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34节

      李婉平和周垣一起打了个出租,在回家的路上,李婉平一直闷闷不乐。
    原本是一次内容很丰富的团建活动,但因为没有提前关注天气预报,导致三天两夜的旅游最终以玩了一天,看了两天雨而结束。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到最后也没有跟周垣一起种下那棵苹果树。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三天没有上班,公司里堆积的事物都快成了山。李婉平一坐到办公室的椅子上就屁股不离凳的从早上一直工作到中午。
    中午午休的时候,赵曼丧着个脸敲门走进办公室给李婉平递了一份文件,是关于李氏集团去年投资的一家餐厅,如今各个方面都准备妥了,就是唯独消防不过关,怎么审都不批。
    李婉平还不太懂这些,她翻遍了文件也没找到周垣的批示,然后不解抬眸看向赵曼。
    赵曼耸了耸肩,告诉李婉平这事儿周垣不管,让李婉平自己看着处理。
    李婉平顿时就懵了。
    这段时间她只学了项目方面的知识,消防这块还属于小白,这让她怎么看着处理?
    赵曼试探性地问李婉平:“你要亲自去问问周总吗?”
    李婉平摇头,“我总要学会自己处理问题,如果什么事情都依赖周总,我什么时候才能独当一面?”
    赵曼有些担忧,“但……消防的事情太重要了,你要是错了……”
    李婉平将资料收好,“别担心,我会加倍仔细的。”
    她话落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然后驱车去了一趟餐厅。
    正值午休,餐厅的负责人还在办公室里睡午觉。李婉平一来,他连忙穿好工作服跑了出来。
    李婉平表明来意。
    餐厅负责人连忙应着,然后领着李婉平在餐厅里转了一圈,把各个方面需要注意的消防细节都告诉了李婉平。
    但因为李婉平是真的不懂,所以她没有当场跟餐厅负责人说任何意见,只是一个字不漏地都将负责人讲的事情都记录下来,然后再回公司开始查找相关资料。
    李婉平一查就查到了晚上,公司的员工都下班了,整个办公楼就只有李婉平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
    周垣晚上应酬完回家的时候在停车场没有看到李婉平的车,他微微蹙眉,打开手机编辑了一条短讯发给李婉平,「在哪?」
    李婉平正在办公室里聚精会神地查阅资料,手机“叮咚”一响,吓了她一跳。
    她拿起手机扫了眼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多。她又看了眼信息,发现是周垣发的。
    李婉平打开对话框,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在办公室。」
    周垣没再回复,出门打了辆车就去了李氏集团。
    他今晚陪客户喝了不少酒,到现在头还晕乎乎的。出租车途径跨江大桥,他压下车窗玻璃,有徐徐夜风灌入,让他的头脑瞬间清明了几分。
    他又拿出手机给李婉平发了条信息,「吃饭了吗?」
    李婉平没有回复,倒也不是她故意不回,只不过刚好有一个资料是视频播放,李婉平带了耳机,没有听到手机的提示音。
    周垣握着手机等了半晌,然后直接关闭了对话框的界面。
    等周垣抵达李氏集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整栋大楼都黑漆漆的,就只有一个窗户还亮着灯,在夜色下显得格外显眼。
    周垣迈步走进大楼,巡逻的保安看到他愣了下,连忙恭敬尊了声:“周总。”
    周垣微微点头算是回应,继而直接坐电梯抵达五楼。楼道里的指控灯被保安熄灭了,剩余的灯光在穿堂而过的风声中忽明忽暗,显得有些阴森。
    周垣记得李婉平一向胆小,这种氛围,她倒是也敢一个人待着。
    周垣微不可查叹了口气,他走到门外,越过门上的窗口,就看到李婉平带着耳机坐在电脑前,一边看视频资料,一边认认真真做着笔记。
    周垣忽然觉得李婉平比他预期中的还要努力。
    周垣敲门迈步走进办公室。
    李婉平看到他,连忙摘下了耳机,“周总,你怎么来了?”
    周垣直接走到办公桌前,伸手扯过李婉平记的笔记,一目十行,“找出问题了吗?”
    李婉平摇头,一脸沮丧。
    周垣告诉李婉平,“我们的硬件设施没有任何问题。”
    李婉平不解。
    周垣无奈,“硬件没有问题,那应该从哪里找思路?”
    李婉平想了想,“难不成……”
    周垣嗯。
    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周垣总不能直接告诉李婉平,你没给人家送礼。
    李婉平有些懊恼,“早知道是这方面的问题,我就不眼巴巴跑一趟了。”
    周垣却不这么认为,“你不跑一趟,怎么去了解一些专业性的问题?”
