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Chapitre8无处为家

      我跟彪姐的对话最终就停在了“上床”这个主题上。依彪姐的意思,我跟蓝天的关系早在“被锁门外”那时候就变了质。唯差“上床”这临门一脚了。所以要想继续只能朝着合适的进化方向突变。而现在最保险的突变方向则是“上床”。我真是佩服这姐佩服的五体投地,连感情的事儿都能分析的如此“生物”,敬业啊!
    这场关于什么才是“合适的进化方向”的“基因突变”的科普,一直持续到彪姐上火车回Brest那一刻。
    她上火车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冷不丁的撞进了我心里:“影芝,那天我问你想不想被他上,你没做声。其实你想,只是你不敢承认罢了。人生并不长,别错过,别后悔。”
    这句话扰的我心乱如麻。
    好死不死,蓝天还在这时跑来微信我,知不知道我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他的微信!
    最初几天,我还能敷衍着回他。
    可在近周末的时候,他突然没头没脑的给我发了条:[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跟你谈谈。]
    !!!  能别吓姐么!!!  姐,胆小!!!
    这条消息我没回。我暂时不想和他谈,不但是因为我现在还没想清楚,更是因为我怕自己听了彪姐的,跟他谈到“床上”去。
    好在他还算识相。在我没回这条消息后,就没再微信我。让我得了一周的清净。
    转过来的一个周四晚上,一个陌生的号码呼叫着我的手机,我毫无防备的就接了起来。
    “All?  ?!”我接起电话问到,对方没出声,“All?  ?!”我又问一声,对方依然没声音。
    这年头深井冰真的是越来越多了,这又平白无故冒出来一个。再问一次,对方没声我就挂电话,不跟深井冰浪费时间。
    “All?  ?!”我又问。
    “是我。”对方答,“你好么?”
    这声音我认得,是他,那个伴着我走过四年青春的人,闫斌,EX。
    我默默从耳边拿下了手机,轻轻一点挂断了他的电话。然后点开来通话记录,把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如果他愿意继续打,姐就赏他继续听语言答录的优美法语,姐大方的很。
    这世界上还有比切断前任对自己的骚扰更爽的事儿么!
    一定要犒赏一下这么豪迈的自己!
    今晚做个叉烧饭吧!配日本米和红藜麦!肯定好吃又好看!
    再加上个日式拌海藻怎样呢?
    蓝天老爱吃那东西了!
    日本米也是他的最爱!
    不过他不爱吃里脊肉,他嫌里脊肉不够肥,等着给他换成大排,他肯定又要吃到扶墙了,哈哈哈!
    走了,收拾包,回家,做饭!
    然而后来这道菜并没有让蓝天吃到扶墙,而是让他吃到胃痛,导致他最后不得不吃健胃消食片助消化…  自此之后我给他取了小名,一个他贼反感的小名,“小餮”,饕餮的餮!
    我没把EX的那个电话当成什么事儿,我本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关系,没必要。姐可是盼着跟他一别两宽,独自安好,而他却余生不举的人。
    可他硬是不知死活的往我面前挤。
    周五下课的时候,他在教学楼下面等我。看见他那浑身块状肌肉的五短身材时,我着实一惊。原来我曾经的眼光…是这样的?
    我本想装作不认识从他身边经过,可他却伸手拦住了我。
    “我知道你没课了,我们谈谈?”
    一个蓝天一个他,谈谈,谈谈,怎么最近谁都想跟我谈,烦不烦。
    等等,他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又是怎么知道我每周五都有课的?
    知道我课表的,除了那几个雌性饭友以外,就是蓝天和林焘。那几个雌性饭友不可能,蓝天和林焘谁告诉他的?
    想到这里,我转过身来,看着他道,“原本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也不想再跟你说什么。”
    他起先看着我,听到我的话以后,低下头道:“我知道,可我还是想跟你说。”
    “我知道,”我答到,听见这句话他抬起头,眼里充满期望,我接着说“你都拦到我课上了。想来我不听你说,你是不会死心的。我可以听你说。”
    他笑了,“我就知道你还愿意给我机会。”
    “我有条件。”
    “你说,我都答应。”
    “只此一次,你说完了以后就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还有,你说完以后,需要告诉我是谁给了你我新的电话号码和我的排课表。”
    “这…”他犹豫。
    “你不答应,我现在就走。”
    “我答应。”他冲口而出。
    “那你说吧,长话短说。”
    “我跟杨子佳分手了。”他说完,试探性的抬头看我,见我没反应,接着到,“叁周前你在香街看见的是我跟她的分手餐。”
    分手餐,就算你们打穿了分手炮,又与我何干。
    香街…叁周前…
    是蓝天!
