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如果一切可重来(秦风番外)

      “执行注射。”
    秦风被绑在注射床上,连接了心率测量仪器。
    人不可能不怕死,就算是他这样踩着尸体走过来的人,也怕的。
    死了一了百了,再也见不到自己想见的那个人。
    他想起了章辞。
    她曾经明媚如花,狐狸一样自由快乐。
    遇见他之后,渡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被他锁在笼子里,硬生生地磋磨没了野性。
    后来事情不可收拾,她成了别人的狐狸。
    他再做什么,都无法挽回。
    与注射泵相连的针头扎进他的静脉血管,执行人员按下了注射泵上的注射键。
    药物开始注入体内,其实很快,给他注射的应该是硫喷妥钠,致命性注射用量只需要2-5克。这是一种发作极快的巴比妥酸盐,他应该会在10秒内失去知觉。
    他很想再见章辞一面,就最后一眼。
    没机会了。
    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种意识上的剧烈痛苦让他心跳很快。
    “章辞·········”
    他张开嘴,吐出了微弱的音节。
    很快,电脑显示屏上的脑电波从有规律的波动变成几条平行的直线,脑电波的前后变化被清晰地印在纸上。
    这将作为死刑报告的主要内容。
    “确认死亡。”法医娴熟地走完工作流程,平静地宣布他的死亡。
    一代枭雄秦风,最终死在了狭小的执行室里。
    ···················
    秦风感觉心脏很疼,他猛地抬起头。
    眼前有些模糊重影,他脸上火辣辣的,手上还握着什么东西,很细。
    章辞气得通红的脸就在他眼前:“凭什么!”
    他愣住了,惊愕之下忘记松开手,她还在发脾气,打他,抓他,像个愤怒的小兽。
    秦风的声音很喑哑,好像忘记了怎么说话,他叫她:“章辞·········”
    他大概是哭了。
    章辞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他的眼睛很红。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好像看不够一样。
    她气红了眼,明明被强制清洗标记的人是她!
    他哭什么!
    可她心里难受,她没见秦风哭过。
    她也掉了眼泪,她说行了别哭了!我去洗!我去洗可以吗!
    狗东西!明明是你在欺负我··········
    秦风一把抱住了她,叫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叫得她心里有些不自在了,摸他的额头:“被我打傻了?”
    秦风吸了口气,把眼泪擦了,把人箍在怀里:“洗什么?”
    他还没缓过神来,他想亲亲章辞,他亲了她,把她亲得喘不过气,推他。
    他觉得难以置信,他是穿越了吗,他怎么可以回到从前。
    他心头狂喜。
    “章辞,不洗标记,我标记了你啊,我喜欢你,章辞。”
    他在笑,他笑得那么开心。
    “章辞,我喜欢你。”
    “我也是。”他听到章辞小声地回应了他。
    ····················
    “执行注射。”
    秦风被绑在注射床上,连接了心率测量仪器。
    他心跳很快。
    非常剧烈。
    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还在这里!
    他没有让她洗标记了·······
    她还在怪他,还是离开了他··········
    秦风挣扎着想起来,被束缚带紧紧绑住,动弹不得。
    与注射泵相连的针头扎进他的静脉血管,执行人员按下了注射泵上的注射键。
    “章辞!!!”
    他叫她的名字。
    法医被他忽然的挣扎吓到,紧张地看着他。
    很快,挣扎停止了。电脑显示屏上的脑电波从有规律的波动变成几条平行的直线,脑电波的前后变化被清晰地印在纸上。
    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法医轻轻吐出一口气:“确认死亡。”
    ···································
    这回醒来是在她的工作室。
    他心脏还是很疼,但他强迫自己清醒:“章辞··········”
    她咬着牙,缓慢而坚定地摇头。
    他是说了什么。
    是不是说结不结婚,对她都一样,不会影响什么之类的话。
    他急切地看着她:“章辞,我不娶别人,我只想娶你。”
    她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他眼睛很红,他之前是不是在工作室里把她操了。
    用信息素诱惑她,强迫她,把她变成他乖巧温顺的omega。
    “章辞,嫁给我。”
    “求你。”
    他给她名分,她想做秦太太,他给。
    她想嫁给他,他娶她啊!
    什么沉家什么联姻都去他妈的。
    他说章辞嫁给我,做秦太太好不好,一辈子都做秦太太。
    他的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儿。
    章辞心一软,就别别扭扭地答应他了:“你之前还说要娶别人·········”
    “我错了。”
    他认错认的那么干脆。
    “我是个混蛋,我都有你了我娶别人,我是王八蛋我才这么说。”
    他抱着章辞:“不走行不行,我娶你,我只娶你。”
    她就点了点头,反正,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秦风吻住了她,她答应了!
