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第41章都是月亮惹的祸(H)

      “再次感谢我们的友人苏无思,若是没有她,我们不会绝地反击,还获得这么多战利品。”
    拿着茶缸作为酒杯,方天龙站起身,敬苏无思。
    “敬苏姐!”
    “感谢苏姐!”
    部落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举着杯碗,里面装着酒或者肉罐头熬成的热汤,称苏无思为苏姐。
    她也笑着举杯回应,与大家一同吃着烤肉,畅饮成桶装的黄色洋酒,喝着很像是伏特加,够劲。
    今晚是丰收夜,大家脸上喜气洋洋,到了行头上还随着弹吉他的节奏,哄闹着围着火堆跳起来。
    好似什么原始部落集会一般。
    野蛮纵情,却冲淡了末世下的悲歌,令人被气氛感染着,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
    苏无思被人拉起,放下酒杯加入了群魔乱舞的队伍,她肢体僵硬根本不会跳舞,胡乱扭动下,为大家增加了不少笑料。
    但都是善意的嘲笑。
    哪怕是平时存在感不高,总是板着一张脸到位罗琳都是面色柔和,随着大家跟着节奏轻轻拍手。
    望着改变她生活,救了她妹妹,令她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的苏无思,她眼底情愫闪动。
    如此优秀又不拘小节的人,又怎么能不令她心动呢?
    而与罗琳同等想法的还有莫红英,她望着跳着丧尸般僵硬却尽兴的舞步,脸上笑容灿烂的苏无思,心悸动不止。
    随着对方一次又一次在她眼前划破黑暗与绝望,她的心渐渐被其俘获,只是对方出色的女人那么多,她作为等同于一无所有的拾荒者,不自卑,却也难以主动去踏出那一步。
    笑容逐渐变淡,她拿着酒杯起身,抬步离开了喧闹的中心。
    或许找个安静的地方冷静一下,这股悸动便会慢慢地褪去,然后一觉醒来,她又变成了平时的样子。
    心无旁骛,只想着为猎鹰部落的繁荣出一份力的那个莫红英……
    苏无思跳累了回到原位时才发现,之前就坐在她身边的莫红英不见了,她眼看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
    “罗琳,红英呢?”她只得疑惑的看向坐在她另一边的罗琳。
    “我看她拿着酒杯往后边那里走了,也不知道去做什么。”罗琳如实的回答。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苏无思也拿着酒杯起身向其离开的方向走去,本来刚才就想着有事要跟对方说。
    远离人群独自交谈会更好一些。
    绕过挡路的帐篷,苏无思抬眼便看到了坐在高坡上,对夜独饮的莫红英。
    此时天上星光璀璨,半月亮如虚幻,一点也看不出不久前还小雨连绵的样子。
    “嘿,怎么突然跑过来做起了孤寂小女生?”站在下方,苏无思笑眯眯的叫了一声。
    循声望去,看到月色下苏无思的笑脸,无需开义眼的夜视功能,就如此的耀眼清晰。
    她无奈一笑,冲其招了招手,让人上来。
    既然对方亲自找来,她再躲开的话,就显得太过刻意了,既然躲不掉,就试着坦然面对,不去想那些暧昧朦胧的情感。
    “你喜欢看星星吗?”
    刚在莫红英身旁坐稳,苏无思听到这个问题挑了挑眉,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文艺?
    “还好吧,不过比起看星星,我更想有一天站在可以伸手便可摘星辰的高处。”苏无思一语双关。
    她不喜欢仰望事物,而是想将那些如今只能仰望的事物有一天能够揽入怀中,占为己有。
    “你这人……真是一点都不浪漫。”如此实际又有野心的回答,莫红英愣了一下后,不禁生笑。
    直接将她内心升起的忧郁全部给驱散了,不过……
    “每到夜里我时常仰望星空,不是喜欢看星星,只因除了观星赏月,便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许是微醺安逸的夜晚,总能够使人变得柔软与多愁善感,莫红英一边看着星空,一边诉说着自己曾经未曾与人道出的心思。
    在她还是小女孩时望着星空,不是没有向往过围墙内安逸的生活,幻想着在每个无眠又无聊的夜晚,围墙内的人都在做什么?
    是戴着连上天网头环便可以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的游戏,还是尽情的享受着夜生活?
