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2节

      李婉平一愣,下意识反应过来是要去应酬。她抬眸看了眼墙上的挂表,才五点多一些。
    李婉平问:“周总不是说晚上七点吗?”
    何锐的口气很强硬,“不知道,周总就是让我问问你能不能走?”
    李婉平沉默举着电话,几秒钟的时间,她淡淡地说了句好,“我马上下楼。”
    对方果断挂掉了电话,李婉平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强压下了心中所有的不满。
    何锐区区一个助理都敢对李婉平这么不客气,完全是因为有周垣给他撑腰。
    自古以来,狗仗人势。
    李婉平静默着,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支口红,在唇上涂了很薄的一层。
    她继而下楼,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出了电梯口不远处就停了一辆黑色奔驰,后车座的窗户开着,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坐着的人的轮廓,是周垣。
    李婉平走过去,拉开后车门上车。
    周垣正坐在后车座上打电话,嘴角还衔着半支烟,“盛和集团现在谁当家你就去找谁,捅了娄子可大可小,全凭人说。”
    电话那头不知道回了句什么,周垣以一句“我等你消息”便结束了通话。
    李婉平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
    周垣顾她一眼,此刻倒映在周垣眼底的李婉平皮肤白皙,嘴唇带着点点诱人的樱桃红。
    她倒是很听话,化妆了,但却只涂了口红,又很敷衍。
    周垣很快收回了视线,然后跟司机说了一个字,“走。”
    第2章
    司机一路开着车行驶到一个类似于招待所的地方,而不是酒店。
    李婉平不知道周垣为什么要来这里,但也不敢问。
    车子在招待所门口停稳之后,周垣让李婉平在车里等着,然后独自一个人下车进了招待所。
    周垣这一进去就是半个多小时。
    李婉平等在车里有些纳闷儿,她问司机,“周总进去做什么?”
    司机说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只实话实说他知道的情况,“这里是周总朋友开的招待所,可能进去谈点事情。”
    李婉平眉头微皱,“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我也一起跟过来。”
    司机是个直性子,没多想,就嘴善如流地回:“您和周总今晚不是有应酬吗?可能周总不想再特意回公司接您一趟吧。”
    司机说完就意识到这话不太妥当,毕竟李婉平是董事长,周垣再怎么着也只是个总经理,没道理下属懒得去接上司。
    司机心虚看了李婉平一眼,果不其然,李婉平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司机悻悻干笑了两声,“那什么……李董您先在车里等着,我下车抽根烟。”
    李婉平没有吭声。
    司机连忙逃也似的下了车。
    李婉平又在车上等了半个多小时,周垣终于从招待所里出来了。
    他随即上车,然后才吩咐司机去今晚应酬的酒店,[黄金楼]。
    那是一家非常有名的鲁菜老店,有二十多年的历史。早在李婉平还没出生的时候,这家鲁菜店就已经存在了。
    司机一路开着车抵达「黄金楼」门口,早有一名经理装扮的中年男人已经在台阶上恭候,车停稳,中年男人认出是周垣的车,亲自走下台阶过来拉开车门,“周总,您来了,快里面请。”
    周垣下车,李婉平也跟着下车,然后不远不近跟在周垣身后。
    在酒店门口停泊了几十辆豪车,不少衣着不菲的男男女女陆续进出,男的从青年到中年甚至老年,包笼了各个年龄阶段,而女的却大部分都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李婉平一声不吭跟着周垣往里面走,听得周垣问那个引路的经理,“盛和集团的蒋总来了吗?”
    经理欠着身,恭敬地答:“没有,不过经纬的王总和西城船业的杨总都已经到了。”
    周垣嗯了声,便没再问什么。
    一行人随即坐vip观景电梯直达八楼,电梯中途不经停在其他楼层。
    下电梯后,经理引路停在一号雅间的门口,门一推开,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中年男人以及三个漂亮的年轻女人。
    他们见到周垣后立刻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体型微胖的男人率先跟周垣握了握手,语气之间很是恭维,“周总,好久不见,您还真是风采依旧啊!”
    周垣闻言笑着扫了眼男人身旁的两位年轻美女,“王总今天好兴致,一炮双响。”
    王总瞬间乐得合不拢嘴。
    周垣又与站在王总身边的另一个中年男人握了握手,“杨总特意从a市赶过来,一路辛苦了。”
    杨总立刻客套地摆了摆手,操着一口浓重的地方口音,“不辛苦,不辛苦,挣钱嘛。”
    他们话落便一起入席。
    那个王总似乎对李婉平很感兴趣,眯着一对色/咪/咪地小眼问周垣:“这妹妹跟上回那个不是一人儿吧?小秘书?”
