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237.被贴身侍从侵犯得失去力气的恶役千金

      穴腔内精液才弄出一半,手指在娇嫩甬道翻搅时感受不到那股黏腻的阻力,就换下阵来由在一旁等得将她大腿都蹭红一小片的肉棒重新进入。
    将两片与原来相比红肿、变形的阴唇完全分开,粗大的龟头正面贴在那个下半还堆积着浊白精块的私密洞口上,仿佛自己才是这洞口与秘径的主人一样不打招呼就捅了进去。腰迅速往前推,直到圆钝的前端顶到进无可进的敏感软肉上。
    连续高潮几次,在浑身酥软发力困难之际仍努力将齿尖嵌入少年白皙皮肉的尤莉卡猝不及防,顿时发出苦闷悲呼,在肉棒插入下身时坐不稳地软着腰向下滑。唇瓣从少年白皙肩头那枚小小的玫瑰色牙印擦过,勾起一串令他心悸的痒意。
    他到底想把她弄成什么样才肯罢休啊!?不会真的像他说的一样,在她找到机会逃跑前都要被迫和他连在一起吧!?本来半精灵作为混血的体质就比人类好得多,影魔这种介于虚实之间的魔物体力有没有极限更是想象不到……被这样一直操上几天,估计她就只能像性玩具一样在床上张开腿,除了喘气,别说逃跑连思考都做不到了。
    “……可以继续了。”
    黑发少年喃喃地说,昏暗光束穿过他因快感轻微抖动的透明尖耳。他暂停片刻,细细感受茎身完全被湿濡火热穴肉包裹的幸福感。在被他挑弄敏感点和手指翻刮精液,连续两次高潮后,不听话的粉穴终于驯服般忙不迭表现出性交的最佳状态,不再有方才的干涩。
    尤莉卡腿间再度被一次次重重操干,混合的体液发出比平时更大的令人羞愧的水声,从性器交合处溢出黏腻的白浆。就连她软嫩的大乳球也被迫压在他看似单薄、实则柔韧的胸前不断磨蹭,早已肿硬的奶头不时被撞到,传来火辣辣、麻酥酥的感觉。
    在乳尖被反复揉拧,充血膨大,比原先向外挺出得多了一截后,原本几乎不可见的细小凹陷乳孔也清晰起来。本来对少女而言没有存在感的部位,却在这段时间轮番遭到玩弄开发。刚才又被能娴熟精准调配魔药的手好好伺候了一番,两颗红嫩酸酸胀胀,又接近破皮似的同时带着痛意与快感。
    “呜啊、里面……里面不可以再射进去,不然、不然就像之前那样……!”
    当然,被囚禁者的抗议是不被听取的。在阴影之下只有这间卧室、这张床,与外界全然隔绝,她的花穴又被灌进好几次满满的、爱欲般浓浊的精液。小腹和被揉搓的绵弹乳球一样沉甸甸,泛起饱胀的难熬苦楚。
    “啊……尤莉卡……”
    腰部毫不含糊地突进、回撤再重新顶撞。黑发少年迷离地贴在她耳畔呢喃喘息,明明觉得快被干坏的是她自己,为什么这家伙看起来比她还意识不清?
    尤莉卡在冲散神智的欢愉中勉强抓住什么,迷茫地睁大被泪雾填满的圆眸,试图看清他的表情。
    尽量去听时,发现他的呢喃断断续续、字不成句,而音调和语气也在混乱地挣扎变化着。
    笼罩沉沉黯色的琥珀色眼眸突然与她对视,绷紧的腰身还没有丝毫停顿地往复着抽送正在欺凌、操干她的肉棒,胯间湿漉漉的肉茎沾满精浊与她被插出的水液。公爵千金已经被变了个人的贴身侍从侵犯得失去力气,就连被捅入花穴时手脚轻微的跳动、痉挛都做不到。
    但那双眼睛一瞬间浮起令她熟悉的神情。
    “尤莉卡、我……他是……”
    已经因为亲吻和吸吮她的肌肤、奶头变得颜色鲜润的唇翕动着试图说什么,却失败了。
    这是真正的贝西墨!不需要任何确认她就能肯定这一点。尤莉卡马上想起小路易给的魔法石,但是贝西墨意识清醒的时机稍纵即逝。很快影魔的阴霾就又笼罩在半精灵秀美的面孔上。
    “那个胆小鬼难道会放开你吗?”他轻轻冷笑一声,“即使他真的清醒,一定也舍不得从你的小穴抽出,说不定会装作自己没有醒,照样囚禁你、操你……他最擅长的不就是自欺欺人吗。”
    他拍了下尤莉卡饱满、泛粉的臀肉,从糊着精浆淫液的柔软阴户抽出肉棒。龟头一离开穴口,灌满的黏稠白浊就大股大股涌向蜜洞口,覆盖住穴肉诱人的粉嫩。黑发少年俯身用手掌紧紧按住她的蜜穴,尤莉卡呜咽着,却连蹬腿踹他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他摆弄自己的腿心私处。
    “里面又湿又软,但很小,这么快就装不下了……”少年轻轻说。
    ……这好像是她这几天来第二次被人嫌弃容量。
    抬高的臀被放下,射到深处的精液向原本被肉棒挤占的空间涌去,但小腹的饱胀感似乎没减弱半分。照样让她十分辛苦。甚至觉得肚子里更沉重了。
    没过一会,那只修长白皙的手移开,将掌心沾上的浊液抹在她本就湿漉漉的大腿上。那些足够黏腻的精浆堵在穴口,在停止流动的这一会就凝成一层糊住她穴口的白膜。随着越来越多腔道深处的浓精缓慢流出,那层固定的精块也堆积得越来越厚,封住她被灌了满壶的浓浊。
    “好难受……给我弄出去……”
    尤莉卡哀鸣着挣扎。但曾经虽然百般拖延偷懒,真的被命令却从来百依百顺,就算她去杀人也只会在旁边递上毒药处理好尸体的贴身侍从,此刻却对她的哭声无动于衷。甚至按住她两瓣同样浸满他的精液,几乎看不出原本诱人红色的肉唇覆上被白膜封住的穴口,试图将她娇嫩的秘地完全在精块中固定到一起。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掰开她的臀沟抚摸后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