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第十三章男明星

      也许是泡泡浴真的放松,也许是房间里淡淡的熏香真的安神,周舟睡得极好,一夜安眠无梦,明明前一晚疲倦的不行,却一大早就自然醒了。
    床头已经摆了条新裙子,仍旧是高领口的款式,材质换了层迭柔软的轻纱,颜色也是很浅嫩的藕紫色,连带着她的心情都跟着柔和起来。
    吃过早饭,关之阳已经在楼下等她,直接把她送到了沉眠风的心理诊所。
    沉医生安排过,想在她和家人见面之前再给她看一下照片,能想起来些最好,想不起来至少面对曾经最亲切熟悉的人,不会过于生疏尴尬。
    周舟自知“想起来”是不可能的,但是多了解一下原主的身世,总是有利无弊。
    原主的身世说来有点儿曲折。父亲名叫周志昊,现在的“妈妈”夏映红其实是她的继母,只不过原主的亲生母亲去世的早,从很小就是夏映红照顾着她长大,因此二人与亲生母女也无异。
    不仅如此,原主和继母所生的女儿周千云也一直姐妹感情颇深,反倒是亲生的大哥周熠星,因为与继母不和,与一家人渐行渐远,就连原主这个亲妹妹也很少和他联系了。
    周舟垂眸看着面前的两张照片,周家的基因真是绝。
    周父穿着件深棕色的西装外套,气质儒雅,既不会看起来老气横秋,又增添一份长辈身上才独有的宽容随和。小妹周千云和母亲夏映红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个人笑起来眼睛都是弯弯的,又甜又娇。
    照片里周父一只手换着妻子夏映红,另一只手搭在前面的女儿周千云肩上,周舟的手指下意识在这只手臂上点了两下,有些自嘲的扯了下嘴角,那么在这位父亲心里,是不是也只装得下一个女儿呢?
    和这边一家四口其乐融融想必,另一张则清冷得多。照片里的男孩子穿着件学士服,手里托着学士帽,显然是毕业时留念。旁边合影的中年男人明显不是周父,也许是他的导师、也许是学院院长,总之在这个周熠星的人生重要时刻,似乎没有家庭的一丁点痕迹。
    沉眠风看周舟盯着周熠星的单人照看了半晌,有所期待的问她:“有印象?”
    周舟摇头:“他长得有点像胡歌……”
    就是要阴翳许多,像是零下叁度版的胡歌,年轻帅气,却像是藏了一整个冰原的心事。
    “胡哥?”沉眠风一脸迷茫,然后恍然大悟,以为是自己误听了“我哥”两个字:“他就是你哥。”
    “我是说,一个男明星……”
    周舟有点儿无语的抬头,胡歌这么不火了吗,就看见沉眠风明显一脸更加无语的表情:“你记得男明星……”
    潜台词是,但不记得自己亲哥?
    ……
    还是周志昊把周舟从尴尬里解救了出来。
    心理诊所前台的小护士过来敲了敲门,示意沉眠风访客已经到了。这边的回忆杀又着实没什么进展。
    沉眠风叹了口气,他明显感觉到周舟的态度诡异,与其说是找寻自我,她更像是在看场热闹,似乎对自己丢失的过去、自己从哪里来、是怎样十九年的人生把她塑造成了现在的样子,这些失忆患者最执着的问题,她都毫无热衷。只好挥挥手,示意小护士领着大家去会客室。
    现实看起来,周志昊比照片里还要温吞些,双手握着鼻子底下的一次性茶杯,看见他们走进来,站起来扯出一个谦和的笑,然后直接越过周舟,和她身后的沉眠风握手:“您好,沉医生是吧?”
    沉眠风明显也没料到,尴尬的握了握手,努力把话题往周舟的病情上引:“您好…周舟小姐的情况,关助理已经和您说过了吧?”
    “说过了、说过了。”周志昊点点头,这才拍了拍周舟的肩膀:“没什么事儿。那走吧,咱回家吧。”
    周舟有点发懵…这就算完事了?
    还真就完事了。一路上很安静,周志昊开车时连广播都不开,只接过一次电话,听筒里尖锐的女声明显心情不悦,噼里啪啦说了好大一段,刺啦刺啦的只依稀听到一句“先把人带回来!”。除此之外,就只有偶尔打转向灯时哒哒的声响。
    或许是对方表现得太过稀松随意,或许是离开沉眠风敏锐的视线,周舟也觉得放松了些,试探着开口:“爸……爸?”
    “嗯?”
    周志昊连头都没转,随便的吭一声,等着她下文。
    周舟这才意识到,穿越的只是她自己,对于别人而言,她还是那个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小女儿而已,她每天都爸爸长爸爸短的叫,不过是最平常的一个称呼,根本不会花心思纠结。开了第一次口,后面就轻松了,尤其是她一下车就被个女人抱在怀里:“哎呦我的小舟…怪不得没给家里打个电话,可担心死妈妈了……”
    对方声音明显带着哭腔,令人动容。
    “妈妈……”周舟小声适应这个称呼。
    “现在健健康康回来了就好。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说你没受伤,我还不相信,这会儿看见你活蹦乱跳的我算是放心了……你妹妹云云在楼上呢,就等你回来我们开饭呢。你失踪这两天可把我们担心坏了哟,云云成天成宿的哭,说姐姐这是去哪儿了,怎么不管她了……”
    长吁短叹的说了一大堆,意识到身边的人今天反常的沉默,才拍拍周舟的肩膀,叹一口气:“想不起来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没关系,还有妈妈帮你安排呢。”
    “嗯嗯。”
    周舟重重的点点头,鼻子略微有些发酸,突然有点儿嫉妒起这身体的原主。也不知道她现在灵魂在哪儿,她们还能不能交换回来。
    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这么惦念着她。明明并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亲生父亲还热切,抱着她安抚她,挂记她担心她,原主真是个幸运的女孩。
    直到两天后周舟才会真正理解这句“妈妈帮你安排”,夏映红确实有安排,而且安排得环环相扣,步步为营。
    但此刻,她还沉浸在这幸福家庭的幻象之中。这算是她穿越后的第一件真正的好事,是柴米油盐的平常喜悦,是村上春树所说的“小确幸”,让她在接连几件仿佛叁流抓马的不真切狗血事件之后,终于找到自己是真真切切在生活着的踏实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