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15.干啥啥不行装傻第一名

      季回好多天没见陈格格了,他心情很差,接近年底,公司一堆事,每晚回到家都觉得很累,过去几年他的工作强度也没有比现在小,但季回没觉辛苦,他有自己的释放压力的方式,练拳练击剑跑步流汗等等,但现在他做完这些还是心烦,主要烦在家里总是有陈格格的影子,每次换衣服都想到她的邋遢,睡觉就想到她的黏人。
    这样说仿佛拿她当释放压力的工具,这样很不好,被那个家伙知道又要闹翻天跟他记仇一百年,但他更生气她不来闹。
    苦闷了许久,他终于找到陈格格。
    他问,“人生思考得如何了?”
    陈格格眨眨眼,心想思考得不错,人生很完美,没法更完美了。
    “差不多吧。”她回答,表情很明显,朋友圈发誓就留在朋友圈好了。
    季回觉得好笑,他就不该把她的话当真。
    他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个首饰盒子丢给她,陈格格接住打开,是跟生日那套项链一套的耳环,流苏款式,非常闪亮。
    季回不说话,陈格格合上盖子,长出了一口气,十分怜爱地把手掌按在季回心口,说,“你要加油,我知道,忘记我是很难的一件事,就当是老天给你的一个考验吧,我只是你人生里最华丽的一段插曲,不是终章。”
    季回顺着她的话奉承,“忘不掉怎么办?”
    “努力!”她握拳打气,看得季回想捏她。
    “还在生气?”季回问。
    “没有啦。”陈格格扯谎,“我决定重返校园读书,好好工作,再找个老公结婚生娃娃!”
    季回傻了,这理由太正当了,不管她是否认真,除非他现在表态想跟陈格格结婚生娃娃,否则就没立场继续找她了。
    她可以胡说八道,季回身为男人不能随意承诺婚姻,他没有这个意愿。
    “行。”
    季回说完要走,又对陈格格说,“过来让我抱一下。”
    陈格格满足他。
    “哎呀太紧啦!”陈格格在他怀里抱怨。
    季回在她耳边说,“改变主意了来找我。”
    陈格格有点开心的,她臭屁地想,两性关系很复杂吗?没有吧,她都处理得很好哎。
    季回放开她,没头没脑地问,“怎么不早点出现?”
    陈格格傻傻地看着他,已经这么爱她了吗?
    季回摸摸她的脸,说,“有麻烦给我打电话,别让人随便欺负了你,哥哥可是很喜欢你的。”
    哇,陈格格感动,甚至有一丝动摇,其实她现在也没有很生气了,季回还是蛮帅的,而且两个人在床上很合拍,陈格格只是觉得他老是欺负她,不大愿意了。
    但如果要她对他说“你以后要温柔要宠我”好像又不合适,再说了,这种话还需要她亲口说出来吗?没觉悟的人活该失去陈格格啦。
    “我走了。”他摸摸他的耳朵,驱车离开。
    回去的路上季回有点遗憾,那句早点出现是真心的,如果陈格格早点出现,她就能见证他最好的那几年,有这么个可爱鬼陪着自己一步步走到今天还是不错的。
    不过这也是白遗憾,早几年,陈格格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孩子呢。
    陈格格回家后把耳环戴上,很喜欢,其实季回还是蛮好的,她衣柜里好多还没拆的衣服都是他买的,他也只是嘴上凶巴巴做爱的时候揍她屁股,这种也还蛮喜欢的。
    哎……陈格格叹气。
    月中,季回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地点在他开在旅游区的一间民俗客栈里。
    老朋友们都来了,冉秋也赶来了,她原本也是工作起来不要命的,去年生了场病改变了生活态度开始四处旅行享受生活,如今也走了小半个中国了。
    婚礼热闹了一整天,晚上季回要走,冉秋搭车,路上两人闲聊,冉秋受婚礼气氛影响开始感慨感情空虚。
    她玩笑似的建议,“要不咱俩凑合一下算了,Friends  with  benefits,直到其中一个找到真爱就结束,认识新朋友太耗费精力了,我都快30了,实在不喜欢一遍遍重复讲自己的爱好性格,你不觉得吗?”
    季回想到了陈格格,这就是成熟和幼稚的区别,如果是季回先开始,他也会先跟她界定好关系,炮友就是炮友,不可能叁天两头闹别扭,见个面都那么难。也就是陈格格,熊孩子一个,看上眼就拼命勾引,什么破理由都能炸毛,脾气嘛坏得要死,性格嘛自私自利。
    冉秋见他半天不说话,表情也不好看,笑了,“开玩笑啦。”
    季回问,“接下来什么打算?继续休假吗?”
    “我在做自媒体,随时随地办公,哎对了,听说你那客栈经理要辞职了?你看看我怎么样?”
