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35节

      周垣直接出门下楼,刚走到楼下,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周垣扫了眼来电显示,是梁志泽。他继而按下通话键,“喂?”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嘈杂,dj的音乐夹杂着男人女人的欢呼,不用想也知道是在夜店。
    周垣微微皱了下眉。
    梁志泽大约是喝了酒,声音有些飘,“忙什么呢你,八百年没见了。”
    周垣言简意赅吐了三个字,“修水管。”
    梁志泽在电话那头一顿,秒回了句:“啥?”
    周垣重复:“修水管。”
    这次梁志泽算是听清楚了,“怎么着,生意场混不下去打算改行干维修工了?”
    周垣没空跟他闲扯,“什么事?没事挂了。”
    梁志泽连忙将喊住他,“别别别,我有事,我有正事儿。”
    周垣换了只手握手机,依旧言简意赅,“说。”
    梁志泽在电话那头道:“上次你让我查的事儿我已经查了,周舜臣的确是盯上了李氏集团,不过周舜臣并不打算现在动手。你年底不是要从李氏集团离职吗?周舜臣打算等你离职之后再办。”
    周垣听着没吭声,只眼眸微不可查地暗了几分。
    梁志泽继而道:“周舜臣这算是给你面子了,你在李氏集团他不动,你走了之后他再动,你也说不出别的来。”
    周垣问梁志泽,“这事儿蒋柏政参与了吗?”
    梁志泽说没有,“周舜臣是谁啊?他想吃肉,别人连汤都不能喝,他能让蒋柏政掺和进来?”
    周垣便没再说话。
    梁志泽在电话那头试探性地问道:“这事儿……你打算管吗?”
    周垣不知道。
    梁志泽笑,“我说什么来着?李氏集团就是块现成的肥肉。李婉平扛不住,早晚都得给别人。你不要蒋柏政也得要,蒋柏政不要周舜臣也得要,总之,它就是容易招狼。”
    周垣没再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继而向超市走去,买完阀门,又径直返回。
    李婉平已经通知物业把顶楼的总水表关闭,也幸亏顶楼就她和周垣两户,要是再多几户,这个时间把人家家里的水停了,估计得闹意见。
    周垣买着阀门回去之后就开始更换,换阀门不算是个大工程,但也不算简单。等周垣将阀门换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李婉平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对周垣连连称赞。
    周垣顺手把换下来的旧阀门放进李婉平手里,“拿去玩吧。”
    李婉平抿了下唇。
    周垣抽了张纸巾擦手,就要离开。
    李婉平将周垣送到门口,周垣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顿足,“李婉平。”
    他唤了她的名字。
    李婉平应着。
    周垣半分权衡,却没再吭声。
    李婉平好奇问:“怎么了?”
    周垣说没什么。
    的确也没什么,很多事情,告诉了李婉平又能怎样,让李婉平小心提防周舜臣等于让一个幼儿园的小孩提防一个成年的坏人,没有任何用处。
    第24章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周垣要离职的消息在公司里悄悄传开了。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周垣提交了辞职报告,整个人力资源部都知道了, 自然全公司也都知道了。
    不过周垣要走,李氏集团的高层就开始人心不稳。
    首先, 李婉平的能力摆在那里,虽然已经进步很多, 但总体来说还差的太远, 所以, 李婉平不能服众, 人家那些高层也会考虑跟着李婉平混到底有没有前途。
    其次,周垣这次离职是准备自己开公司, 正所谓, 开国功臣优人一等,那些高层都信服周垣的实力, 自然也愿意跟着周垣一起走。换句话说,如果能跟周垣一起创建新公司,那前途可比在李氏集团要好的多。
    赵曼也听到了小道消息, 说目前有六位李氏集团的高层想要跟着周垣一起走, 不过周垣那边还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明确拒绝。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说句实在的,周垣再有本事也只是一个人,李氏集团离了周垣也能活, 但如果李氏集团一下子损失那么多高层, 那么, 李氏集团很可能就塌了。
    其实,不止是李氏集团, 任何一个公司都损失不起这么多人才。更何况,李婉平目前还是个顶不起来的领导。
    她心里有些不安,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这个社会,求职与聘用是双向选择,你可以选择人家,人家也可以选择你。同样的,你有权利拒绝人家,人家也有权利拒绝你。这些李氏集团的高层如果真的铁了心要一起离职,那李婉平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婉平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上午资料,但一点也没看进去。
    说不慌都是假的,李婉平就是再笨,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虽然,周垣也未必真的会带走李氏集团那么多高层,但是,人心这种东西,一旦起了浮动,再想让它安安分分地工作,真的就很难了。
    李婉平沉浸在自己的忧虑中,连周垣敲门进办公室也未发觉。直到周垣走到办公桌前,用手指敲了桌面,李婉平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个人。
    李婉平吓了一跳,她下意识起身,但起身的速度太快,膝盖碰到了桌子底,力道晃动了桌面上的咖啡杯,杯子受力一歪,咖啡顿时洒了一地。
    周垣微微蹙眉。
    李婉平连说话都结巴了,“周周周……周总……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周垣无波无澜扫她一眼,言简意赅,“刚进来。”
    李婉平悻悻哦了声。
    周垣继而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她,“手抄一份给我,我下午两点要用。”
    李婉平闻言愣了下,然后低头看了眼那足足有十几页纸的文件,“我……手抄一份?”
