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03.师兄帮我出出气

      瞿星河本是人间镇南王世子,一向克己复礼,苏桃这一举动完全在他意料之外,整整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她,红着脸说道:“你、你做什么?”
    苏桃人往后一仰,身形不稳,一屁股坐倒外地,一脸无辜地质问道:“不是你问我师父怎么教我的吗?”边说边柔着小屁股。
    原本瞿星河也没多用力推她,因她演技过于逼真,让他自己都怀疑刚才是不是太用力了,连忙道歉,上前去扶:“对不起,对不起,你没摔到吧?”
    同时他三观震碎,外表高冷不易近人的无殇仙君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可苏桃年纪那么小,单纯可爱,怎么可能撒谎骗人呢?
    “摔疼了吗?”瞿星河看了看她的屁股,觉得非礼勿视,飞速地收回视线。
    看着急张拘诸的他,苏桃更是生起了逗他的心思,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往自己的屁股上放,“摔疼了,快帮我揉揉。”
    瞿星河慌乱地抽回了手,因为害羞而紧张结巴起来:“师妹,不可以越礼。男、男女授受不亲!”
    心道是她原本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没有人告诉她这些,才会有如此行为。并没有真心指责她。
    苏桃一脸天真无邪:“那是不是亲了就得成亲?”
    瞿星河脸红的仿佛熟透的苹果,心跳如鼓:“你、你还是小孩子,不要胡说八道。”
    苏桃憋着笑,再次抓住了他的手,鼓起腮帮子说:“那你刚才摔疼我了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瞿星河红着脸,心虚地没有再抽回手,也不敢对视,“要是真、真摔伤了,我、我去帮我找药来。”
    “那你帮我看看伤怎么样?”苏桃作势就要脱裤子,吓得瞿星河连忙捂住了自己眼睛,转过身。
    他倒也不傻,想着说不定苏桃是在逗他,红着脸假意试探:“师、师妹,你不要再戏弄我了。”
    原文男二典型的默默守护类型,出场的时候也少言寡语,老气横秋,要不是最后为了救女主牺牲了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男二喜欢她。
    对付这种类型不能操之过急。
    苏桃收起了再逗他的心思,来日方长,现在把人吓跑了得不偿失。转念间,傲娇地回应:“我、我才没有逗你呢!”
    瞿星河偷瞄了她几眼,想隐藏自己喜欢她的心思,无形将这两小无猜,情窦初开的暧昧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散开来。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一道刺耳尖锐的女声响起,打破了这氛围。
    来的人正是大长老徐清子的女儿,原书的女三号魏紫玉,常年穿着一身紫衣,因为喜欢瞿星河崇拜无殇仙君,所以处处针对女主。
    看到讨厌的女配出场,苏桃像猫见到老鼠,比看到瞿星河时还要兴奋,立马怼了上去:“你没看到吗?我们在交流心得。”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魏紫玉一眼认出了苏桃,嫉妒之心像火一样的冒出来,讥讽道:“笑话!我早听我爹说了,无殇仙君根本没有教你法术,你们能有什么心得好交流的!”
    “我们交流什么关你什么事情,莫不是你想加入啊?”苏桃夹里夹气的说道,还故意拉着瞿星河的衣角,两人紧贴着站在一起,激得魏紫玉火冒三丈,指着对方的鼻子说道:“臭叫花子,离星河师兄远一点!”
    “臭叫花子你叫谁呢?”苏桃等着就是她这句话。
    魏紫玉脱口而出:“叫你!”
    苏桃嬉皮笑脸地拱手:“原来堂堂大长老的女儿也做过叫花子,同行,失敬失敬。”
    慢了半拍的魏紫玉这才反应过来,气得咬牙切齿,怒不可遏,抽出腰间的三十六节龙骨鞭朝着苏桃身上挥去。
    瞿星河眼疾手快,只身挡在苏桃的面前,挥手一剑,用剑气将其震开。
    他年纪轻轻,却天赋异禀,在所有年轻一辈的弟子中脱颖而出,其功力更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早已被当成未来掌门继承人培养。
    相较之下,魏紫玉资质平平,又是个恋爱脑,整日里想着如何讨好瞿星河和他亲近,不务正业,岂会是他的对手?
    魏紫玉被剑气震出十米开外,重重地摔倒在地。
    听那“嘭!”的一声,苏桃不由地眉头一紧,都替她感到疼。
    瞿星河迅速收起本命剑,冷眼看向魏紫玉:“紫玉师妹,同门之间不可私斗,刚才你明知苏桃她没有学习过法术还要挥鞭相向……”见她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他顿了顿,目光冰冷无情,“你这是蓄意伤人。”
    魏紫玉年纪也不大,被自己心上人这么说,仇恨全都转移到了苏桃身上,红着眼眶恶狠狠地盯着苏桃。
    苏桃躲在瞿星河身后,探出半个脑袋,像一只受惊的小兔,满眼惊慌与害怕:“多亏了师兄刚刚挺身而出,师姐那鞭子看起来好可怕哦,被打到一定会皮开肉绽吧?”一面夸赞瞿星河,一面说出魏紫玉凶狠歹毒,苏桃自己都觉得可以担任茶艺大师了。
    “你……”魏紫玉被剑气所伤,敢怒不敢言,苏桃又在那煽风点火,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苏桃暗暗得意:我就喜欢看你生气又不能拿我怎么样。
    【魏紫玉在无殇仙君收苏桃做徒弟时便嫉妒于心,现在看到瞿星河还帮她,更是怒火中烧,暗暗发誓有一天一定要把苏桃赶出师门。】
    瞿星河一愣,声音好像是从天上穿来,抬头看了看天,万里无云,一望无际,不像有人的踪影。
    他低下头,环视四周时,正好和苏桃视线对上。
    “怎么了,师兄?”见瞿星河的反应,怕不是也听到了旁白声。
    “好像,刚才有人在说话。”瞿星河思索着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仙人路过。
    “有吗?”苏桃假装自己听不到。这么废的金手指,就当没有好了。
    【苏桃假装自己听不到谛听之音,试图萌混过关。】
    “……”瞿星河替苏桃感到尴尬。
    苏桃一脸无语,这旁白看来是有脾气的。
    但对听不到旁白的魏紫玉来说,只觉得这两人在眉来眼去,根本是把她当成了空气,气得直跺脚,绞尽脑汁才憋出一句针对她的话:“苏桃,无殇仙君不在,你一定是私自离开了九寰峰,违反了门规!”
    “什么门规啊?第几条第几列啊?”苏桃笑着白了她一眼,心忖道:说得好像你背得出一样。大家都是学渣,谁比谁高贵啊。
    瞿星河没有看到苏桃的表情,想到刚才听到的旁白声,对魏紫玉更是不喜,阴着脸沉声道“紫玉师妹,平时要勤加修炼,不应鸱鸮弄舌,搬弄是非。”
    魏紫玉气急败坏地离开,准备去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