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5节

      蒋柏政的面孔仍然是温文尔雅的浅笑,“李董刚刚接手公司,很多业务不熟悉暂由周总代劳也无可厚非,但李董总要有独当一面的时候,我期待能与李董共同拓展商业版图的那一天。”
    这句话一下子就戳中了李婉平的内心,她眼眸微垂着,想说什么,但又怕说错。
    蒋柏政开了车门锁,很绅士帮李婉平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李董,小心些。”
    这句话一语双关,一是让李婉平下车时小心些,二是让李婉平小心什么,李婉平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但并未抓住。
    李婉平匆匆点了点头,“今天……今天真的谢谢你了,蒋总。”
    她道了谢,然后快步下车,跑回了公司。
    而这一幕全部被站在落地窗前的周垣尽收眼底。
    站在周垣身后的何锐不屑轻嗤,“久闻蒋柏政风流,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周垣却并不在意,“你看他有几分真假。”
    何锐微微思量,“李董年轻漂亮,蒋柏政对她应该也有三分真吧。”
    周垣闻言嗤了声,“恐怕一分也没有,蒋柏政看中的不是李婉平这个人,而是她背后的李氏集团。”
    何锐微惊。
    周垣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李婉平不能落在蒋柏政手里,那样的话,李氏集团就要改姓蒋了。”
    何锐蹙眉,“那……依您之见?”
    周垣不语,但那双漆黑的眸子却染了几分深。
    第5章
    另一边,李婉平刚到办公室门口就被赵曼喊住了。赵曼说,周垣找她。
    李婉平微微点头,进到办公室里喝了杯水,又匆匆去了周垣的办公室。
    周垣的办公室里只开了一排壁灯,拉着窗帘,光线非常昏暗,李婉平敲门进去的时候,周垣正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对面投影幕布上的ppt。
    周垣见李婉平进来,指了下斜对面的沙发,“坐。”
    李婉平赶紧走过去坐下。
    但她才坐下,周垣就用遥控器暂停了ppt,“这是一项正在洽谈的房地产工程,你看一下,看完了给点意见。”
    李婉平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因为自从她接手李氏集团以来,她基本就是个摆设。周垣从不跟她谈工作,更遑论听一听她的意见。
    李婉平心里很是高兴,连忙点头说好。
    周垣继而又按下播放键,这时周垣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周垣按下免提,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前台接待的声音,“周总,盛和集团的蒋总找您。”
    周垣闻言皱眉,他今天没约蒋柏政,蒋柏政也没约他。忽然这么不请自来,不是有急事就是有幺蛾子。
    周垣冷声回前台,“请他进来。”
    李婉平一听这话便有些犹豫站了起来,“那……那我……”
    周垣示意她坐,“你看你的,不碍事。”
    这时办公室的敲门声响起,周垣说了句:“进。”
    就见前台接待打开门,然后把蒋柏政领了进来。
    周垣依旧坐在沙发上并未起身,只皮笑肉不笑瞧着蒋柏政,“蒋总有什么事吗?”
    蒋柏政亦假笑回他,“我是来找李董的,但刚才去李董办公室,赵助理说李董在周总这里,所以我就过来看看。”
    周垣不动声色扫了李婉平一眼,但并未说话。
    李婉平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她不是傻子,能看得出周垣与蒋柏政不对付,而她现在又是个傀儡董事长,自古以来,权臣最忌讳皇帝勾结别的势力,所以,不管李婉平私心觉得蒋柏政这个人怎么样,但她不能让周垣觉得她是在有意接触蒋柏政。
    毕竟,李婉平现在的处境是需要倚仗着周垣,她不希望因为蒋柏政而得罪周垣。蒋柏政对她而言,往多了说,撑死算个朋友,但周垣就不一样了,他掌控着整个李氏集团,自然也掌控着李婉平。
    周垣不高兴了,蒋柏政救不了她。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李婉平即便再笨也能掂得清楚。
    李婉平咽了咽口水,有些局促问蒋柏政,“有什么事吗?蒋总。”
    蒋柏政那风流不羁的眉目漾起浅笑,从裤口袋掏出一部手机递给李婉平,“方才李董走的急,手机落在我车上了。”
    李婉平面色微变,她几乎是下意识抬眼看向了周垣,但周垣只是坐在那里,面容上没有一丝波澜,也没有看她。
    李婉平飞快起身去接过手机,“谢谢蒋总……”
    蒋柏政笑容更深,“下次有空再请李董吃西餐,我还知道一家很不错的西餐厅,李董应该也会喜欢。”
    李婉平几乎要把头垂到胸前,很轻很闷应了一个音阶。
    蒋柏政的眼眸暗了暗,适可而止,转而又对周垣官方客气道:“那周总你们忙,我先走了。”
    周垣无波无澜嗯了声,语调不高不低,却暗藏冷冽,“不送。”
    蒋柏政继而对李婉平摆了摆手,然后推门离开。
    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啪嗒”一声,最后趋于平静。
    李婉平的脸色有些苍白,但还好办公室里的光线暗,并不容易察觉。
    她想了想,有些支吾,“那个……我今天中午刚好碰到蒋总,其实也不是故意跟蒋总走的近,我知道周总不喜欢蒋总,我只是……”
    周垣好笑,“谁跟你说我不喜欢蒋总?小孩子吗?”