    “认真的?你管理我当然放心,只怕大材小用。”
    “过完年再说吧,也不能一直闲着,但我不想再工作到进医院了。”
    “是,身体重要。”
    *
    陈格格的朋友们叫她去夜店玩,老板搞活动,猫女装扮进场酒水五折。
    玩真心话大冒险,有人提议手心手背,输得人站在中间转圈,猫尾巴指到谁就是谁冒险,第一把,陈格格就输了。
    朋友们都很开心,西西说,“正好你不喝酒,你的尾巴最长,你最适合了,快点愿赌服输。”
    陈格格不高兴,“你们这些家伙就想着喝醉了让我送,今天我也要喝醉!”
    西西给她一杯香槟,“意思意思得了,你这一杯倒还敢喝酒,快点站过去。”
    倒霉的陈格格站在中间转圈圈,两轮就晕乎乎了。
    玩了一会儿,DJ暂停音乐,宣布今晚有一对新婚夫妇买单请全场喝酒,整个酒吧都沸腾了,陈格格跟朋友们端着香槟下舞池蹦。
    新娘就是季回的朋友,今晚继续庆祝来了酒吧,季回买单。
    一行人上了二楼,季回喝了点酒,看到了舞池里的小猫女摇着屁股扭来扭去蹦蹦跳跳。
    这就是要念书要找老公的人?
    怎么走到哪都能看到她?
    季回原本来疏散心情的,适得其反了。
    他一边喝酒一边注意楼下,陈格格蹦了一会儿被朋友拉回去转圈玩,她的小尾巴被人拽来拽去,倒下的时候被男生抱住,季回火冒叁丈,也不管朋友在说什么,跟老板说明天找他结账就提前走了。
    陈格格今晚很不错,喝了叁杯还没倒,她晕乎乎去洗手间,半路上被人拽住尾巴。
    “谁啊!”陈格格转身看到一个小帅哥冲她笑,笑得很是讨厌。
    下一秒,季回出现,捏着那男的脖子把人推开好远,对方想反击,季回人高马大双臂纹身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滚。”季回发话。
    男生骂骂咧咧走开。
    他转身看陈格格,陈格格醉醺醺扑到他怀里撒娇,“哇!是季回哎,你都追我都这里啦,哥哥好帅哦,真的来保护我呢,那家伙欺负我,拽我尾巴呢,哥哥帮我揍他。”
    她抱着他脖子在他耳边说话,因为个子小,整个人都挂他身上了,季回低头看她,从他的高度完全看得清乳沟,大冬天的穿得什么东西。
    抱起她用大衣裹住,季回问,“跟我走,或者继续留在这被人牵着尾巴遛。”
    陈格格说,“我要尿尿……”
    季回抱她去洗手间,他在外面等,冉秋过来,问他,“女朋友?”
    季回也不知道怎么定义这段关系,没否认也没承认。
    冉秋叹气,“真是让人失望,你们这些男人都一样,永远贪恋年轻姑娘。”
    季回没法反驳,自己可不就是惦记着陈格格这个刚满24的小姑娘吗?
    陈格格出来后扑到季回怀里说,“哥哥我喝醉了,我要回家。”
    “好。”
    跟陈格格的朋友们打了招呼拿了包和外套出去,冷风一吹,陈格格脸上好烫,她又热又冷,拉开大衣拉链。
    季回在叫代驾,陈格格靠着他拽着尾巴哼着歌摇摇摆摆舞动,屁股一扭一扭很是滑稽。
    “我想喝水……”
    “忍着。”
    去车上等。
    陈格格报地址,季回说,“去我那。”
    陈格格拉紧外套一副戒备模样,“休想!我才不跟你回家,别想着我喝多了你就能把我哄回家跟我睡觉觉,我才不要你,你不要脸!”
    季回冷笑,“放心,我没兴趣睡精神病。”
    陈格格扑向他,“谁啊?你得精神病啦?为什么?想我想疯啦?”
    季回受不了,怕她在代驾面前胡说,便吓唬她,“从现在开始,你要说一句话,我就把你的丑照发到网上去。”
    陈格格闭嘴,眯着眼睛瞪他,下一秒,她笑着说,“那去你家吧。”
    季回不说话,陈格格说,“但是你要保证不碰我哦,我现在告诉你我不要跟你爱爱,你不许碰我。”
    季回看她脸红红实在可爱,想着带回家看她发酒疯也好玩,“我保证。”
    陈格格鄙视,“切,你保证得了吗你?你能控制住吗?我这么可爱,你都爱死我了你。”
    代驾来了,季回把她搂住,在她耳边说,“乖,闭嘴睡一会儿,不然我要生气的。”
    “OK!”
    回到家,陈格格把他安排在客厅墙角站岗,“不许偷看我洗澡!”
    “你想多了……”
    “你凭什么不想偷看我洗澡!”
