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6节

      周垣露出几分不耐,“听不懂吗?”
    李婉平当然不敢跟周垣怼,立刻恭敬应下,说听懂了。
    她不想得罪周垣,也不敢得罪。
    周垣便没再说话,但意思却已经表达的很明确,李婉平可以走了。
    李婉平不着痕迹呼出一口气,然后拿了u盘,一溜烟儿离开了周垣的办公室。
    她从办公室出来就直接回了家。
    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这个家对李婉平来说印象并不深刻。
    她在八岁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父亲忙着工作,就把李婉平直接扔去了寄宿学校。李婉平的大学是在国外读的,毕业回国后没几天,父亲又突发脑溢血去世。
    也就是说,对于李婉平而言,亲情和家这两个概念都非常稀薄。
    李婉平打开衣橱将几件衣服扔进了行李箱,想了想,又拿了些日常的洗漱用品。也就这些了,别的东西如果有需要,李婉平可以再买。
    收拾完这些,李婉平又拎了她的笔记本电脑便直接去了周垣给她租的房子。
    那里是位于市北区的一幢高层公寓,公寓的格局是两户一层,一共三十八层。周垣就住在最顶楼,从那里的落地窗探出去,可以俯瞰整个城市。
    李婉平以为自己住的这套房子是周垣帮她租的,但其实,顶楼的这两户都是周垣的房产。
    周垣喜静,所以当初他看中这里的房子时,他便一次性把一层的两套房子都买了下来。
    只不过这一点李婉平并不知道,而周垣也没打算告诉她。
    李婉平对房价是没什么概念的,因为不出意外的话,她这辈子也不需要买房。她自己家就是一套别墅,在郊区还有一套小别墅。李婉平家里就她这么一个女儿,两套别墅的继承人自然也就是李婉平。
    但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她要给周垣交房租。她不知道该给周垣多少钱合适,她可以问,但她怵头看到周垣那嫌弃她的表情。
    想到这里,李婉平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她果然还是怕周垣的。
    李婉平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然后拎着行李坐电梯直达顶楼。
    进门之后李婉平就懵了,这里是个很空旷的屋子,很大,里面什么家具都没有。
    李婉平忽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把问题想简单了。
    她原本以为她可以拎包入住,别的不说,至少沙发和床这种最基本的家具应该是有的,最多也就是买个床单被罩什么的。但事实却是,这屋里连个板凳都没有。
    李婉平足足站在原地愣了两分钟,如果可以配图,真的是有一群乌鸦从李婉平的头上嘎嘎飞过。
    李婉平默了默,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多了。这个时候再联系搬家公司,估计要一直忙到晚上。但如果不联系搬家公司,她现在自己出去买家具也来不及了。
    李婉平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她现在开着车出去买床单被罩,然后晚上在这里打地铺。
    第6章
    说干就干。
    李婉平一路直奔附近的商场,大包小包买了一堆,什么床单被罩、小型的单人沙发,甚至还有热水壶,但太多了,李婉平一次性拿不了,就连续跑了好几趟。
    在第三次从商场跑回顶楼的时候,李婉平已经累得跟孙子一样。
    她抱着两大包东西坐电梯到达顶楼,电梯门一开,迎面就遇到了周垣。
    周垣瞧着李婉平这一堆一堆的东西,微微皱了下眉。
    李婉平顿时有些尴尬,声音很轻,“我……我去买了点东西……”
    周垣面无表情,“你该不会是,只带了日常用品过来了。”
    李婉平默了默。
    周垣慢条斯理地道:“所以,你以为我让你下午三点就回去准备,只是让你回去准备日常用品?”
    李婉平又默了默。
    周垣瞧着她,“是你傻还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
    李婉平恨不得趴在地上装死,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丢人过。
    她的声音很低,轻如蚊音,“是我傻……”
    周垣慢悠悠哦了声,“我也觉得是你傻,所以,你今天晚上打算怎么办?”
    李婉平咬了咬牙,心一横,实话实说,“我打算打地铺,先凑合一晚,没关系的。”
    周垣没说什么,自顾自回了自己家,把李婉平扔在了外面的长廊上。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李婉平强撑过这一段,抑住的丢脸之感突然反弹,脸上腾地一红,然后她一溜烟也赶紧跑回了她自己的房子。
    但回去之后她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她忘了买饭。
    再下楼去买是不可能的,今天已经够累了,李婉平说什么也不会为了一顿饭再把自己折腾一趟,但点外卖也有一个问题,她不知道这幢公寓楼的楼号……
    李婉平感觉她今天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从中午遇到蒋柏政开始,她就一直水逆到现在。
    李婉平愁眉苦脸瞅着自己手里的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李婉平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
    她下意识拍了拍胸口,垂眸顾了眼来电显示,居然是周垣。
    李婉平轻轻按下通话键,尽量放平和了声音,“喂,周总。”
    电话那边很快便传来了周垣的声音,“会做饭吗?”