    李婉平又点头。
    周垣继而岔开话题,“吃饭了吗?”
    李婉平说没。
    周垣走到柜子前打开看了眼,里面只有方便面、咖啡和几个即食卤蛋。周垣伸手拿了两包方便面出来,“给你煮面吧,我也有点饿了。”
    李婉平有些惊讶,“都这个点了,周总还没吃饭吗?”
    周垣不可置否嗯。
    他倒也不是一点没吃,但的确是没吃饱。周垣有个毛病,喝酒不能吃饱,吃饱了就喝不下去。所以,他在饭局上只顾着应酬,饭也没吃两口。
    李婉平又问:“怎么这么晚还没吃饭?做什么去了?”
    周垣随口回,“应酬。”
    李婉平说:“那下次我也要一起去。”
    周垣嗯,“或者以后,你也可以自己去应酬。”
    李婉平微怔。
    已经十一月了,距离周垣离开李氏集团又近了许多。
    李婉平忽然有些低落。
    周垣一边煮方便面一边将李婉平的表情尽收眼底,但他什么话也没有说。
    因为,早晚都会有那么一天,他要离开李婉平。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吃了碗方便面,离开李氏集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李婉平开车,周垣坐在副驾驶。
    车子一路飞驰抵达小区停车场,李婉平熄了火,一抬头,不经意间看到坐在副驾驶的周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他看上去的确很疲惫,在路灯的映衬下,他的眉头微微皱着,长长的眼睫毛在眼周打下一片扇形的阴影。
    李婉平不由自主往前凑近了些,周垣那挺直的鼻梁和唇线让侧脸看上去完美至极,只是这么看着,就让人有些怦然心动的感觉。
    李婉平自认不是什么外貌协会,但她不得不承认,周垣长的真好看。不用什么氛围感和修饰,那种好看就是很直白地好看,任何形容词都很多余,就只是那么看一眼,就会从心底里觉得好看,仅用好看这两个字就能完全表达,很直观。
    李婉平心血来潮,从包里拿出手机关闭了闪光灯,对着周垣偷偷拍了一张照片。
    她原本是想,若有机会,她想跟周垣留一张合照。但后来又觉得,她说不出口,也不好意思说。
    但或许……
    李婉平不知道自己的情愫是怎样的,但是,她真的很想留一张周垣的照片。尽管周垣说,大家都在e市,见面很容易,但是……
    李婉平说不出来那种感觉。
    李婉平偷偷把照片保存,备注了一个字母,z。
    这时李婉平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想按静音但还是慢了一步。
    副驾驶的周垣被吵醒,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李婉平手机上的备注:物业。
    是一个维修工。
    李婉平家的水管子破了,但李婉平不会修,于是她就先关闭了总阀门,然后找了物业。
    他们原本约的时间是下午,但下午物业的维修工有事不在,这才推到晚上打算加个班给李婉平把水管子修了。
    但李婉平一忙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不过维修工也没空,在电话里说得明天才能过来维修。
    李婉平顿时有些急。
    如果今天晚上不能来修的话,她连洗澡水都没有。
    但维修工是真没空,他在外地,回不来。
    周垣忽然对李婉平道:“不用让他来了,我帮你修。”
    李婉平一愣。
    周垣并未回视李婉平,“维修这种活儿,只要不是难度很大,男人基本上都会。”
    周垣的确会修,从前他就修过好几次,而且还修的不错。
    李婉平就带着周垣一起回了家,进门先拿了工具,又快步去卫生间给周垣收拾出了一块空地。
    周垣挽起袖子先检查了一下水管,问题不大,只是出现了轻微爆裂,导致水顺着裂缝流出。这种情况只要使用水管修补胶布缠住裂缝,或者使用环氧树脂粘剂对裂缝进行修补就可以了。
    周垣继而拿了工具,三下五除二就直接把裂缝补好,然后他伸手拧总阀门的时候,却一拧没拧动。
    周垣微怔,又略微用了些力,却依旧没有拧动。
    周垣仔细端详着总阀门问李婉平,“这阀门你是怎么关的?”
    李婉平瞄了一眼,实话实说,“阀门太紧,我力气小关不上,就直接拿扳手把阀门给拧上了。”
    周垣默了一秒,“你知道这东西拧得太紧,再拧开会滑丝吗?”
    李婉平摇头,一脸人畜无害。
    周垣无声叹了口气。
    他继而起身,将手套摘下来扔到地上,向卫生间门外走去,“我下楼去买个阀门,你打电话给物业,让他们把我们这层的总水表停了。”
    李婉平心虚问:“这么麻烦吗?”
    周垣面无表情反问:“你觉得呢?”
    李婉平就不说话了,然后悻悻地缩了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