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另一场欢爱(h)

      叁楼尽头的房间里,暧昧的情事也在上演。
    男人把着女人的腿揽在臂弯里,抱着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性器在腿间一进一出,囊袋拍打出啪啪的声响。
    “姐姐,你下面夹的好紧……”
    魏微红唇微张,跟着他插入抽出的节奏时而重时而缓地呻吟。
    很快夹紧了他的腰到达了高潮。
    徐岳不满地拍了拍她的屁股,“姐姐,你都不等等我……”
    魏微白了他一眼,“这样很累,能不能换个姿势?”
    “那不然,从后面插?”
    徐岳把她放在床上背对着他,从后压上她的身子,肉棒对着穴口插了进去。
    魏微身子一软,腿下撑不住差点倒下去,徐岳一把捞过她的腰,性器却更贴合了些,插的越发的深。
    细细密密的吻沿着背脊往上,停在她的后颈,像动物交欢时那样,牙齿咬着她的后脖颈,身下的动作用力地撞击。
    魏微被吻的身子都战栗着,快感一波接一波不断涌来,理智在逐渐溃散,情欲占据主导。
    暧昧不断升温,欲望不受撩拨。
    徐岳看着她形状优美的蝴蝶骨。虔诚地吻了上去,大手掐着她的腰直直往里捣去,抽出时带出飞溅的水渍,一下比一下入的更深,更重。
    大床也随着他的动作震颤着,像是乘坐着小船,摇摇晃晃不知身在何方。
    后入的姿势入的极深,偏偏徐岳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像是饥渴的狼,动重的像是要把甬道捅穿,每次都顶着她的敏感点重重怼上去,直插得魏微止不住浪叫,屁股抬高摇的越发欢快。
    徐岳肏红了眼,大手伸到前面揉捏着她那对雪白的奶子,揪着粉色的乳尖来回拉扯,影子里的两人像是原始兽类的交合,只顾着身下的操干。
    交合处搅出了一圈圈的白沫,淫液顺着腿根流到床单上,晕开一片水渍。
    囊袋拍打着臀部起了一片红痕,看得徐岳越发眼热。
    “姐姐,屁股好会扭……嗯……好爽……”
    徐岳梗起脖子呻吟出声,带些少年的音色,听的魏微越发感觉自己罪孽深重。只是身体却很诚实地夹着少年发育极好的肉棒,不住得来回吞吐。
    小腹的饱胀感越发明显,酸意也越来越重,偏生身后那人使坏按着她的小腹,一下子没忍住,喷了一股淫液。
    徐岳闷哼一声,感受到淫液的浇灌,肉棒也哆嗦着喷出了精液,满满的像是要溢出来。
    高潮过后,魏微感觉穴里堵满了液体,涨的她有些难受,拍了拍徐岳的肩膀让他抽出去,刚一抽出水液哗啦啦流了好半晌,像是尿了一样。
    魏微羞愤地被子蒙住了脸,因为,她好像真的……尿了。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腥臊气。
    徐岳扯下床单仍在了地上,又来抱着她细细地吻,“姐姐,我很高兴,你是因为我才这样的,你的身体比我想象中还要诚实……”
    “好丢脸,为什么遇见你我老是干一些丢脸的事情……”魏微臊得慌,有些忍不住小声哭了出来。
    徐岳见她哭立马慌了神,有些手忙脚乱地抬起手为她拭去眼泪,“姐姐别哭了,是我不好,我应该……慢一些的……”
    “徐岳你好狗……”魏微捶了下他的胸口,“我讨厌你……”
    魏微说完还在他胸前咬了一口,像是泄愤。
    徐岳看着她这幅小女儿家的姿态,心中荡起满足。
    书上说,一个女人在你跟前变得像个小孩子,只有一种可能,她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