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甜塔

      “婵,婵,醒醒。”卓筱柔的香味从前方蔓过来。
    “唔……”宋婵从臂弯里抬起头,揉了揉眼。“怎么了?”
    “许老师来啦。”整个高二年级最恐怖的数学教师。
    “救……”宋婵哭着脸摇了摇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从桌厢里拿出演算纸和课本。
    一趴一起,一节课间怎么就过去了。
    “都打起精神来,趴着的要么给我出去站着醒了再进来,要么就来讲台上坐我旁边睡。”许老师扬着声音用教案拍了拍讲台。
    “给我撑着了噢,见一个我拎上来一个,打开63页教辅,课本拿下去,这节课不用。”许老师扶了扶鼻梁上的银丝眼镜,冷冽的声音打在每一个学不好的数学笨蛋上。
    由于温和的班主任徐老师和严厉的数学魔鬼许老师名字太过相似,避免一些不可挽回的错误发生,班上同学都叫班主任老徐,真正的许老师则站在讲台上让人不敢给他取捉弄的外号。
    “噢在这之前我要说一下,上次月考我们班上又没有数学最高分,我真的会怀疑是不是我的教学方案出了什么问题……”许老师像是打开了话口,不知道是被戳中了什么点,早就讲完的数学考试此时又被拿出来说道。
    “……说得好像之前我们班一直有最高分一样。”宋婵心里嘀咕着,想了想桌厢里分数并不好看的月考数学考卷又默默低头不作声。
    但许老师好像又了然地叹了叹气,完全扫去在数学组里碰壁的样子,收好情绪背过身去书写板书一边说:“陆向珩马上就回来了,我希望班上至少出一次最高分吧,要不然没机会了。”
    !
    宋婵吓得手一滑,把子弹笔投落了出去。
    陆……陆向珩?
    整个上午的课宋婵都听得漫不经心。
    午休的时候她和卓筱柔在天台吃着午饭。
    今天是宋婵做了草莓甜塔带来学校。
    当然,罐罐和季佳泽见者有份。
    “婵,你今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卓筱柔看出好友的状态不对,适时地询问她。
    “没有……我只是在惊讶,原来真的是陆向珩。”宋婵咬了咬嘴里的银叉,还在品咂奶油塔体的甜度是不是正好合适。
    “啊……好像许老师说他快回来了。”卓筱柔变得有些恍惚,紧张地转身去从保温袋里掏出两瓶果汁递给宋婵。
    正好对上她直视而来的目光。
    上课时,卓筱柔在听到陆向珩快要回来的一瞬身体变得僵硬,宋婵坐在她后桌很容易就看到了,这也是宋婵心不在焉的真正缘由。
    此时此刻,她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卓筱柔看,但不全是审视,更是在期待她的回答和解释是否能让她满意。
    “我……”卓筱柔收回手里的果汁,放在自己曲着的腿上,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嗯?”宋婵看她的目光更加灼热,就像要在她的衬衫上烫出一个洞来。
    “陆向珩是我哥,不应该和我关系不好吧,我听班长说他是高一上期中出去交换的?在那之前的事情呢,为什么不告诉我。”明明连班上没说过几句话的同学都会给她仔细解释,宋婵移开目光,叉起食盒里鲜艳欲滴的草莓放在眼前端详。
    宋婵是不愿意从好友嘴里套出任何会有背叛情节的解释的,但她想了很久也没能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一直到现在,她还认为陆向珩和她在高中之后就没有什么交集。
    “婵,我不想和你说谎,在我这里和你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我真的不能失去你。”卓筱柔的声线有着轻易让人忽略的颤抖。
    宋婵的心却沉了下去。
    “你说清楚一些。”宋婵不明白她和陆向珩的事情有什么掩盖不能说的,甚至她对陆向珩的记忆还停留在入学前两个人填写高中志愿后去后街的火锅店吃了一顿差点进肠胃急诊的庆祝餐。
    之后……她一醒来浑浑噩噩得知自己进了一所私立,和她当初想考的高中完全不一致。
    她不愿意承认是自己发挥失常被拒了,所以一直默认陆向珩去了那所配得上他成绩的公立重点。而她也在之后搬了家,两个人的联系越来越少,甚至没有联系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聊天记录她也去一遍一遍地翻过,但手机恢复了出厂,电脑上登陆了也没有备份,就连电话号码都是她从父母那里要来的,但由于她的状态也很混沌,一直没有主动联系他。
    但这一切都基于两个人不在一所学校的基础上。
    陆向珩最终和她进了一所学校,那他们的联系应该很频繁才对,甚至是关系好到周围的人都知道才对。但在卓筱柔的叙述当中却没有任何陆向珩的痕迹,这是非常不合理的事,她甚至开始怀疑是否她之前接收到的信息都掺着真假。
    所以?