    他的眼泪落在她面颊上,滚烫。
    他抱着她,搂得很紧。
    还来得及对吗。
    她答应嫁给他了。
    ····················
    “执行注射。”
    秦风被绑在注射床上,连接了心率测量仪器。
    绝望爬上他的心头,淹没了他。
    她永远不会原谅他对吗。
    永远不会。
    她一直在骗他。
    永远都不会接受他!
    他低声笑了。
    与注射泵相连的针头扎进他的静脉血管,执行人员按下了注射泵上的注射键。
    “章辞········”
    法医看到他的眼角流下眼泪。
    他笑得绝望哀恸,俊美无俦的脸破碎得让人跟着一起难过。
    那种克制不住的哀伤,好像弥漫在空气里。
    电脑显示屏上的脑电波从有规律的波动变成几条平行的直线,脑电波的前后变化被清晰地印在纸上。
    法医沉默地看着他,半晌才回过神来:“确认死亡。”
    ···································
    他没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
    他回到了最初。
    他不择手段,把人骗到了他的领地。
    他的手攥着她的手腕,把她压在沙发上。
    “呸!给老子滚!”
    她在骂他。
    秦风笑了。
    他眼睛有些酸疼地想,他不就是个混蛋人渣吗。
    她就不可能喜欢他。
    他狠狠压着她,咬她的乳尖。
    “章辞··········”
    他叫她,看着她在身下挣扎。
    是我的啊。
    他就要死了。
    他只是想去看一眼她穿婚纱的样子,看着她幸福地嫁给别人。
    她这个狠心的小狐狸。
    她就没有片刻想过他吗。
    当初他去滇南把她带回来,她那样求他放过徐良。
    她有曾经为他求过徐良半句话吗。
    还是她求着徐良,让徐良弄死他。
    他捏着她的脸蛋,咬她的嘴唇。
    他好喜欢她这样挣扎,恨他讨厌他又怎样,还不是要被他操!
    秦风魔怔了一样,抵死缠绵。
    把她亲得喘不过气来,她还不会用鼻子呼吸,她还没学会在接吻时换气。
    秦风低声笑起来:“章辞,别怕,我是秦风,你是我的。”
    “逃不掉的········”
    “小狐狸,我会对你好的,你哪儿都去不了了。”
    哪里都去不了!
    被他锁在笼子里,一辈子!
    不喜欢他也要待在笼子里!!!
    永远都别想逃开!
    他吻着她的脖子,舔弄,描摹,吮吸她的后颈。
    她发情了,流了好多水儿。
    她的身子那么喜欢他。
    百利甜的味道很甜,醉人的香甜。
    他扯开身上的束缚,扒了她的小内裤。
    狠狠挺身,占有了她。
    他满足地叹息:“章辞·······”
    她刚破处,下面疼得要死,小脸煞白,一边呻吟着一边掐他。
    他看着她,像看着自己嘴边的猎物。
    贪婪的目光锁着她。
    低下头,一口咬在她的腺体上。
    牙齿扎穿了她娇嫩的肌肤,疯狂注射信息素。
    永久标记。
    他早就该永久标记她!
    alpha对于自己喜欢的omega,占有欲是你死我活,不可抑制的!
    不允许任何其他的alpha觊觎!
    不允许omega反抗!
    他就是要占有她!
    永久标记她!
    这是他的所有物!
    他明明没有射精,可那种爽的程度让他头皮发麻。
    像要成仙了!
    他笑得癫狂偏执,好像魔怔了。
    是我的了。
    他死了又怎样!
    她恨他怎样!
    他拥有过她!
    而且一切都可以重来!
    他就绝不允许章辞跑出他的手掌心!
    他就是太心疼她了,这也舍不得,那也不忍心!
    他都强取豪夺,霸王硬上弓了,要什么脸啊!
    要什么她的心啊!
    她这个人这辈子待在他身边就够了!
    他满足地舒了一口气,亲她满是冷汗和泪水的脸蛋。
    “章辞········我喜欢你。”
    “嫁给我好不好。”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他心满意足地想,强制爱能得到喜欢的人,就强制爱吧。
    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哄她,他不会再让她伤心难过。
    他就只对她一个人好。
    她的心是硬,她是主意很大,只要她逃不掉,就行了。
    就算她一辈子都不喜欢他,恨他,讨厌他,想他去死。
    他喜欢她也够了。
    秦风闭上眼睛,他的东西埋在她身子里。
    这样一辈子也挺好的。
    眼泪滑在她颈窝里。
    他想,人死前,总会有些放不下的执念。
    他没死过,不知道。
    听说会见到这辈子最想见的人,闪回最后悔的那些片段。
    走马灯一样。
    看得见,摸得着,像真的,但其实都是假的。
    意识的世界里,时间过得很快。
    须臾是刹那,也是永恒。
    他见到了章辞,挺好的。
    他想再和她说一次。
    就算她可能不想听,也听不到。
    “章辞,我喜欢你。”
    作者有话说:
    哭了哭了,为叁鹅子爆哭的一天。
    没人疼妈妈疼你!
    好废纸巾,哭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