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第五十二章凌舞吧!袖白雪!

      “住手?为什么?”白色的外衣被平地而起的清风吹得猎猎作响,听到了露琪亚的大喊声之后,白哉原本抬起的右手微不可查地顿了一顿,继而在面色平静地看向蹙紧秀眉的露琪亚之余,开口问道。
    “我答应回去尸魂界!”攥住袖白雪刀柄的手掌下意识地紧了一紧。下一刻,目光坚定地看向白哉,露琪亚出声回答道。
    “这本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吗?”露琪亚的话并没有让白哉有所意动,此时的他,仍旧是在面色如常之余,望向了一护,“等我废除了黑崎一护体内的死神之力以后,再将你带回尸魂界。要知道,人类拥有死神力量,是不被允许的。”
    “要废我的死神力量?有趣!…”白哉的话,让一护不禁咧嘴轻笑一声,继而目光旋即变得锐利了起来,“朽木白哉,你可以试试,究竟是否能够办得到。”
    “一护!别冲动!……”听着一护说出的这番话,表明了是想要跟白哉继续对战下去,露琪亚哪能不急?当下便是扯了扯一护的衣袖,面色凝重地低声喝道。
    “露琪亚,我并没有冲动,现在的我,清醒得很。”凝目紧盯住白哉的一举一动,一护同时向露琪亚出声回道。
    “难道你打算用始解来对付卐解吗?!”攥住一护衣袖的手掌紧了一紧,露琪亚随后在看向一护之余轻喝一声,继而又缓和了语气,“放心吧,一护,仅仅只是回到尸魂界而已,我不会有事的……”
    “露琪亚,你不必再说了!”露琪亚的话并没有让一护的神情有任何松动的迹象。抬手紧了紧手中的斩月,一护接着语气坚定地说道,“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露琪亚,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被带回尸魂界的!……”
    铁板钉钉的语气,毫无回旋余地可言的霸道话语,一护这句听似蛮不讲理的话,却让露琪亚的内心有了暖暖的泓流经过。因为,露琪亚很清楚明白地知道,这时候的一护,是在担心着自己。
    “乒!……”目光闪动着莫名情愫地凝望着一护,一时间,露琪亚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了。然而,就在下一刻,一阵虽然极轻,但却极其清脆的碎裂声响起,让露琪亚的娇.躯当下便是不受控制地轻颤了一下。
    “凌舞吧!袖白雪!…”下一秒,视线从一护的面庞之上移开,望见白哉身旁的两排利刃已是在碎裂开来之余,化为了无数利刃飞旋而起,露琪亚当即便是下意识地始解了斩魄刀。既然事情已是演变至了这个地步,那露琪亚绝对不允许一护会被白哉的卐解重伤。所以,她始解了,为的就是能够多少帮上一护一点忙。
    “露琪亚?!你疯了吗,在队长面前始解?!”露琪亚这看似过激的反应,将一旁的恋次吓了一大跳。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露琪亚会有对白哉兵刃相向的一天。
    “黑崎一护,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肯让露琪亚为你做到如此的地步……”在下意识地向着露琪亚大喊出声之后,恋次的眉头亦是深深地皱了起来。下一刻,望向站立在露琪亚身旁的一护,恋次的目光满是复杂难明的味道,开口低低喃语了一声。而与此同时,看着露琪亚坚定地站立在一护身旁的模样,恋次也是不禁有些开始愤愤不满起来。原本,他想要将露琪亚带回尸魂界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之后能向上头请示尽量宽恕露琪亚的罪责,但是现在经由一护这么一闹,事态必将会更加地趋于严重化。
    “袖白雪……么?”望着露琪亚始解斩魄刀之后手中所握着的通体雪白的袖白雪,刀柄上还系有一条洁白的绫绸缎带,白哉的目光有了一瞬间的闪动,旋即便不再犹豫,在于口中轻语出声之际,挥动双手将漫天的樱花刀刃斩向一护这边。
    “初舞.月白!”漫天的利刃如风暴一般席卷而起,尽数冲向了一护这边,而看到白哉的这一式攻击,露琪亚于目光一凝的当下,清冷地低喝出声。同时划动斩魄刀袖白雪,用袖白雪的刃尖凌空在她身前的地面之上划出了一个直径约摸三四米的大圆。
    “轰隆!”下一秒,当由无数利刃汇聚起来形成一个一道犹如樱花花瓣构成的旋风冲向一护时,这些刀刃尽数飞舞至了露琪亚之前在前方划下的那个大圆之中。一瞬间,一个巨大的冰柱冲天而起,将所有的利刃尽数冰封在了其中。
    “呼!呼……”当使出初舞月白之后,露琪亚亦是仿若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般,急促地微弯下腰呼吸着,身形一个不稳便要倒地。
    适时地接住了露琪亚的身子将她揽入怀中。望着露琪亚此时那一副有些虚弱不堪的模样,一护的眉头不由得大皱了起来。因为自从将死神力量引渡给自己以后,露琪亚便一直都处于这种半虚弱的状态之中。而且在这现世之中,露琪亚恢复体内死神之力可谓是奇慢无比。所以,除非是回到了尸魂界,否则,露琪亚想要恢复从前的巅峰实力,可谓是遥遥无期。就像现在,勉强始解斩魄刀用出一招初舞.月白,已经是露琪亚的极限了。
    所以这次,就算是白哉和恋次不来到现世,一护他之后也要主动前往尸魂界,为了能让露琪亚尽快恢复自身的死神之力,也为了一护他自己能够变得更强。
    “一护,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虚弱地躺倒在一护的怀抱之中,望着此时的一护担忧的神色明显,露琪亚遂于微微闭上了她那一双好看的美眸之余,低声向着一护抱歉道。
    “说什么呢,露琪亚,你已经做得够好了。”紧了紧自己搂住露琪亚的怀抱,一护随即微笑着说道,“现在你就好好休息吧,露琪亚,接下来交给我就好。”
    “磕啦!…乒!……”下一刻,就在一护的话音刚落下之余,前方那个冰封住无数刀刃的冰柱同时开始产生了裂纹,紧接着在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起之时,爆裂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