    “关于你和陆向珩的事情,我确实不是很知情,你们入学的时候经常一起出行,虽然不在一个实验班但关系很好……”卓筱柔攥紧了饮料,又继续补充道:“可是你们的关系到后面越来越差,最后甚至路上碰到都不会打招呼,我也问过你这件事,你说让我别再提他这个人。”
    宋婵抬了抬眉,说:“关系越来越差?”这不太合理吧。
    她自己可能会闹脾气,但是陆向珩完全不像是会和她闹别扭的人,宋婵想不出任何理由会让她和陆向珩关系越来越差。
    卓筱柔的话她没办法尽信,这太不合乎逻辑了。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之所以不提也是因为,你是在他出国的时候出意外失忆的。”卓筱柔眼里流露出难过的情绪,不像是在作伪。“我害怕……刺激到你,我只知道你们两个人同时没来上课,再之后你回来,突然就告诉我你失忆了,我真的很难过。”
    宋婵怔了怔,之前确实没想到这个时间点是这样重合在一起的,她抬眼看到卓筱柔泫然欲泣的表情,忍不住握住她的手安慰她:“对不起,那个时候你一定很害怕吧,好朋友突然消失联系不上,回来之后还告诉你忘记了所有事。”
    她也对卓筱柔有所掩瞒,并没有告诉她失忆的真正原因。毕竟告诉好朋友说自己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失忆,怎么听都像是在现场编纂一本狗血言情。
    那这样就对得上了,陆向珩出国交换,而他们在那段时间因为某件事闹得不愉快,而她想去道歉或者是送别?出于某种目的,她打车前往机场,路上却出了车祸。
    这是何等霉运。
    “我……是真的很喜欢婵,我不会作出任何伤害你的事的。”卓筱柔着急继续地解释道。
    宋婵揉了揉她的头发,从她手里接来一瓶饮料,笑着说:“我知道,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么?就算不记得之前的事,我也记得我们在这段时间的相处呀。哇,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你喜欢陆向珩但是我和他关系好所以隐瞒了他和我相处过程的情节,我真的想一上午了,焦心死我了。”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卓筱柔瞪大眼睛解释,又脸红地说道:“你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可不喜欢他那种腹黑类型。”
    “我当然知道了,我们看男人的眼光是如此不同。但其实向珩哥人很好的,他只是会比我们考虑的东西多一些,腹黑?算不上吧。”宋婵想了想,觉得好像两个人比拼腹黑可能一时半会还分不出个胜负来,笑着开玩笑说:“要不等他回来我撮合你俩?”这俩的组合还挺有意思的。
    “不不不,不了,我真的对这种类型不感冒。”卓筱柔连连拒绝,脸上满是嫌弃的神色。
    “哈哈哈哈。”宋婵放松地笑了出来,很少见到这么情状的卓筱柔,在此之前她一直从容温柔优雅,这种窘迫的情况可不多见,现在误会解除,她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
    “走吧,我们回教室里喝饮料,今天好晒,感觉再不进去就要出汗了。”宋婵收拾着东西向卓筱柔伸出手。
    卓筱柔看了看伸过来的手,愣了一下又笑着握住了。
    我们会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对吗。
    卓筱柔低头遮住了眼里的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