    “……”
    季回扛起她进浴室,找了睡衣给她,他去另一间洗。
    洗完澡喝了热牛奶,陈格格酒醒了些,她拉开被子钻进去,拍拍身旁床板,说,“快来快来,抱抱。”
    季回趟进去要抱她,陈格格拒绝,“我抱你。”
    “别闹了,睡。”
    “那你抱我吧。”
    关了灯睡觉,季回虽然闭着眼睛不说话,但一点睡意都没有,他也没有性欲,只是觉得这样抱着她很舒服,这个认知让季回更心烦。
    怀里的人乖得不得了,一点也不闹,很快就睡着了。
    季回一直在回想自己和陈格格的关系,很久之后,他感到困了,陈格格却醒了。
    “季回?”
    “嗯?”
    “晚安。”
    季回愣了一下,亲吻她额头,“晚安。”
    半小时后,陈格格又试探叫他,季回没睡着,但意识到她在等自己睡着,他决定看看她要干什么。
    季回装睡。
    陈格格叫他,捏他,挠他痒痒,季回差点没憋住,终于,陈格格确信他睡着了,她从他怀里逃开,坐了起来。
    季回假装翻身,平躺着。
    下一秒,热热的呼吸打在脸上,陈格格骑在他身上开始扯他的脸,嘴里骂骂咧咧的,“你还威胁我,哼哼,找死的家伙,拍我鬼脸死罪一条,威胁我罪加一等,本格格今天就把你办了,你个坏蛋,对我一点都不温柔,身在福中不知福,呸,不要脸,丑八怪。”
    她嘴里骂着,手掌在他大腿上打着,另一只手拉扯他的面部,闪光灯咔咔咔开始狂拍。
    季回内心狂翻白眼,就这?还记仇呢?
    随她去吧。
    陈格格拍完了,自我欣赏了一会儿,觉得不够,这人本来就不要脸,糗照对他来说无所谓的。
    计上心头,陈格格跳下床跑去客厅翻自己的包,不一会儿,她回来了,手上拿着一把修剪眉毛的剪刀……
    季回感到头发被揪扯着,下一秒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脖子上沾上了碎发,痒得不行,季回气死了,特别想抽她屁股,但转念一想,不让她报复完,这点破事过不去了,于是忍着。
    忍来忍去,忍不了她左一下右一下,季回虽然不自恋但好歹也是在乎形象的人,被她这么一弄心态真的有点崩。
    他睁眼瞪着她想阻止,陈格格看到他醒来一点没怕,还十分挑衅地拍着他的脸说,“不许动,梦里你还敢反抗?我把你的大鸡鸡剪掉!”
    季回嘴角抽搐剧烈呼吸,想着她今晚屁股不开花真的说不过去了。
    把季回剪了个乱七八糟,陈格格拍照留念笑得倒下去,季回翻身压住她,顺便把她手里的剪刀拿走扔下床。
    陈格格闹够了,摸着他脑袋说,“看你还敢不敢欺负陈格格,格格那么可爱,天仙下凡,你还敢欺负她,惩罚你变成猪头。”
    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直接睡着。
    季回起身去卫生间,看到镜子的瞬间血压飙升,狗啃的都比这好!
    季回气冲冲出去,陈格格撅着屁股呼呼大睡,她把被子踢了,睡衣卷上去,没穿内裤的屁股露在外面,季回咬牙切齿象征性揍了一下,回洗手间给自己剃了个板寸。
    简单冲洗干净,又把猪抱去沙发睡,季回半夜苦哈哈换床单枕套,收拾好才抱着她回去接着睡。
    他的手揉着她嫩嫩的屁股,说,“你这屁股明天别要了。”
    梦里的陈格格很识相,四肢并用缠住他,抱着他下巴啃了半天继续睡。
    隔天一早,闹钟响,陈格格被叫醒,季回一脸不悦看着她。
    陈格格内心疑惑,昨晚梦到她给季回剪头发了,现在面前出现了一个板寸型男,她最喜欢这一款了。
    坐起来抱着他的脑袋研究了半天,陈格格迟疑地问,“昨晚我喝醉了……给你剪头发了……吗?”
    季回点头,正想开揍,陈格格哇地一声蹦起来之后扑到他怀里说,“我也太厉害了吧!剪得好好看啊!从没学过就这么厉害,老天爷到底要给我多少才华啊!”
    季回:“你跟我装傻呢?”
    陈格格完全听不到他,她坐到他腿上,眼神痴迷地望着他,摸摸他下巴摸摸他眼睛,“哥哥好帅啊,我好喜欢哦。”
    季回把她胳膊扯开,他把她手机拿给她,“点开相册看。”
    陈格格解锁,进相册,看完叁十多张照片,淡定地删掉,再锁屏丢掉后扑倒季回:“亲亲,哥哥亲亲我。”
    季回:……Fuck!
    ———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