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04.每次脱裤子都没有成功

      魏紫玉刚转身走了几步,迎面撞上一位白衣男子。
    仙门里喜欢穿白衣的很多,但是出尘飘逸、温润如玉,一双眉眼柔情似水唯有玄青宗最年轻的护法禹渊。
    原书里笔墨不多,算起来应该是男五号,苏桃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头戴一根银松木簪,青丝如墨,身姿颀长,手持紫金萧,扶了一把颠颠撞撞的魏紫玉,柔声细语道:“走路小心一些。”
    魏紫玉见到禹渊,如同搁浅的鱼见到了水,以为自己有了转机:“禹渊师叔你来得正好!苏桃她擅自离开了九寰峰!”
    禹渊看一眼苏桃又转魏紫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并没有硬性规定,说她不可以离开九寰峰。”
    魏紫玉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我爹明明跟我说过,当年无殇仙君答应过掌门,不会让她随便离开九寰峰!”
    苏桃立马跳出来,走在怼她的第一线:“你自己都说了不能随便离开,也就是可以认真离开。”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魏紫玉恨不得撕了她这张胡搅蛮缠的嘴。
    见两人互不相让,禹渊站到中间,大有做和事佬的架势,“时候也不早了,你们都早点回去,免得被督教发现。”
    督教羿峻是瞿星河的师父,掌管宗门戒律,为人严肃古板,墨守成规,非黑即白,对原女主有着极强的偏见。
    在苏桃看来,可以说是原文第一大反派,比魔教的人还坏,女主堕魔完全是被他逼的。
    要是她现在有能力,肯定先刀了他。
    督教威名在外,所有人惧怕他,就连有靠山的魏紫玉也不例外,毕竟羿峻这人是油盐不进,谁说话都不好使,他还自诩自己是最公平公正。
    见魏紫玉灰溜溜地离开,苏桃的脸上也难掩小小的得意。禹渊见状,宠溺一笑:“星河你也回去吧,我送苏桃回九寰峰。”
    “那就,有劳师叔了。”瞿星河早已学会御剑飞行,本是想送她的,可被禹渊抢先开口,加上辈分在那,也不好反驳,只能行了礼乖乖离开。
    禹渊并没有御剑,而是拉起苏桃的小手,两人身影一转,眨眼之间便回到了九寰峰。
    哇哦,这就是瞬间移动吗?
    可见,禹渊的修为也是深不可测啊。
    苏桃怕他开口要责问自己,立马抢夺话题,拍手夸赞道:“师叔你厉害啊,好快啊!”
    禹渊满眼笑意,打趣道:“我怎么觉得,你不是真心在夸我。”
    纯洁的他没有听出她偷偷打擦边球。
    原文禹渊对女主的爱意藏得更深,两人就算睡在一张床上,禹渊也丝毫不敢越矩,简直是禽兽都不如。
    到了嘴边的肉都不吃,浪费啊!
    见禹渊还没有打算要走,苏桃生起了别样的心思,可惜被禹渊抢先开口道:“好了,你说说没有法术,你是自己怎么偷跑出去的?”
    苏桃遇到了人生难题,要是说实话,那等于把红鲤鱼的事情都说出来,作为自己的底牌,不想这么快告诉别人。哪怕是喜欢她的人也不行。
    但找个借口吧,一时半会想也不到什么理由,犹犹豫豫道,“我是……掉下去的?”
    九寰峰是玄青宗最高的山峰,掉下去也不是不可能,但没有法术支撑,那必是粉身碎骨。
    禹渊微微皱着眉,一脸“你看我会信你吗”的表情。
    他的目光扫了一圈,一针见血:“我刚才看了一眼,发现天池里的红鲤鱼不见了,它去哪了?”还笑了笑,调侃道,“不会是被你吃了吧?。”
    哎,这禹渊怎么那么聪明?
    不愧是仙门第一卧底!
    干卧底工作的就是不一样,观察入微。
    苏桃低头咬唇,暗暗感慨,抬头憨笑道:“师叔怎么可能?我中午醒来的时候,它就不见了。按照你这么说,那……除非是我昨天晚上梦游的时候把它给吃了!”
    三年来,禹渊来九寰峰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于原女主的印象停留在聪明顽皮的阶段,而苏桃的巧舌如簧、古灵精怪看似和原女主性格相差不大,所以,心细如发的他倒是没想过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不跟我说实话?要是被你师父知道了,看他怎么罚你。”禹渊温柔的声线,毫无威胁力。
    苏桃轻哼一声,不以为然。
    原文里男主的确是虐过女主,不过,那也是女主入魔之后的事情。
    在女主还没长大之前,男主倒是真心把她当女儿养的,从来没有打骂过,最多也就罚罚抄书罢了。
    想拿男主来吓她?她还真不怕。
    但是,装总是要装的,不装怎么和禹渊拉近关系呢?
    苏桃立马做出害怕的模样,拉起他的手摇晃撒娇:“师叔,你不要吓我,我最怕我师父了!”
    “怎么,你师父对很凶吗?”
    “那是当然了,我师父那一生气起来,活脱脱的阎罗王转世啊!别说是三岁小孩了,十三岁的小孩都能被他吓哭!”
    禹渊望了一眼,似有似无的笑着:“是吗?那他不会还打你了吧?”
    苏桃灵机一动,岂能放过这个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连忙抓着禹渊的手往着屁股上放:“是啊,他临走前还打我屁股呢,不信你看!”
    禹渊默默抽回了自己的手,掩嘴偷笑。
    只听到,苏桃的背后,传来一个沉稳充满磁性的嗓音,压迫感十足:“我怎么不知道,我走的时候还打你屁股了?”
    苏桃背脊一凉,战战兢兢地转过头。
    这三界之中,唯一的真仙无殇仙君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就像故古早文里描叙的那样,所有的华丽辞藻都堆砌在了他的身上,无论是气场还是颜值,风华绝代的身姿,睥睨天下的眼神,都让苏桃不由地心神一紧。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苏桃马上扯开了笑容,扑了上去:“师父~你可算回来了,徒儿好想你哦!”
    无殇仙君一下抓住了她的衣领,把她拎了起来:“池子里的鱼呢,还有我匣子里的丹药呢?”
    “哈、哈,师父你听我狡辩。”苏桃被拎在半天中,脚不着地,只能乱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