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番外2、想不想要个孩子

      云夕远远瞧见了自己的表哥和表弟。
    是程桀和萧凛。
    萧凛转过身,小嫩手里还抱着刚刚满一岁的萧可可。
    这是萧可可的周岁宴,她不记得出生那天见过的表姐,看到漂亮的小姑娘立刻在云夕和自己亲哥哥之间做出抉择——小手伸向了云夕。
    云夕获得喜爱+1,而萧凛终于得到了自由。他和程桀还有大事要干,比如去和爸爸刚送给他的小黑背玩,才不要每天当保姆。
    “你们不要乱跑。”
    萧凛以为是爸爸来了,当人拉开门,玻璃的反光彻底消失,他才发现来人是大伯。
    萧峋和萧屹的影子太像了,就算是他这个亲生儿子,在远远只有一个轮廓时都会把他们认错。
    小男孩匆匆应下,和程桀一起跑进后院,一只耳朵尚未立起来的小黑狗冲向他们,两人一狗轱辘到一起。
    “萧峋?”
    柔和的女声如温水涓涓流淌,萧峋转过身亦抬起手将温柠纳入怀中。
    男人的身体温度过甚,让她回忆起昨晚某些心跳过甚的画面,小脸瞬间蹿升两片红云。
    “怎么了?”
    她恢复光明已经有几年,他每天都望着这双眼睛,但依然看不够。
    温柠总是会慌乱躲开,不管过了多久,她只要一紧张,他便会回忆起他们初次相遇的狭窄小巷,还有那晚她在自己身下绽放的温热呼吸。
    男人眼神渐暗,但不远处还有孩子,温柠不得已在他失态前离他稍远一点。而同时,萧屹听到儿子的说话声也从一侧过来,暧昧气氛瞬间荡然无存。
    所幸萧屹并未停留,萧峋冷静了,问温柠过来有什么事。
    “萧峋,你想不想......”
    问出这种话,对温柠而言要下很大勇气,还有走出过去的决心。
    这次不为了爸爸希望自己如何,只是她想。
    “想不想要个孩子?”
    趁着萧峋失神之际,女人已经溜走不敢再看他。
    那年婚礼之后,他没有要孩子的意思,原本以为这种事不用解释,直到蒋兆成来了萧家探望女儿。
    这个老人无疑是爱孩子的,但是他的爱包含了太多的前提,所以那次他来过后温柠着实惶惶了两天,然后才试探着问他,是否想和自己过一生。
    “你想多了。”当年的萧峋坐在餐桌边,落下搭在另一条腿上的长腿,双手交叉在膝盖上认真望着她。漆黑的瞳孔被穿过纱帘的光线照亮,染上一层清浅的琥珀色。
    “我只是不喜欢孩子。”
    当萧峋在心里重复这句话时,他又回到绿叶葳蕤的盛夏,刚从记忆底层飘上来的寒意被截断,风依旧是暖的。
    真实的原因会伤人,所以,他选择说了违心的话。
    但现在,他的小女人愿意走出阴霾给他生个孩子,让他不用每天看着自己弟妹的孩子偷偷羡慕。
    那么,他该怎么回答。
    -
    云夕是唯一一个常住加市的孩子,温柠见到她的次数不多,却格外喜欢这个小姑娘。
    叶修婚礼时他们去过加市,那会儿墙壁已经粉刷一新,但是大大小小的相框却在墙上保留了下来。
    她看到过小时候的云黎,是个两腮有着柔软肉肉的姑娘,现在面前云夕,与那个时候的她简直是复刻。
    如果这世界上多一个缩小版的萧峋,是不是也会很有意思。
    他也会不苟言笑吗,应该不会,因为如果现在出生,他会是最小的弟妹,没有萧峋身上的包袱,便没有沉重负担。
    然后她试探着对萧峋说了那句话。
    在萧家几年,与萧峋朝夕相处,她难免被男人影响学到他的特质。
    她已经从那个单纯青涩的小姑娘,成为现在善于察言观色的少夫人,当她开口的一瞬间,萧峋先是诧异了一下,紧跟着便是惊喜。
    饶是萧峋都挡不住的情绪,就该知道他心里有多盼望孩子。
    夜晚来临,除了萧可可在睡觉,剩下三个小孩都在院里玩。
    黑背的一只耳朵在睡过午觉之后突然立了起来,萧凛很高兴,高兴地给它压了回去。
    温柠在卧室里听着几个孩子叽叽喳喳,莹莹玉立在窗边的身影成为了萧峋眼中的景致。他悄悄走到温柠身后,问她在看什么。
    这句话一问出,温柠自己也恍惚了一会儿。
    她在看什么,以前她明明最不喜欢吵闹,最怕看到别人其乐融融的一家。如果某句话不经意触碰了自己的回忆闸门,她却无法在记忆中找到半点温馨。
    “萧峋。”
    女人语气忽然变认真,每次她这么和自己说话都是有重要的事要决定。结合白天她对自己说出的那句话,萧峋的心慢慢提起,紧盯着那双明亮的眼睛。
    “我们生个孩子吧,我想知道,你当爸爸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
    “没关系。我会好好爱他。”
    温柠要抬起头看他,却被那双大手死死按着无法动弹。
    “柠柠,别看我。”
    莹莹波动的目光就此滞住,他的声音在发抖。她依言乖乖躺回他怀里,一下一下抚摸坚硬脊梁。
    -
    三年后。
    已经四岁的萧可可在地毯上打盹,萧峋轻轻推开门看到自己的侄女,然后将自己怀里胖乎乎的婴儿放到地上。
    萧溯的生日和他的堂姐整整差了三年,还是同一个地方,只不过寿星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盛夏炎热,只兜着纸尿裤的小孩半爬半走到姐姐身边,走近了一看才发现,床还挡着一个姐姐,云夕也在地毯上躺着。
    他喜欢云夕和可可,因为她们会陪自己,比那两个哥哥好得多,所以一人亲了一口。
    云夕看到小萧溯,抱起软软的婴儿,萧可可也醒了,两人争着抱弟弟。
    “大伯。”
    屋外忽然响起甘冽童声,程桀和萧凛来了,这两人从小就是一对破坏王,这时要往女孩的闺房偷看,后脑勺一人挨了一下萧峋的暴击。
    “不许看女孩子的房间。”
    “那他还进去呢。”
    程桀指了指云夕怀里的萧溯,他不仅进人家屋子,还不穿衣服,也没见谁说他。
    “他是小孩,男孩子超过三岁就要和女生保持距离。”
    “你还不是天天和大伯母黏在一起。”
    萧凛撇开嘴,小声嘟囔一句。萧峋挑起眉,看着这个和弟弟很像自然也和自己很像的小东西,心里感慨孩子大了不好骗了,然后拎起他到自己面前。
    “那不一样,那是我老婆,再不满意,也得等你有了老婆再说。”
    刚刚过来的女人一阵脸红,几个小孩抱着萧溯跑开,她过去嗔怪男人:“你和他们说什么呢?”
    萧峋神秘一笑,很坏地抬起她的下颌吻了吻白嫩的脖子。
    “没事,上了堂思想品德课。”
    ————分割线————
    番外结束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