    “我会跟她在一起,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了。”他看向我,见我没有面露不耐,又说道,“是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压力太大了。你太上进了,太要强了,你总想着要往前走的更远,总想要知道的更多。可我只想过小日子,我总盼着能安稳度日就行,我不盼着能有什么大成绩。可为了跟上你的脚步,我总要不停的进步,学习,我真的很累。”
    “我从没要求过你进步,别把这锅甩给我。”
    “我知道,”他说,“可你不崇拜我。你从没用敬畏的眼神看过我。我想要那样子的仰慕。”他叹了一口气,“这时候杨子佳出现了。她是我在遇见你之前喜欢的女孩子。以前她对我视而不见,可重新遇见她以后,她变了,变得看得见我了。”
    “那是因为你在法国有了固定工作,成了当中的佼佼者。”
    “是,我知道。”他叹气接着说“可我需要这份仰慕。而且她也不会一直需要我去进步,她能跟我过小日子。”
    “那不是很好,你们都得到了彼此需要的东西。”
    “在你离开第3个月的时候,我就开始想你。想念以前每天回家时,厨房里飘出的饭香…  想念以前聚餐时你张罗的那一大桌菜…  我和杨子佳经常为此吵架。”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儿,我没兴趣知道。”
    “让我说。”
    “……”你快说,说完了姐要知道是不是蓝天出卖我!
    “你离开不到半年,杨子佳就变了。她从什么都不要求,开始要求我换更大的房子,有更好的职位,挣更多的钱。那时候我终于明白了,跟她那种不用进步的小日子,需要建立在满足她欲望的基础上。而你的上进和进步却只是要求自己,并不强求别人。你给的日子才是幸福和安稳。你给的才是我想要的日子。”他见我没出声,接着说“我喜欢回家就能有饭吃,喜欢周末跟你一起宅在家,你研究菜谱,我打游戏。我还想跟你过以前那种日子。你愿意么?这次我绝不再辜负你。”他话音越来越弱。
    “说完了?”我接话。
    “嗯。”
    “你能先回答我的问题么?”
    “你问。”
    “是蓝天还是林焘给了你我的联系方式?”
    “……”
    “是蓝天?”
    “你怎么知道?”
    好你个蓝天,卖我不商量!  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他告诉我的,他也是希望我们能和好的!”
    好,好,好,蓝天,算你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我推出去!!!
    “所以,你愿意再给我个机会么?”他又试探的问。
    “再给你个机会?”
    “嗯。”
    “你喜欢回家就能有饭吃。喜欢周末一起宅在家,我研究菜谱,你打游戏。你还想过以前那种日子?”
    “是。”
    “这些都是你的愿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回他。
    “这些愿望只有你才能帮我实现,不是你,这些都不会有。”
    “那您的希望恐怕要落空了。小女不是阿拉丁神灯,没能力帮您实现愿望。”我正要离开。
    “影芝,”他拉住我的胳膊,“你这些年不谈恋爱,不就是还在的等我么?”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说道:“首先,你放尊重点,再动手动脚,我就报警。其次,我不谈恋爱,不是因为你,你少自作多情。另外,我有想要一起的人。”说完,我一个转身,小跑步离开了。
    蓝天,臭蓝天,死蓝天,这么坑我,看我不撕了你!!!
    我心里骂着,从包里拿出手机,正要打给他开骂。
    [叮…叮…],芸姐呼叫…
    我划开手机“咋了芸姐,这大半夜不睡觉的,想我了?”
    “芝姐,芸妹妹要结婚了!”
    “啥?”
    “我接受了茬子叔的求婚,我们打算下周去领证了!”
    “啊啊啊!你终于要嫁出去了!开心!!!”
    “嗯嗯嗯!!!”
    老妈,你也要结婚了,那我现在就是真的孤家寡人,无处为家了…
    蓝天到的时候,我已经喝的有点汒了,还有两个法国小哥一直在旁边瞎嗡嗡,烦死了…
    “  Mon  copain  est  arrivé.(我男(性)朋友就来了。)  ”我对着旁边两只“嗡嗡”说。
    他们在听说我“男伴”到了以后,就都识趣的散了开去。
    “你喝了多少?”蓝天快步来到我身旁,问。
    “你来了?”我晃着抬起手往蓝天身上拍,可这酒喝多了,小脑已经完全不听指挥了,反倒是整个人扑到了他身上。
    “你喝成这样,也不怕遇到危险。”
    “呵,你这不是来了么?哪里还会有危险。”我抬头看着他,接着问“你刚才给我打电话干嘛?找我有事儿么?”
    “……”沉默。
    “你知道我心情不好,特地打给我?”我说着又拿起面前的酒杯要喝。
    蓝天一把夺下了我手里的酒杯,“别喝了,我送你回去。”
    他转身结完账后,又问,“还能走路么?”
    “走不动。”我使坏,故意的。
    让他卖我,今晚就可他折腾,折腾死他,“你抱我。”,我向他伸出了手。
    他走到我面前,半蹲着,俯下身去,“上来。”
    “你怎么不公主抱我?”,我醉兮兮,赖呼呼的问。
    “……”他并未多言,伸手把我拉到了他的背上。
    “你为什么不、不公主抱我?”趴在他背上,我又磕磕绊绊的又问了一遍。
    “……”他沉默。
    “你说!”我借着酒劲儿,锤他的背。
    “你太沉,抱不动。”
    “……”
    月上西头,初春的巴黎依旧沁凉如水,可那迎春花的花苞却已悄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