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番外二草地上的少男与少女

      天蒙蒙亮,草地上还满是露水,一男一女却不顾这是在闹市区的公园,忘情的在草地上亲吻着,两个人的衣服都湿了。
    他们身上都穿着X市高中的校服,女同学到膝盖的百褶裙已经打卷缠到了腰上,露出里面纯白的内裤,白皙的腿接触到湿漉漉的草不由的打了个颤。男同学松开手将身上的校服外套脱下来,然后将女同学的双腿缠在自己腰上,一个使劲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她抱起,在她下身铺上衣服。
    女同学躺回去,但双腿还保持着圈住他腰的姿势,纯白的内裤明显的中间湿了一块。
    男同学亲着她,手在她衣服下摆里伸进去,摸到了她的奶子,尺寸却完全不应该是一个高中生有的,太大了,他一只手握不过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
    女同学被他揉的呼呼喘气“我..看书...你快起来,不然我会告诉老师的..”
    男同学已经将她的内衣拉了下来,奶子白兔一样的跳出来,他一口吃住,嘴里塞满乳肉,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你的书呢?”
    女同学发窘,他吃奶的技术又出奇的好,她只顾呼呼的喘着气,脑子没有空间思考只能胡乱应答他“唔...唔...”
    男同学吃完一侧,又转去吃另一侧,被他口水滋润过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一下有些难过,她难挨的挺着胸往他身上凑。男人便伸出手轻巧的拨弄她奶子顶端的红豆。
    同时舌尖扫过嘴里的那粒,还用牙齿轻扯着,女同学被玩的呻吟不止。“唔...好舒服...”
    男同学滚烫的气息喷在她的胸口,细腻的肌肤立即颤抖着泛起红色“还有更舒服的”
    他站起身,拉开裤子,两腿之间窜出一条与他外表年纪决不相衬的紫红色的巨物,上面暴起的静脉蜿蜒盘旋,狰狞着对着女生。
    女生一下看呆了,吞了口口水,她本来是张着腿躺在地上的姿势,一见男人的巨物忍不住起身跪在男人两腿面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仿佛被它灼热的温度烫着了,立即又缩手回去,身子下榻仿佛鸭子一样坐在地上。
    下身滚热的穴口挨着清凉的草,让她一个激灵。男人却挺着巨物压迫性的对她道“吃”
    女生红着一张脸不动,男人揪着她一条胳膊将她拉起,硕大光滑的龟头不由分说就向她嘴巴里顶。
    女生鼻子里都是男人满满荷尔蒙的味道,味道刺激着她的神经,她觉得下身小穴收缩了一下,身下的草又一次湿润了。她循着本能张开嘴,将阴茎含在嘴里。龟头将她的口腔撑的大大的,男人还在不停的往里顶,直到碰到了喉头的阻碍才停下。
    女生的舌尖勾起在他柱身上扫了一圈,男人则回应一阵舒爽的“嘶——”她得了鼓励,双手攀上他的臀,他全身的衣服都还整洁着,只是裤链拉开。
    她的手按在他的屁股上,头跟着摆动,将过大的阴茎吐出来许多,舌尖才能轻松的去舔龟头。龟头很光滑,沾上口水润润的,她顺着上面的沟壑游走,男人的双手扶着她的头,轻柔抚着她的头发。
    她撅起嘴巴深深嘬了一口,男人身子一颤,她的舌尖跟着舔上马眼,那个小眼儿里正往外冒着晶莹的淫液。舌尖卷曲将它们都挖出来吃干净,然后将阴茎深深的吃到嘴巴里,她的头发跟着飞舞,动作大时她的下巴亲密的碰到了他阴茎下悬着的两颗睾丸,他的耻毛更是时时扎着她。
    女生时而舌尖飞快拨动着龟头,时而双腮深凹嘬弄整根柱身。男人深深按着她的头,转为主动,挺腰让阴茎在她嘴里蛮横的冲撞起来。
    女生及其配合,男人在狠狠的操着她上面的嘴,她下面的嘴却馋的不停流水,太羞耻了,她不由得绷着身子,试图阻止淫水儿流出。
    她的身体一紧,却险些将男人夹的射了,男人狠心抽出昂扬的肉棍,用沾满女生口水的鸡巴抽在她白皙的脸上。“骚货,夹这么紧干嘛?馋男人精液吃了?”
