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1节

      《不可控》作者:樱花奶茶
    文案:
    李氏集团董事长去世,刚刚大学毕业的独女李婉平临危受命接管公司。
    而摆在李婉平面前的却不是一条康庄大道。
    公司内部早有总经理周垣,董事会有一半以上是他的心腹,直接将李婉平排挤出了权力核心。
    李婉平每天如履薄冰,她知道也许有一天,周垣会将她取而代之。
    可周垣忽然问她,“我教你经商吧?”
    李婉平受宠若惊,“你真的愿意教我吗?”
    周垣半真半假,“我骗一个小姑娘图什么?”
    一句话简介:我们的初遇是冰天雪地,但我们的结局是春暖花开。
    -----------------------------------------------------------
    内容标签:正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婉平,周垣┃配角:蒋柏政┃其它:待定
    一句话简介:真·霸总男主vs假·霸总女主
    立意:成长
    第1章
    李婉平很害怕周垣。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医院的大门口,当时李婉平的父亲病危,周垣作为李婉平父亲的心腹,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受托出来接李婉平。
    三九寒冬,密集的大雪覆盖了纵横的街道,医院的门口处延伸着一条被清扫干净的地面,灰色的大理石与白雪相称,周垣就站在那里。
    李婉平看了他一眼就把头低下了。
    周垣长的很英俊,但他的气场却很骇人。
    李婉平第二次见到周垣是在董事会上。
    李婉平的父亲去世,李婉平临危受命接管公司。她怯怯地坐在那里,听得周垣在股东会上冷声颁布了一项新规。他说,往后李氏集团所有的文件,必须先拿给他过目,然后才能再找李婉平签字。
    在场半数以上的股东异口同声说:“是,周总。”
    其余剩下的股东都沉默着,但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或者征求一下李婉平的意见。
    那一瞬间,李婉平就知道,她这个所谓的董事长,就只是个傀儡。
    第三次见面就是现在,在周垣的办公室,他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黄昏一束夕阳穿透落地窗投射进房间,将他英挺的轮廓虚成一条弧线。
    李婉平轻轻敲了敲门。
    周垣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然后指了指斜对面的沙发,对她说:“坐。”
    李婉平走到沙发前坐下了。
    周垣继而迈步从落地窗向沙发走过来,他一走近,李婉平又立刻站了起来。
    周垣皱了下眉,“坐,这么怕我?”
    李婉平心想,她是怕他,因为他掌控着整个李氏集团,她的生存。
    这话并不夸张,即便李氏集团是家族企业,从法律上讲属于李婉平,但商场上的事,只要你签错一个名字,你所有的财产都有可能在顷刻之间变成其他人的。
    周垣看着李婉平,“你叫李……”
    周垣拖了个音。
    李婉平立刻道:“李婉平,温婉的婉,平和的平。”
    周垣嗯了声,“名字不错,温婉平和,跟你的气质倒是很相称。”
    李婉平便不再说话了。
    周垣不动声色的笑着,“在公司里还适应吗?”
    李婉平愣了下。
    周垣这问话的语气,像极了一个领导在询问员工,但其实,周垣的职位只是总经理,而李婉平是董事长。
    李婉平微微垂眸,手不着痕迹握了握拳,但紧接着便又松开。等她再抬眸时,她已经换上了一副天真无邪地笑容,“都挺好的,托周总你对我的照顾,我很感激。”
    周垣意味深长瞧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我有照顾过你吗?具体说说。”
    李婉平心口一紧,脸胀得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周垣眨眼睛笑:“看来是没有,或者,是我照顾的不够好,至少没让李董记住。”
    一句“李董”,一下就让李婉平的心里忐忑起来。
    她张了张嘴,但话还未出口,便被周垣抬手制止。
    周垣又笑了下,“今天晚上有个饭局,李董跟着一起去吧。像我们这样的生意人,应酬都少不了。李董作为我们李氏集团的董事长,以后自然也要多多参与。”
    李婉平局促用手扯着衣角,她不想去,但周垣的语气这样笃定,根本就不给她拒绝的余地。
    周垣微笑看着她,“那就这么定了,晚上七点,我准时去接你。”
    李婉平身子一顿,有些僵硬,她的声音很小,怯怯的,“周总,我一定要去吗?”