    李婉平有心想要再解释几句。
    周垣却又先声打断,“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但蒋总即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也可以是合作伙伴。你跟他走动没坏处,但蒋总这个人心思深,什么话该跟他说,什么话不该跟他说,你自己掂量清楚。”
    李婉平摸不着周垣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能点头,小声说好。
    周垣重新将ppt调至开头,“继续看。”
    李婉平也只好把精力都集中在ppt上,但她并没怎么看懂。上面很多条款都写得模棱两可,如果不仔细推敲,很可能就会被对方钻了空子。
    ppt持续播放了二十多分钟,放完之后,周垣起身将窗帘拉开。
    正值下午,阳光很好。阳光透过玻璃折射进来,使原本昏暗的房间一下子就明亮起来。
    李婉平一时不能适应光线,微微眯了下眼睛。
    周垣将一叠纸质文件放到李婉平的面前,“这是附加条款,你一并看看。”
    李婉平点头接过,捧着文件从头到尾仔仔细细阅读。
    周垣探出手臂拿过办公桌上面的烟盒,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根,打火机喷射出的蓝色火苗笼罩住他的眉眼,弱化了几分他的凌厉。
    李婉平看完资料还是没有全部看懂,只挑了她明白的说,“这块土地以前被政府规划为了绿化用地,现在虽然规划作废,但上面也没有明确的文件。所以,如果现在拿这块土地作为商用,很可能会有风险。”
    周垣叼着烟慵懒开口,“那依李董之见,这块地我们要不要?”
    李婉平微微咬了下唇,“这块地买过来万一不能作为商用,我们就会血本无归。我觉得,如果要做商用,还是要买保险一些的地皮比较好。”
    周垣嘲讽笑,“是投资就有风险,你看了半天,就看出这么点问题?”
    李婉平顿时就不说话了。
    周垣掸烟灰,“看来李董的商业知识的确非常欠缺。”
    他说着,单手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了一把钥匙扔在桌面上,“这是我隔壁房子的钥匙,你搬过来住。”
    李婉平一愣。
    周垣言简意赅,“白天没有时间教你,晚上下班之后,我可以教教你怎么处理这些文件。”
    李婉平的眼眸顿时亮了亮,但也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她的眼眸便又很快暗了下去。
    她有些局促,两只手不由自主地纠在一起,“我很愿意学,也很感谢周总愿意教我。但……但我怎么好意思住周总的房子,我学完可以回家的。”
    李婉平不傻,且不论周垣是不是真想教她看文件,但如果她真住到周垣的隔壁,岂不是被监控了?
    周垣无波无澜瞧着李婉平,“我没时间送你。”
    李婉平立刻道:“不用送,不用送,我可以自己回家。”
    周垣微微向后仰靠着座椅背,面无表情,“我不可以。”
    李婉平又是一愣。
    周垣继而道:“你觉得让一个女人晚上自己回家安全吗?如果你在路上出什么事,人是我叫来学习的,我也会有一定的责任,我何必给自己找这种麻烦?”
    李婉平顿时哑口无言。
    周垣将烟掐灭在烟灰缸内,灰烬粉碎,“随李董便,李氏集团说到底也不是我的公司,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也跟我没有太大关系。如果不幸,李氏集团没有在李董手上发展下去,于我而言,也不过就是换个地方继续工作罢了。”
    周垣说着,就要伸手将桌面上的钥匙拿回来。
    李婉平顿时一个箭步迈过去,先一步眼疾手快将钥匙握到了自己手中。
    她看着周垣,周垣也同样看着她。
    虽然但是,万一中的万一,万一周垣愿意教她。
    李婉平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周总,你……你真的愿意教我吗?”
    周垣闷声轻嗤,“我骗一个小姑娘图什么?”
    李婉平微垂了眼眸,她看着手中的钥匙,几秒钟的时间,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那……那这间房子的房租由我来出。”
    周垣片刻沉默,语气慢慢悠悠,“好。”
    李婉平便不再多言。
    周垣继而从电脑上拔了u盘,u盘里面就是方才播放的ppt。周垣将u盘递给李婉平,“这个你拿回去看,有不懂的地方就列出来,晚上我给你讲。”
    李婉平微怔,“今天晚上就讲?”
    周垣一脸不可置否,“怎么?”
    李婉平连忙道:“不……不是,我是想着,我即便要搬过去,也得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
    周垣淡漠嗯,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现在是下午三点,你回去收拾,晚上来得及。”
    李婉平不明白周垣为什么要这么急,一时杵在那里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