    沾了口水的肉棍打在脸上尤其的疼,她的脸登时就有了一条红色的痕迹。可她被这么一打,身下没有夹住呼呼流出的热流不停的刺激着她敏感的肉核,她的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男人将她推到,翻身扯下她的内裤,淫液将内裤泡的透透的沾着蚌肉不舍得分开。被男人强行扯下一股骚甜味儿立刻充斥了男人的鼻腔。
    “竟然骚成这样”
    女人跪在湿冷的草地上,身下的内裤被粗暴的扯下挂在两脚脚踝处,下身私密的部位完整暴露在男人面前。她甚至能感觉男人热辣的目光直盯着她水莹的小穴,这让她小腹又热起来,她立即夹紧双腿,她感觉一泡淫液又要流出来了。
    被男人看看下面就流水...也太羞耻了吧...
    男人见她绷着身子,随手从地上拔了一棵草,手轻轻一抖,晶莹的露水滚动着落在她那被两瓣肉门夹在正中的红色肉粒上。
    “啊...”
    仅仅是这一点刺激,就让女人的努力完全白费了,冰凉的露水带来的却是酥麻如电流一样的感觉,女人身子放松,下身淅淅沥沥的顺着光滑的大腿流成了一条线。
    “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专门等晨勃的男人来操你吗?”
    男人一手箍着她的腰,防止她扭动,一手拿着那轻飘飘的草叶去刮她的穴。
    痒,痒的要死,可她却躲不开,下身好像有好多小虫子爬,爬的她痒的要命。“不是....”
    男人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的穴,草叶拂过那绝美的肉就是一阵颤抖,随之而来的就是骚甜的淫汁,草叶很快被打湿。他将草叶伸向肉缝,身下的女人立即身子发抖。“还说不是?你看你流了多少骚水,这么骚的穴,一般人能满足你吗?”
    草叶很薄,但并不意味着可以当作它不存在。女人感觉草叶顺着肉缝挤进来了,她试图将它推出去,可随着媚肉蠕动,草叶更往身体里走了。尖尖的叶子刮着敏感极了的淫肉,女人难受极了“呜呜...没有..不是....”
    “没有鸡巴,草也吃?”随着女生的蠕动,草叶竟然脱离的男人,被挤到身体里去了。男人手指在穴口处摩擦“去哪儿了呢?”然后便将一根手指探入女生下身的小穴。
    “啊...”穴肉正收缩着,不妨手指探入女生浑身一麻,跟着注意力全部被手指带走。男人手指在她身体里转圈摸索,摸的她不停的呻吟,眼泪流了满脸。“不要,求你出去...嗯...”
    男人似乎摸到了草叶,手指弯曲顶着她的肉壁。
    “啊...不要碰哪里...啊...好舒服...唔...快停下...呜呜....会喷出来的...”
    男人却似没听见,屈指在她湿热的小穴里不停扣弄。女生的叫声越来越亢奋,嘴里浪声浪气的说个不停“唔...好舒服...啊..你好会扣...扣的人家爽死了...”
    “唔...手指长在里面好不好...唔....啊....我不行了...啊....”
    随着女生呼呼的喘气,穴道里一阵接一阵密集的收缩,男人的手指被一股淫液泡着,叶子也被冲了过来,女生脸朝地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撅着,整个人呼呼喘气。
    男人却慢慢的用龟头代替手指,将她高潮时涌出的淫汁儿全部堵在她那紧致的小穴里,没流出一滴。
    女生发觉不对刚要开口,男人却挺身在她身体里戳刺了起来,一边用他坚硬的小腹撞着她柔软的屁股一边说“该我爽爽了”
    “水这么多,流了可惜,给鸡巴泡温泉正好,以后你就是我专属的鸡巴温泉池”
    温热的淫液泡着男人的鸡巴,更随着男人大力的撞动晃动,一波一波撞在女人内壁,男人柱身上,又是另一番滋味儿。
    男人从身后摸到她的奶子,揉捏着道“回答我”
    女人被干的晕乎乎,嘴角都挂着口水,又怎么会反驳男人。“唔..我是你的专属鸡巴...鸡巴温泉池...”
    男人把握的极好,即便是大出大进也没让淫液流出一滴,淫液碰撞的声音闷在女人身体里,听着格外淫荡。
    女人却觉得小腹越来越鼓涨,新旧淫汁全部堵在穴里,随着男人的鸡巴戳刺不停的晃动,给她的刺激打着滚的往上翻。她就快叫不出来了,不过更要命的是,她觉得自己要尿了....