    她说着,怕是周垣误会,又紧接着加了一句:“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我怕我去了说错话会给你惹麻烦。”
    周垣微微皱了下眉,“没有工作经验才要去累积经验,不然你整天待在温室里,什么时候才能独当一面。”
    周垣这话说的合情合理,甚至还有一点为李婉平着想的感觉,让李婉平一下子没了拒绝的理由。
    李婉平小心翼翼地用眼睛偷瞄了他一眼,妥协道:“那……好吧。”
    周垣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好,那你去忙。”
    李婉平顿时如获大赦,起身就走。但才刚走到门口,周垣却又突然道:“李董。”
    李婉平立时脚步一顿,转过身来。
    周垣含笑淡淡地道:“记得化个淡妆,交际场上,化妆是对别人的尊重。”
    李婉平没听过这个道理,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说:“好的。”
    周垣便没再说话。
    李婉平继而推开办公室的门,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外就是一条长廊,长廊空荡荡的,除了几盆绿植之外再无其他。听人说,周垣喜欢简单,不喜欢那些复杂的装潢。但是他这个人,却非常复杂。
    李婉平一路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在办公室外面的隔间是助理的办公室。助理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姓赵名曼。
    她看到李婉平回来,连忙拿了三份文件走了过来,“李董,这是今天财务部和工程部送来的文件,请您过目。”
    李婉平下意识问:“都拿给周总看过了吗?”
    赵曼点头,“周总都已经看过了,说是让您签字。”
    李婉平闷闷地嗯了一声,然后接过那三份文件向办公室内走去。
    她在经过办公室门口时,看到门上描金镶边的牌子,上面写着:董事长办公室。
    她忽然觉得很讽刺,又很难过。
    她的父亲曾经就在这间办公室里办公,但是,她的父亲绝对不会像她这样丢人。
    李婉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迈步走进办公室将门关上。
    她进去之后就翻阅了那三份文件,但是她没有看懂。尤其是那份工程部送来的文件,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是在看天书。
    李婉平沉默着。
    她知道她自己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周垣现在愿意尊她,只是因为她的父亲刚刚去世,周垣即便有心想要抢夺李氏集团,也要顾及舆论。
    但如果李婉平一直这样无所作为,等个三年两年之后,周垣就完全可以以董事长没本事为由,煽动董事会,要求李婉平让出股权。
    李婉平最后的结局,也就是用李氏集团换取一笔钱,然后安稳地度过下半辈子。
    其实这样的结局似乎也不错。
    但是李婉平不能。
    因为李氏集团是她祖爷爷创建的,经过她的爷爷、她的父亲,然后传到了她的手上。
    她不能让这个充满了李家人心血的集团公司在她的手上卖给他人,她不能。
    但现实的情况却狠狠打了她的脸。
    她什么都不懂,处于被动的位置上,任凭别人拿捏。
    李婉平无声叹了口气,然后拿起笔,几经犹豫,还是在那三份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她知道字不能乱签,但是她看不懂,如果她不签,周垣责问起来,她也说不出理由。
    但好在现在这个局面,她对周垣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所以在短时间内,她也不必太过担心周垣会对她不利。
    李婉平签完字后便打开了电脑。
    她给自己偷偷报了两个大学函授的班,一个学财务,另一个学法律。
    李婉平原本的大学专业是经济管理以及企业管理,她的父亲原本打算等她大学毕业之后就让李婉平来公司实习,从基层做起,再由她的父亲亲自指导个两三年,李婉平基本就可以出徒了。
    但现在这一计划破灭,两个专业都成了纸上谈兵,而在周垣的掌控下,李婉平也根本就没有从基层开始做起的机会。所以,她只能偷偷再给自己报几个有用的班,让自己的知识面尽可能变得广阔一些,或许有用。
    做完这一切,李婉平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但这份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李婉平看了眼来电显示,轻皱着眉头。
    是周垣的助理,何锐。
    李婉平本心并不想接,但她还是把电话接通了,客客气气地说了句:“何助理。”
    何锐在那头却一点也不客气,“周总让我问问你可以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