    可当她在方天龙身边学成本领,被带着游走于各个围墙内,看着或庸碌,或互相斗争欺压,争夺那稀少资源的平面,憧憬渐渐被渐渐地打破,只有残酷的现实呈现在她眼前。
    无论是战争,还是末世。
    英雄只能谱写悲歌,唯有资本是永远的赢家。
    底层人觉得是强者为尊,但在资本眼中,强者只分两种,一种是自己手下的走狗,一种是即将死亡的疯狗罢了。
    听着莫红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与解读,有偏激,却也有通透。
    其实她觉得这里就是她曾经世界的极端版,打工仔再厉害仍旧是打工仔,而受益方永远是大老板,也就是这个世界的资本财阀。
    “如果你有能力有本事,会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吗?”苏无思喝了一口酒,望着星空问道。
    “会,希望这个世界可以变得更好,希望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不遭受欺压与不公对待。”莫红英点点头,神色坚定。
    苏无思侧头看到这样的莫红英,忍不住挑唇一笑,“那大多数是得到了公平,可那些少数人呢?不还是被‘放弃’了?”
    “这……”莫红英一愣,有些哑口无言。
    可是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乌托邦,本就没有完全的人人平等啊。
    能做的不就是令大多数人可以安逸平和吗?
    “生命本就没有高低贵贱,想要得到什么要靠自己争取,而非别人给予。”
    苏无思摇摇头说出了不同的观点,“我很喜欢这个世界,只要敢于打破所谓的规则,付出多少就会收获多少。”
    莫红英闻言动了动嘴唇,将‘可是大多数人都是无能力的普通人’这句话咽回肚子里了。
    或许苏无思说的很对。
    没有能力并不是可以理直气壮唾弃世道不公的牌坊,任何能力与本领都不是天生的,一边没有打破现状的勇气,一边又唾弃自己所遭受的不公。
    可以说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了。
    明明在这乱世之中,有很多选择变强的方式不是吗?
    “你真的很特别,无论是神秘而强大的本事,还是看待事物的态度。”
    想通之后,莫红英笑望着苏无思,眼低的心动已压抑不住。
    而情商本就不低的苏无思自然看出了对方的心思,在月色的衬托下,本是野性的莫红英,染上了柔和清泠之感。
    也许都是月亮惹的祸,今夜的月色太美,莫红英太过动人。
    等二人嘴唇相贴之时,早已忘记是谁主动贴近,回过神后不是冷静闪躲,而是热切且心动。
    在有经验的苏无思主导下,二人喘息着,舌头纠缠共舞,带着粘腻旖旎的声音深吻了许久。
    迈出这一步,剩下的事变得水到渠成。
    莫红英拉着苏无思,绕开还在那狂欢的人群,回到了她的营帐。
    然后便是迫不及待的接吻,互相一件件的扒下对方的衣服。
    扒光后,苏无思抚摸着莫红英嫩滑却伤疤遍布的身体,不觉得破坏手感,反而觉得更添一份独特的催情意味。
    “嗯啊!哈啊……”
    莫红英的小穴被苏无思两指突破隔膜一插到底,虽然有些疼,但更多的是在酒精的加持下,酥麻的愉悦感。
    她屈起分开双腿,一手抚摸着苏无思的后背,一手握着其微凉的机械手背,随着对方揉弄她丰满的动作颤动。
    这种负距离交融的滋味很美妙,莫红英听着自己此生首次发出的媚然富有女人味的呻吟,嘴角带笑。
    与心慕之人做爱的幸福感,加深了她身体的愉悦感,所以也才二十多分钟,她便在苏无思娴熟的手法与技巧之下,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嗯嗯啊——”
    莫红英高声的吟唱,即便从这里可以听到外面的热闹,或许她声音大些会被听去,但仍旧没有控制自己的音量。
    虽平时有些保守,但在此时却又意外的开放。
    “无思,我爱你……”
    莫红英喘息着,抚摸着苏无思带笑的脸颊,感情炙热而浓郁,在身体得到宣泄之后,心中的爱意也忍不住宣泄出来。
    “是爱我这个人,还是爱我的手指?”苏无思挑挑眉,玩味道。
    “我都爱。”
    莫红英随之一笑,抱住苏无思的头,主动深吻,即便没有得到回应,但是只要能够与之负距离亲密她也满足了。
    拾荒者之前的爱情,炙热浓烈,却很少谈及将来。
    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个将来,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就在下一秒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分崩离析。
    人生本就有得必有失,得到了自由与放纵,或许就会丢失安逸平和的将来。
    苏无思在莫红英的热情主动扭动腰肢下,开始了第二轮的征伐。
    她愿意给对方一个好的将来,如果对方愿意的话。
    这一夜,在月色与酒精的加持下,二人疯狂到了很晚才疲惫的睡去。
    PS: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