    “停...停一下...”女生红着脸哀求,男人停了一下,女生鼓足了勇气,小小声的道“我想尿尿”
    男人笑一声,刚想答话,就看见远处有几个老头踩着太阳橘红色的光,往这边走过来,应该早起晨练的。
    周围没有建筑物,不远处有几棵大树倒也粗壮。男人当机立断,反转过女生的身子,鸡巴在女生身体里迅速的转了一圈。女生刚要叫,男人就低头吻住她,同时一手托着她的屁股,往树后走去。
    女生树袋熊一样的挂在男人身上,二人下身还交合着,随着男人的每一步走动,鸡巴都在女生身体里大幅度的跳动一下。女生也看见来人了,只能狠狠的咬住男人的嘴巴才能避免叫出声。
    男人刚把女人抵在树干上,那边老头们就走到了,其中一个眼尖,发现了地上的校服,笑嘻嘻的捡起来“哟,今儿还捡件衣服”“哎,这是什么味儿”
    女生满脸通红的埋头在男人肩头,衣服刚才垫在她身下,能是什么味儿。。。。
    另外一个老头走过来,仔细闻了闻,色迷迷的对他们说“这都不知道什么味儿,你裤裆里的鸡巴还管用吗,哈哈,哪天我带你去好好闻闻这味儿!”
    “有人打野战,啧啧,真他妈的骚啊”
    “走走,去看看,说不定没完事,咱们还能帮帮忙”
    “哈哈,我看未必,你行吗?”
    女生心脏扑扑跳,生怕他们多走几步就能看见她挂在男人身上的淫荡模样,还好几个老色胚只是打嘴炮。
    阴茎在她体内跳了一下“用帮忙吗?”男人促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女生羞的整个身体恨不得缩在一起才好,恨恨的锤了他一把。
    男人则将她按在粗糙的树干上,下身一下紧似一下的又开始了,女生隔着薄薄的衣料在树皮上摩擦着,很快火热酥麻窜向全身。下身那被牢牢堵住的淫液则还在男人的动作里不停晃动,刚刚压下去的尿意又不可抑制的涌了上来...
    可她还不能叫,老头子们猥琐的声音几乎就在耳边了,她死死咬着嘴巴,喉间呜咽着呻吟,仿佛小兽一样。
    男人看女生脸上满溢的情欲与那欲说还休的媚态更难把持,下身一下下推进,几乎是用阴茎将女生钉在树干上,让她无处可躲,全身心的享受这磨人的欢爱。
    女生尖尖的指甲隔着衣服都将男人的背后抓的一道道红痕,下身双腿更是牢牢的圈着他的腰,生怕在他粗暴的插弄中颠落到地上。
    男人情难自襟,低头吻上女生的唇,唇舌温柔仿佛她是珍宝,小心翼翼又裹着满满的爱意。女生一时意乱情迷,软软的舌头递过去,被男人舌头一卷,卷到他的口腔里,舌尖交缠,舔着男人的上颚,痒痒的让男人再度发狂。
    二人的津液汇合,分别被二人吞咽,明显的“咕嘟”一声,二人几乎是同时停了一下,然后更加激烈的吻在一起。
    女生喜欢极了这个吻,甚至下身进出不停撩拨她稚嫩敏感点的阴茎都排在吻的后面。这个让她回忆起心意相通的从前,她放任自己沉醉了。
    男人显然也不够清醒自持了,随着他的深吻,他将女生逐步圈在怀里,双手抚着她的后背,让她整个人俯在他身上,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如擂鼓,如惊雷。
    女生听着他的心跳,抬着迷蒙的一双媚眼看他。明明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却有那一双要人命的眼睛。男人一时有些恍惚到底今夕何夕,只觉得被她看的浑身滚烫,恨不得将她操穿了才好。
    立刻,他双手托着女生的臀肉,凭着双臂的力量将她抛了上去,她整个人都跟着抖起来,胸前没了胸罩束缚的奶子更是险些跳出了领口。她的惊叫声还没来得及出口,下一刻她被稳稳接住,带着自身落下的惯性重重的入进昂扬的阴茎里。
    她辛苦憋了很久的尿液与淫液,经这一撞再也憋不住,她浑身瘫软的挂在男人身上,下身淅淅沥沥的响起一片水声。她的后背绷直,全身泛起桃红色,这一下不仅把她干的尿了,更是让她高潮了..
    女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尿了就够丢人的了,自己居然还被刺激的高潮了...
