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黑玫瑰(母子,慎入)

      【1v3,全员恶人】
    /01/
    程嘉刚开完家长会,全班只有他一个人的父母没有到场,这会家长会结束,程嘉又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程嘉,你的妈妈……是做什么的?”
    家长会刚结束,别人就好奇地问程嘉,他的爸妈怎么不过来,高中这么紧要的关头,都是能来的都来了。
    程嘉埋头收拾着文具,半张白皙秀丽的侧脸显得斯文孤僻,当他听见这句话,手边的动作一顿:“我妈妈很忙,爸爸……是残疾人。”
    问话的人便不再问了,有些同情地看他,可惜程嘉接受不到这样的善意,他的内心充斥着烦躁。又是这样……家长会的时候,她也不来,他知道她很忙,可是她从来不把自己这个儿子挂在心上。
    就像自己不是她肚子里亲生的一样……
    程嘉的家在一个老旧小区,对他来说住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他不关心条件怎么样,也不关心别的。他打开门,一股尿骚味扑面而来,使得他厌恶地皱眉。
    “你又憋不住了?爸爸。”
    屋子不大,客厅里有个坐轮椅的男人,原本算得上身材高挑,现在佝偻着身子,恹恹地晒太阳,显得没精打采。他和程嘉长得很像,只是轮廓比程嘉更加清隽苍白,眼底带着死寂。
    男人看一眼程嘉,看上去不想搭理他,于是不说话。
    可是程嘉也不想搭理他。
    可惜他还得给这个男人脱掉裤子,清洁身体,妈妈不喜欢做脏活累活,那只能他来做,程嘉早就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的所有技能。这之后,他又给自己洗了手,去烧水。
    他估摸下时间,妈妈大概八点过回来。程嘉还得陪着这个讨厌的男人呆在一起,哪怕是他的亲生父亲。
    过了点,妈妈依然没有回来。
    程嘉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是无人接通,可他已经习以为常,便偏执地继续拨打着,知道拨通。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秾艳,懒洋洋似乎刚刚睡醒,程嘉能够猜测到她刚刚从什么人的床上醒来了。
    “怎么了?”她打个呵欠,连这个呵欠程嘉也是小心翼翼听着。
    程嘉看一眼轮椅上木头似的生父,皱皱眉,可对着电话里的语调却越发可怜:“我想你了……”
    “哦。”程嘉听出女人在床上翻个身,已经能够想象她此刻的动作,大概是靠着枕头,连睡衣带子都垮下来。
    他仍旧扮演他的可怜小孩:“你能不能回家?我有点害怕。”
    “你怕什么?”
    “刚刚爸爸又发了脾气,摔了东西,我现在不敢和他说话。”程嘉继续编造自己的谎言,这个木头似的生父毫无情绪,甚至不打算揭穿他的可怜样。
    “你爸爸总是这个样子,习惯就好。我明天回来吧。”
    程嘉感到很幸福,他将手机贴着心脏,似乎这样就能把自己的心跳传递给对面的女人。他又凑过去,甚至以一种并不符合他年龄的天真开口:“我爱你,妈妈。”
    听起来只想是讨好,女人并不放在心上,挂了电话,程嘉听到在通话结束之前对面有房门打开的声音,有个年轻的男人爬上了她的床。
    嫉妒如同毒蛇啃咬心脏,程嘉清晰看见玻璃上倒映出自己扭曲阴郁的面色。不过他很快再度平静下来,走到轮椅男人的身边,将一只玻璃瓶子重重摔碎。
    他低头问男人:“这是爸爸摔的,对吧。”
    轮椅男人不打算理他,依然死寂地盯着窗外,这让程嘉迅速失去了兴趣,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程嘉早早地等待,站在楼梯口,像个苍白的幽灵。
    “程嘉,这么早起来?”有人招呼他。是隔壁邻居的女儿,程嘉在一处学校上学,平日不过是点头之交。
    她对程嘉有些好感,比起同龄人,程嘉总是显得冷静优异,何况他还长得那样好看。
    程嘉淡淡点头,兴致缺缺。
    “明天我过生日,你要过来吗?”她期待地看着少年。可惜这一次程嘉甚至没有回答她,他看到楼下拖着行李箱的身影,飞也似的奔下楼。
    奔跑使他白皙的脸上涌现血色,呼吸剧烈起伏。
    他好似毫无察觉,依然追逐着。
    “妈妈!”
    他想要扑进女人的怀抱,然而他已经大了,这并不合适,何况女人一向对他十分冷淡。程嘉的妈妈生得高挑美艳,戴一副墨镜,倒很像电影明星,时髦极了,和着破旧的老小区格格不入。
    程美枝摘了墨镜,露出一张年轻动人的脸。
    程嘉的长相随她,程美枝是雍容贵气的鹅蛋脸,五官轮廓线清晰明丽,横看竖看都是周正极的,挑不出瑕疵。程嘉的长相添了一丝清隽,更克制更含蓄,不像她这般咄咄逼人。
    程美枝扫一眼程嘉,“不要动,这像什么话,也别碰我。”
    程嘉要给她拖行李,这么大一箱行李从一楼拖到七楼,他又消瘦,可程美枝没有一点心疼,只是冷眼看着,像使唤个酒店工作人员。
    只有程嘉是甜蜜的,程嘉总是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程美枝还在不在,仿佛下一秒她就要消失。
    程美枝没管他看没看,依然举止优雅地踩着楼梯上去,时不时问问琐事:“程嘉,你爸爸他最近还行吗?”
    “不好,他总是尿在裤子里,又不肯穿止尿裤。”程嘉有些失落,妈妈并不问他的事情,关于他的学习和成绩。
    上个月他才拿了年纪第一,得到学校表彰。
    “他是这样。”程美枝也不意外,“这些日子,麻烦你了。”
    程嘉说:“我做什么都愿意。”
    程美枝不可置否发出一点鼻音,“嗯,你好好照顾他,下个月的生活费我一会打到卡上。”
    程嘉欲言又止。
    程美枝有些不耐烦:“你要说什么?”
    “可不可以,不要出去工作了……我可以挣奖学金,很多很多钱,以后我也可以找到好的工作养你。”程嘉的指甲刺进肉里,他把行李箱放在玄关处,“不要出去陪男人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