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想法

      自那天之后潘泽鄞给凌绵录入了他房间的指纹。
    在男人的默许下,她以一种女主人的姿态入住潘宅。
    两人默契地没有提及彼此的关系。
    表面是上下属的关系。
    但肉眼可见地情感逐渐升温,女孩对男人的肉体食髓知味。
    她想念男人温暖的拥抱,想念男人宠溺的吻,想念男人带着她大脑空白的快感。
    两个人还是分房睡。
    不妨碍她开始频频出现在潘泽鄞的卧室,床上、浴室、阳台都有两人缠绵的痕迹。
    只有两个人做爱的时候,她才会留宿到男人的房间里。
    入睡的凌绵依旧是缺乏安全感,背对着人的防御姿态,放任男人从背后搂着她。
    看似和以往一样,小姑娘对什么都不上心。
    只有凌绵知道,暴风骤雨的夜,她终于能睡个好觉。
    可惜的是,潘泽鄞没有等来凌绵的一句“我爱你”。
    转念一想,女孩的社交圈太小了,只要站好枕边人这个位置就无人可替代他。
    做炮友,也只是她唯一的炮友。想明白这点,他也就释怀了。
    有一点进步的是,凌绵渐渐学会接受潘泽鄞对她的好。
    女孩不像别的小姑娘,她本质上就是个宅女,生活的热情都倾注在游戏上面了。
    各种漂亮枪支的皮肤收进凌绵的库存,这时候女孩才表现出她小姑娘的爱美之心。
    把与游戏工作室交接的事情也交代给她之后,潘泽鄞就没怎么管过游戏上的事情。
    白天凌绵替潘泽鄞打枪,晚上凌绵给小潘总打“枪”。
    男人不重欲,女孩总是喜欢撩拨男人的性致,看着他失控的样子,洋洋自得。
    有了这份期待,非必要的应酬潘泽鄞都推了。
    他就像一个普通的男人,下班按时归家。
    一些玩得好的老友得知小潘总金屋藏娇,纷纷调侃他艳福不浅。
    小潘总轻笑,看了眼他跟前的小姑娘,女孩跪在他双腿间,把玩起男人的性器。
    吃他的喝他的睡他的人还不给他名分,这只小金丝雀高傲的很。
    传统的金丝雀,只需其伺候好金主,没有思想的安逸于牢笼里。
    这只金丝雀显然不是这种脾性。
    如果友人知道,潘泽鄞甚至想拿潘氏集团给她当后背,估计就不会把凌绵单纯地看成金丝雀了。
    CSGO这游戏在中国可能游戏没大火起来,但游戏饰品绝对领先世界水平。
    这主要也是由于国人的一个投资观念,喜欢热炒,炒房炒黄金再到如今的虚拟商品。
    V社推出的游戏饰品不以单价来卖,以开武器箱为噱头,16块人民币一把开箱钥匙,抽奖似的开出各类皮肤。(V社:CSGO的游戏开发公司)
    游戏公司着手于游戏开发,要是再管到饰品市场实在有点分身乏术。
    于是V社直接把这部份直接放置了,不定期地推出一些新皮肤的武器箱来抢劫玩家口袋。
    一个同款的游戏皮肤,有上千种游戏模板,有上万种磨损度,每个饰品只能做到相似不能做到一模一样。
    这就造成了为什么CSGO的饰品市场可以做到保值甚至升值。
    一个独一无二的东西,只要这个游戏不灭,源源不断的玩家就会有市场。
    有的玩家可能花了16块一发入魂抽到了传奇皮肤,有的玩家几万块钱抽了一堆废铁。
    冤大头多了,CSGO的饰品交易市场就应运而生了。
    我不开箱了,我直接花钱买。
    这是一块大蛋糕。
    凌绵一开始接触就尝到了甜头,把目光钉在游戏饰品市场这块。
    在此前,国内已经有四个饰品交易平台,但归根到底,还是传统的C2C模式,平台通过搭建买家和卖家之间交流渠道,收取代理手续费。(Customer  to  Customer,消费者互相之间进行销售买卖)
    于是她有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也许可以做成B2C的模式。(Business  to  Customer,企业面向消费者直接销售)
    开设一个站点,一体式地回收加售卖各种游戏的饰品。
    为了避免与某些游戏公司的利益冲突,她把那些搁置饰品板块的游戏公司单独地列了出来。
    主要以国外游戏为主,哪怕有钱赚这些国外游戏公司也不会把手伸到这么远。
    有戏。
    凌绵的想法是好的,但实操起来太困难了。
    基本上在国内没人做。
    没有资本,没有渠道,甚至还是这种虚拟的网络商品。
    外游一旦关服,里面的所有就变成一堆无价值的数据,风险太大了。(关服:取消让国内代理,关闭服务器,清空玩家数据。)
    考虑到这一点,凌绵其实有点畏首畏尾。
    她把这个想法跟男人说了,附上担忧,在一点上两人倒是很坦诚。
    除了感情不分享,两人思想、肉体都很合得来。
    作为出资方的潘泽鄞眉毛一挑,一脸的不在意,就着女孩的担忧接话下去:“那就接盘。”
    不弄幺蛾子大家一起合作赚钱,要真兴风作浪。
    潘氏电竞本来就是做游戏出身的,争取代理权或者收购多一家游戏公司没在怕的。
    为了凌绵的小盘生意,男人可以把大盘生意硬吃。
    凌绵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钞能力。
    在凌绵认知里,小潘总不是一个恋爱脑。
    只要这个游戏公司不是太过经营不善,收购这个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资源整合。
    但他其实大可不必。
    女孩咬了下唇。
    她明白,潘泽鄞说这话的意思是想说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给她兜底。
    她尽管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心里有股热流又带点酸涩。
    这种感觉让她挺上头的。
    见女孩感兴趣。
    潘泽鄞选了个日子组了一个局,把小姑娘带给他的圈内好友认识。
    成功的商人不缺门路,他有意给女孩搭线。
    顺便是时候,一步一步地,把小姑娘带进他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