    她扒着男人呼呼喘气,但男人显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他双手抓弄柔软的臀肉,在女生的拒绝还没出口之前又一次故技重施。
    这次虽然女生心里有准备,但高潮后敏感的身子却丝毫不配合,深重的顶入让她的尖叫声再也忍不住,长长的呻吟出来,甚至惊飞了树枝上的几只鸟。
    外面老头们闲聊的声音戛然而止,但二人根本没心思在意。
    太深了,凭借女生本身的体重,将小穴重重的套在阴茎上,几乎是连阴囊都要纳进来了。阴茎便是一柄立起来的利刃,她则是一块肥美任人宰割的肉团,他将她抛向何处,她的神智就一并飞过去了。
    男人没有给女生喘息的机会,凭借他惊人的臂力,将女生接连抛起又准确的接住抱着她,深埋的阴茎还要在里面狠狠研磨几下才算完。然后又是接连的抛起,肉刃劈开淫肉狠狠的戳进最深处,她此时已经软的叫不出声,偏偏他还要榨汁似的在她下身的娇嫩处狠狠的转碾一下,将她身体里残留的意识换成细碎的呻吟从她嘴角溢出。
    女生挂在他身上,任由他随便摆动的样子取悦了他,他接连抛了几十下,下身阴茎湿润润的,直到抵到软肉上深戳的时候。不似往常的弹性与润滑,大股的热烫淫液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他整根阴茎都泡在里面,热热的舒服极了。女生身子再一次绷直,无意识的哼哼着,在她的夹裹下,男人也绷着身子,女生觉得下身被操的已经发热发烫了,但一股更热更烫的液体突然浇灌过来,她不知哪来的力气又叫的出声了,声音里无尽的欢愉欣喜。
    声音传到老头子的耳朵里又一次刺激了他们,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往这边缓缓走过来。
    男人听见脚步声,便放女生下来,但女生腿软的厉害,双脚落地也还是依偎在男人身上,男人替她简单理了下衣服,将她沾满草叶的白色内裤顺手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男人将拉链拉上的同时,老头子们也走了过来,他们见到野战的居然是两个学生,不由得对视一眼,心里说行了,毛头小子吓唬两句就得尿了裤,到时候这个女的还不是随便玩?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接触到男人冷若冰霜的眼神之后,居然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他们不敢上前了。
    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升腾出一股森森的寒意,双腿甚至都颤抖着发软要跪下去。
    女生休整的恢复了些力气,一眼看见校服外套在老头子手里,便要去取过来。
    她的裙子很短,两条长腿晃动着引人无限遐想,方才欢爱的痕迹还在她身上挂着,她的腿上亮晶晶的不知是她的,还是他的?她没穿内裤,体内的精液太多了,随着她走动直往身子外涌,她脸上还挂着柔媚的笑,晃的老头子们眼前发昏,但腿却不软了,直盯着走过来的她。
    她宽大的校服上清晰的有两个凸点,那是还挺立着的乳头,老头子看看上面波涛汹涌的奶子,又看看她双腿上沾着的污浊痕迹,一个个裤裆鼓胀。她走到跟前,将校服轻轻一抽,拿在手里,同时老头子们将她包围在中间,仿佛她已经是个被扒光衣服的性奴了,他们的眼神透着贪婪。
    就在他们伸出手要摸到她的一瞬间,他们的身体同时向后飞起,而女生却凭空不见了,校服外套轻飘飘的飞到男人脚下。
    男人上前一步,终于还是算了,捡起校服不见走的多么快,瞬间也不见了。
    女生像一只蝴蝶落在近旁的一根大树上,她没有走远,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呼的松了一口气。
    她躺在树干上,耳边是老头子此起彼伏的哎呦声,体内的精液被她急速的化去了,她如今也是个颇有道行的妖了。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与她一起厮混的男人,不管是老是少,是英俊还是平常,下身的肉棒是粗是大,待人是温和还是粗暴,这些不一而同的皮囊下,都是那个叫玄君的男人的呢?
    也许是他第一次深吻他,也许是他在情动时掩饰不了的对她的喜欢。总之,她享受着与他的一切,但又逃避与他的一切,每一次遇到新的男人她都会欢喜,但最后她又都是怕的,生怕那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变成玄君的脸,告诉她:镜姬,是我。
    所以她只有跑,还得努力的修行,以防真有那一天,他不愿意跟她玩这种你躲我藏的游戏了,要强硬的将她留下的时候,她还能及时跑掉。
    阳光正变得和煦,她也累的很了,眼睛一闭上,就睡着了。
    玄君将校服外套珍而重之的收在架子上的木盒里,旁白挨着的就是那只晶莹的手镯。属于镜姬的气息过分浓烈让他有点晃神,他取过茶杯喝了一口浓茶。
    将桌上的一些杂物处理完已经月上中天了,他望着月亮,这时你有没有照到镜姬呢,她在干嘛,费心的找下一个身份吗?
    他唇角微扬,整个人充满着自信。没关系你是谁我都能找到你,你愿意这样我就陪你,什么时候你觉得我再次值得信任了,我还欠你一句道歉。
    还有
    我爱你。
    全文完。
    感谢你的陪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