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斯人难候(奚殷番外)

      司命今日不在司命殿,奚殷沉默地站在院中。
    命缘树下万载如一,红线牵就的命牌哗啦作响,那红光依旧,殿里那总是神色冷淡批卷的人却不在了。
    司命不主神魔姻缘,命缘树上亦不载神魔命理。
    奚殷慢慢蹲下身去,在苍老的命缘树下凝神半刻,掐了个决,那树下便显示出两根陈旧的红线。
    万年前,他曾趁着司命不在之时,偷偷用命牌亲手刻了两人的名字以红线串起置埋于命缘树下。
    奚殷知道命缘树是无法承载神仙命缘的,但彼时的他想,只要司命一直在九重天上,在司命殿内,他便当与她命缘牵系。
    这命牌藏了上万年,他未曾瞧过,司命亦未曾发觉。
    奚殷轻轻拿起这两根黯淡的红线,想这万年的光景弹指一瞬。
    他不知道,在他满心欢喜埋下这两块命牌的瞬间,命缘树便将此不合时宜的命牌风化成沙,只余两根无用的红线。
    奚殷捧着那两根红线起身,站在命缘树下闭眼。
    上万年他守在她身侧,看她万年如一日司万物情缘。执掌爱恨情仇的司命不动凡情,他便不曾打扰,抱着这份心思沉默地守着她一年又一年。
    九重天如此无趣,司命殿更是冷僻简单。她性子冷淡,殿内亦很少来客,他次次凯旋归来待在她殿中,不久后她为他备下软榻供他暂眠,万年来他是第一个与她有些亲近的人。
    他还记得他那时的喜悦,开了老君送的百花酿独自痛饮酣眠。
    明明神殿冷清寂静,他却想永远待在那冷僻的司命殿。
    他以为他对她而言到底是不同的,只是最后他终究比不过那个人。
    他可以为她神魂俱灭,宁死也要挡在她身前,可是她喜欢上那人了。
    她波澜不惊的眼眸中原来也会容下一个人,满含爱怜。
    她那样冷淡的性子原来也会纵容宠溺一人。
    他以为她真的不会动凡情。
    是他输了。
    他从前最看不起斐孤的小人做派,最恨斐孤逼迫与她。可现下他却不禁想,倘若他如斐孤一般,再大胆些再放肆些,她会不会一如对他那般将自己放在心上?
    奚殷想起五千年前他见蓬莱仙岛楝花满山,踯躅着想邀她同去赏花,走到司命殿却开不了口,司命疑惑抬头,他局促说了句没什么。
    他闭着眼,这时却好似醉了,仿佛置身蓬莱仙岛。
    楝花如雪,花树似锦,身侧之人眉目冷清,楝花落她满身,司命望向他轻轻开口:“奚殷,此景甚美。”
    “来年我们再来看好吗?”奚殷听她称赞便喜悦起来。
    “好。”
    在最痴妄的梦里,司命同他立于楝花树下,看那花落了又落,年复一年。
    命缘树的苦叶飘了下来,落在他眉间,他睁开眼,身旁空无一人。
    他自嘲笑了笑,万年来他毫不逾矩,一板一眼唤她司命,她亦称他神君。
    司命从未来他殿内寻过他,如若她肯,便可看见那冷肃古板的执明殿内摆满了格格不入的紫色楝花,满殿花香不绝,馥郁缱绻。
    奚殷静立良久,终于开口对着命缘树唤了唤那个他万年不敢想的名字:“苦楝。”
    九重天上甚少人知这位深居简出的司命名讳,万年来只称司命。奚殷对着司命从来不敢问,怕唐突怕冒昧。转头只能独自去天机宫去寻缘生神君要名册。
    “神君这是何苦,天机宫内载万仙名册,实在难寻!何不直接去问一问司命?”那天机宫的缘生神君不解地问他。
    “她性子冷,我怕她不喜。”奚殷如是答道,便又执着地一册册寻,翻了许久才终于找到她的名册,悄悄记下她的名字,万年来却也不敢开口。
    如今他反反复复唤着那个他视若珍宝一直藏在心中的名字。
    “苦楝。”
    几多春秋一晃而过,他不过是每日都待在司命殿静静看她,偶尔闲谈几句,同她对弈饮茶,那时却从未觉得枯燥乏味。
    只要她在身旁,他每一刻都觉得弥足珍贵。
    好想回到以前啊,苦楝。
    好想同你赏一次花啊,苦楝。
    “苦楝。”他低喃道。
    回答他的只有命缘树上命牌哗啦啦的些微声响。
    他不知道,他在司命殿小睡之时,那位冷淡寡言的司命曾停下批卷,亲手为他盖上锦被,将满室千星灯熄灭。
    只是神殿无风,她下意识地做了个徒劳的举动。他在黑暗中沉睡,她也静静坐在案牍旁,陪他沉没在黑暗中。
    那段静谧的时光,她对他的好却也如静水一般不曾让他知晓。
    他也不知道,蓬莱仙岛万丈深渊下有颗南心石,若是将珍重之人的名字刻在上头,无论是仙是魔是人是鬼,都会得到庇佑。
    而那南心石上有他的名字,同曳月、念归、缘空、弈花一同排列,那字迹行云流水、缥缈出尘,是那位司命持着那把寒光凛凛的恨水剑一笔一划刻下的。
    他永远不会知道,斐孤的剑劈下来时,她曾急声唤他的名字,毫不迟疑地挡在他身前。
    “奚殷!小心!”
    她替他挡下了伤,彼时的他却看不见听不到,错过了她满眼的担忧与愤慨,她为他所遭受的一切剑指斐孤。
    “当日确是我心慈手软才酿下祸患。你为一己私欲伤我同僚,害我挚友,你——应该死。”
    上万年,那位以悲悯入道的司命冷漠又仁慈,向来没什么情绪,却头一次为他动了怒起了杀心。
    她真的为他令斐孤痛不欲生,可是他一无所知,司命最看重的本是友人,他若是放手一搏,也许不同结局。
    正所谓听来咫尺无寻处,寻到旁边却不声。
    可往事尘封多年,来者不可见兮,而往者不可追。
    如命缘树上风化的两人命牌,一切风化成沙。
    奚殷是执掌玄冬的神,楝花却只在春日开出漂亮的花,深冬结的果金灿灿的也很动人,是别样的美丽却十分苦涩。
    苦恋一场,果确实又苦又涩。
    若是相逢在春日就好了。
    奚殷永远不会看到蓬莱岛上那块隐没在万丈之下的南心石,那被施法护住的他的名字熠熠生辉。
    她刻字时曾许愿:神佛长生,别无所求,只愿奚殷平安归来,战无不胜。
    万年须臾,那日朝霞似火,黄昏动人,她在他身旁。
    他很清楚地知道,以后再也没有人陪他在命缘树下饮酒了。
    欲问花枝与杯酒,故人何得不同来?
    故人何得不同来?
    他摇头转身,身后却有人唤道:“神君。”
    (这个是2月就写好的,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