    周垣喉咙里溢出笑声,眸中的流光被灯火一拢,风/流不/羁。他没有认可李婉平这个“秘书”的身份,但也没有否认。
    但这样不承认不否认的态度,几乎等同于在羞辱李婉平。
    李婉平面上没有吭声。
    王总权当自己猜对了,笑容油腻又低级,“秘书好,秘书贴心。”
    他话落便又看了李婉平一眼,眉飞色舞。
    一旁的杨总这会儿也注意到了李婉平,他张了张嘴,似乎是要说点什么,但还没等他开口,周垣已经先声打断:“好了,我们说正事儿。”
    杨总只能戛然而止,他搓了搓手,自顾自喝了口茶,一脸的色/相都被讳莫如深取代,“据我所知,现在这项招标一共有十家公司参与。抛去资质不合格的三家,还剩下七家。这七家公司,又有三家已经被劝回,所以,最后能参与竞标的就只剩了咱们三家和盛和集团了。”
    他说着,不着痕迹看了眼旁边的王总,又继续道:“我和王总都有自知之明,知道这项工程最终也不会落到我们两家手里,所以,我和王总就想着,等竞标结束之后,我们两家做分包,拿一点零头的利润就行了。”
    他说话的功夫,有侍者开始上菜。
    王总见状立马面色一变,沉着脸向服务员呵斥道:“人还没到齐,谁叫你们上菜的!”
    服务员当场就吓结巴了,支支吾吾看向周垣,却不敢说话,只能发出一些单调的音阶。
    周垣叼着烟坐在那里,青灰色的雾霭深处,那张英俊的面孔晦暗不明,“是我让上的。”
    他说着顿了顿,目光投在李婉平的身上,“很晚了,小姑娘还没吃饭。”
    王总多精,他一看这情况,脸上的表情立刻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应该上,应该上,这都几点了,饿坏了妹妹,周总该心疼了。”
    他说完这话就又立刻去训斥服务员,“麻利点,都快点把菜上齐!把人饿坏了,你们负责吗!”
    服务员心里一百个委屈但不敢说,只红着眼眶点头应下。
    菜品很快便被一盘一盘的端了上来,紧接着就是酒水,很贵的白酒,还有红酒。
    王总拿起酒瓶先给周垣倒了一杯,然后是杨总,眼角余光瞥见李婉平的时候,他将白酒瓶子放下,转而拿起红酒端了过去。
    李婉平眼疾手快将挡住杯口,客气礼貌地道:“我不会喝酒。”
    王总见状不着痕迹看了周垣一眼。
    但周垣只是叼着烟坐在那里,并未有任何表示。
    王总就明白了,他立刻换了一副油腻地笑容,语气带着哄,“我说妹妹啊!咱出来吃饭怎么能不喝酒呢?何况红酒而已,度数又不高,跟喝糖水似的。”
    李婉平不为所动,只是坚持用手挡着杯口。
    杨总见势也开始添油加醋,“妹妹啊,出来谈生意喝酒是规矩,助助兴而已,你给个面子,喝一杯好了。”
    李婉平没见过这种阵势,她才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她是不懂这些所谓的饭局规矩。
    她一时之间有些无助地看向周垣。
    周垣似乎是感受到了李婉平的目光,也回视了她一眼,但周垣却并未替李婉平解围,反而直接选择了无视。
    李婉平顿时没了办法。
    其实她可以不喝,但不喝就等于打了两位老总的脸,李婉平初来乍到,不确定她能不能担得起这个麻烦。
    李婉平微微低下头。
    但这会儿的功夫,王总已经给李婉平把酒倒好了。
    “喝吧妹妹,就一杯,助助兴。”
    李婉平不言不语,端起那杯红酒一口干了。
    她知道酒不是这样喝的,但她只想快点喝完这杯酒,她并不想慢慢地品,更不想跟这些人把酒言欢。
    但她喝的太快,酒入喉咙闷了一下,便剧烈地咳嗦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李婉平为什么被酒呛到,但所有人都装作看不懂。
    王总第一个鼓掌喝彩,边鼓掌又边趁机给李婉平倒了一杯,“妹妹海量啊!还说不会喝!这比我都能喝!”
    杨总紧接着把酒杯举到李婉平眼前,满满一杯,杨总先行一口闷了,“妹妹我敬你,我干了,你随意!”
    这句话就相当于把路给堵死了,李婉平再怎么不懂规矩也知道人家先干了酒,她至少也得抿一口。
    李婉平被王总和杨总夹在中间,愈发感到无形的压力。
    她对这种场合这些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和畏惧,她不知道所谓的应酬是不是都是这样,但她眼下只能硬着头皮敷衍。
    周垣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对李婉平的惊弓之态浑然不觉。他自始至终都只是坐在一旁看戏,丝毫没有想要帮忙的意思。
    李婉平被王总和杨总两个人连哄带骗的灌了三、四杯,她的脸色开始微微泛起了红晕,她胃里空,这会儿又有些想吐。
    周垣这才觉得有些过了,拿酒杯轻轻碰了碰李婉平的杯子,拉回她的注意,“吃口菜压一压。”
    李婉平闷不吭声。
    恰时包间的门被人推开,包间里的气氛明显一变。方才还嚷嚷着要灌李婉平酒的王总和杨总“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几步就迎到了门口。
    “蒋总!”
    “蒋总!”
    两个人是异口同声,语气之间带着浓重的谄/媚和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