    李婉平一愣,“啊?”
    周垣不耐烦又问了一遍,“我问你会做饭吗?”
    李婉平这才赶紧道:“会……会做。”
    “过来。”周垣扔下这俩字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婉平呆了两秒,然后将手机移离了耳朵。
    她继而起身出门,走了几米就走到了隔壁的门前,门没有关,只是虚掩着。
    李婉平想了想,还是抬手敲了下门,“周总。”
    房间里很快便传来周垣的声音,“进来。”
    李婉平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她诧异于周垣家里的布置,四面八方都冷冷清清的,除了最基本的家具便再无其他。因为房子很大,东西很少,所以一进门给人最直观的感觉就是空荡。
    李婉平继而往客厅里走,周垣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此时正翻阅着一份报纸。
    周垣听到脚步声漫不经心抬眸扫了李婉平一眼,然后淡淡地道:“厨房里有食材,去做饭。”
    李婉平不是很明白周垣这言简意赅的意思,小心翼翼地问:“做我们两个人的饭吗?”
    周垣闻言翻阅报纸的手一顿,抬眸瞧着她,“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
    李婉平:“……”
    其实,她是想问,这顿饭有没有她的份。
    因为周垣向来喜欢使唤人,他让李婉平过来做饭,很有可能只是让李婉平给他自己做饭,没有李婉平的份。如果是那样,李婉平不事先问清楚,等做完上桌了,那岂不是很尴尬。
    正自琢磨着,李婉平不经意间对上周垣那双深邃的眼眸,她怔了下,连忙躲开,然后赶紧转身走进了厨房。
    周垣坐在那里看着李婉平的背影,那眼神,就跟在看一个傻子,很不友好。
    周垣是不会做饭的,他平时除了点外卖就是出去吃,如果很忙就直接不吃。
    他今天晚上是没打算吃饭的,不太饿。但拿起文件的时候就忽然想起晚上还要教李婉平,就又想到如果这个小丫头会做饭的话,把她叫过来给自己做一顿晚饭似乎也不错。
    事实证明,周垣想的没错。
    李婉平不仅会做饭,而且做的还很好。
    她一共炒了两个菜,西红柿炒鸡蛋、辣椒炒红肠。
    周垣家里没有馒头,李婉平便蒸了点米饭。
    很家常的两道菜,但味道却很好。
    这么多年以来,李婉平最擅长的两件事,一是打扫卫生,二是做饭。都是生活给逼出来的,谁让她从小被扔在寄宿学校,大了又一个人生活在国外。
    闻着菜香,看着美食,原本不饿的周垣也饿了。
    他拿起筷子夹块鸡蛋放进嘴里,鲜咸适中,似乎是放了点糖,中和了西红柿的酸,糯而不油。
    周垣点了点头,“厨艺不错。”
    李婉平腼腆的笑了。
    她是真的下了功夫,平时自己在家里吃都是那么随便一炒,但今天给周垣做饭,她是特意又用手机查了下食谱,生怕自己做的不好,不对周垣的胃口。
    其实,李婉平这么讨好周垣也是有私心的。不想得罪周垣只是其一,但最重要的是,李婉平是真心想要跟着周垣学东西。不管李婉平愿不愿意承认,周垣的学识和能力都是不容置疑的。如果周垣真的愿意教李婉平,那么,这么优秀的老师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但李婉平不知道的是,她这一番讨好算是白瞎了。
    因为周垣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的教她。
    周垣又不傻,他把李婉平教成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强人,那李氏集团还能让周垣掌控在手里吗?
    周垣只是看蒋柏政对李婉平动了心思,出于对利益的危机感,他才先下手为强,跟李婉平打感情牌,施展怀柔政策,把李婉平先控制住罢了。
    饭后李婉平主动收拾了碗筷。
    周垣就坐在沙发上,叼了根烟,看着李婉平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背影。
    她有着柔软顺服的长发,白净修长的脖子,削瘦的肩膀,纤细的腰肢,笔直漂亮的小腿。这些女性独有的特征落在周垣的眼里,没来由的,在心底的某一处,有一丝很微弱,不经察觉地情愫,一闪而逝。
    周垣继而收回目光不再看她。
    李婉平收拾好碗筷之后就从厨房里端着一份果盘出来了,她将果盘放到周垣面前,然后诚恳地道:“周总,今天晚上可以教我看文件吗?”
    周垣不咸不淡地嗯,抬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堆文件扔给李婉平,然后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想要看懂文件里的条款和漏洞就要多看文件。你看的越多,懂的就越多,这就跟积累经验是一个道理。”
    他顿了顿,指了指那一堆文件,“看吧,今天晚上先把这些文件过一遍,把不懂的地方列出来,我再跟你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