吧,多按几个就成。”那端着合婚庚帖托盘的少年见她实在为难,忙小声提示。
    余福拱手感谢对方,而余庆则多看了那少年几眼,见那少年一劲儿盯着常秀娟,他忍不住想要刺他两针彻底让他失明。
    好容易签好的合婚庚帖,几人再次跪别族长,待上座的人尽数离去,他们四人才一同走出祠堂。等出了祠堂大门,常秀娟像失了所有支撑一般腿软倒地。好在余家叁兄弟反应都还迅速,叁人有扶有搂有拽才没让她跟地面亲密接触。
    常秀娟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悠悠转醒。耳旁是沉稳的心跳,视线有些微的晃动,在她还有些摸不清状况时,便从耳朵传来了稳重又刻意压低了的余福的声音。
    “这次出去义诊时间大约多久?”
    “多则半月少则十数天便回来。”这是余庆显凉的声音。
    “草药我已经给你备好了,余祥也制了不少常用的药丸,你这次出去莫要挂顾家里,有我跟余祥在一切放心。”
    “恩。所有医诊的病人我也安排妥帖,还按以往一样,凭着我开具的诊单按日来家里领药,若有急症能诊便诊,不能的话我也跟邻村孙大夫说过,他会过来。”
    常秀娟的呼吸声一变,余家叁兄弟便都发现她醒过来了,可叁人都没戳破,任她躲在余福怀里继续装睡。
    “二哥也不必如此着急吧,过了今天再出门也不迟,何苦连午膳都不吃了。”余祥看看大哥又看看二哥,最后视线落在常秀娟身上明显意有所指。
    “这次出门顶多半月,你若担心我就跟我一起去如何?”余庆盯上余祥眼睛,挑着唇角笑的忒坏,“正好你还可以沿路多制些药丸。”
    余祥一咧嘴,“我才不去。乡里来村里去的,睡不好吃不好还不能洗澡。”
    “就你会躲懒,”余福笑骂他,“上次你嫌待在家里闷非要闹着跟我出门采药,本还想着你能帮忙,结果你乱摘山上果子还偷吃,采了几天药你就闹几天肚子,害得我再不敢带你。”
    余祥表情窘迫,忙竖着食指抵在唇上比‘嘘’让大哥别再说,在娘子面前给他留些面子。结果倒是躲在余福怀里装睡的常秀娟没憋住笑,笑声溢出唇瓣她脸颊绯红,长睫毛抖个不停是睁眼不是继续装睡也不是。
    无法,她也不可能再晕过去。只能垂着眼,轻轻推余福的胸膛,示意她自己醒了,让她把自己放下。
    “你且继续装睡,我喜欢抱着你。”余福轻笑出声,“你若现在下地遇见熟人你还要害羞,不如就这样躲着吧。”
    常秀娟举起手用衣袖把自己红透的脸全部遮起来。可是在隔绝了所有视线后,她又被心底升起的沉重给压的气闷。她真的可以就这样跟余福在一起吗?
    余祥低头靠近她,小小声的道,“等到了家我再跟你讲些大哥的糗事,那时你便不能只笑我了。”
    余福一听抬腿就要踹他,结果害的被他抱在怀里的常秀娟突感失重,惊呼一声撒开遮脸的手忙环抱住他脖颈。余福被她抱得一脸荡漾。
    余祥嘴角向下一撇,这样的大哥简直太讨人厌了。
    余庆长眼一撩,抬脚直接点向余福膝窝,余福猝不及防身体下落害的怀里人抱得更紧,好在他底盘扎实,只是弯了下膝盖人并未失衡,可常秀娟却担心的要命,是不是自己太重了,他才总是走的不稳当。
    兄弟叁人便是人前人模狗样,人后鸡飞狗跳。可苦了脚不沾地的常秀娟,想落地以求安全,可是,她的意见不被采纳——
    追-更:danmeiwen.cloud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