    周垣不可置否,“有问题?”
    李婉平欲言又止。
    周垣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开始吧,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时间紧迫。”
    周垣话落便转身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李婉平杵在原地默了片刻,继而将文件摊开,又从柜子里拿了一叠a4纸出来。
    她已经很久不做这样的事了,记得上一次摘抄,还是在她上大学的时候。
    李婉平粗略浏览了一遍文件,是一项文化馆的合作项目,这里面涉及到几项版权投资,是由李氏集团全权负责。
    李婉平拿起钢笔就开始在a4纸上奋笔疾书,就只是抄,心无旁事,速度倒也不慢。
    她抄完之后就直接抱着文件送去了周垣的办公室,时间也还早,一点多一些,还不到一点半。
    周垣接过文件不紧不慢地翻了两页,他的右手指间夹了一根香烟,烟雾缭绕交织着正午阳光的光影,显出一种不经意地慵懒。
    周垣看着文件问李婉平,“你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
    李婉平一时没反应过来,傻愣愣问了句:“啊?”
    周垣又重复了一遍,“我问你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
    李婉平顿时就不说话了。
    她只是抄,压根儿没看内容。
    其实也不是故意不看,只是她心里装着高层人心不稳的事儿,实在也没心情看。
    周垣继而将文件合上,“你觉得我是缺打印机吗?”
    李婉平怔了下。
    周垣吸了口烟,烟雾使他那双深邃的眼眸越发深不可测,“你认识中利信息科技的老总王志元吗?”
    李婉平点头,其实也算不上认识,只是有所耳闻。
    周垣又问:“你觉得,你跟王志元的能力相比,如何?”
    李婉平实话实说,“不能比,我不如他。”
    这倒是事实,王志元今年五十多了,不管是从商业经验还是阅历还是能力,李婉平都不能比。
    周垣夹烟的手搭在办公桌边缘,语气淡淡的,“就在昨天,王志元因为没看仔细一份文件就签了字,被人索赔了二百多万。这个数字虽然不多,但这件事情却值得人警醒。所以李婉平,以后你看文件的时候,要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哪里看不明白,要记下来,然后去询问相关的专业人士。不要只问一个人,要多问几个,然后再逐一对比意见。”
    他话落身体前倾,一手把烟碾灭在烟灰缸里,一手将文件扔还给李婉平,“看文件是一件很枯燥无味的事,正因为它枯燥,所以才容易让人失去耐心。以后你看不下去的时候,就写下来,书写往往会比阅读更能让人安静下来。”
    李婉平心里没来由一暖,点了点头。
    周垣的身体靠回椅背,话锋一转,“我不会带走任何一名李氏集团的高层。”
    李婉平顿时像戳中了心事,局促起来。
    周垣注意到这一细节,抬眸看向她,“我说了会保护你,就一定会做到。所以,你不必胡思乱想。”
    李婉平点头。
    周垣继而示意门的方向,“去忙,记得晚上空出时间,有应酬。”
    李婉平应着,“那……我先去工作了。”
    周垣嗯。
    当天晚上,周垣便亲自开车带着李婉平抵达e市的文化馆。那是一处僻静清幽的地方,它避开了热闹繁华的市中心,临着郊区而建,像极了一副世外桃源。
    李婉平下车就愣住了,在她看来,周垣所谓的应酬应该是饭局酒局,绝不应该是在一个文化馆这样的地方。
    亏着她还特意换了一身适合应酬的套装裙外加高跟鞋,早知道是来文化馆,衣服先按下不表,她直接穿运动鞋了。
    李婉平伸手指了指文化馆的大楼问周垣,“你说的应酬是在这里?”
    夜风拂起李婉平的长发,发丝落在周垣的风衣,他用手指虚虚实实拂开,“不然?你以为是带你出去吃饭吗?”
    李婉平噎了下,“但……但来这里的话,白天也可以来吧?”
    周垣不咸不淡嗯,“是可以来,但白天我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