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51节

      李婉平闻言一愣,“今天?”
    周垣嗯。
    李婉平微微有些犹豫:“但……好像很多工作都还没有做完,我们就这样回e市没有问题吗?”
    周垣抬脚迈上小吃街门口的台阶,上面有雪,他转身伸手扶了李婉平一把,“剩下的工作可以交给严总,我们还有我们的事情需要做。”
    李婉平顿时又来了精神,“那我需要做什么?”
    周垣顿了片刻,他毫无征兆垂眸,正对上李婉平有些期待的目光。
    他略微思量,“你好像很热衷这个项目。”
    李婉平不可置否,“我热衷所有项目。”
    周垣无奈摇了摇头,他继而伸手,轻轻拂落了落在李婉平头上的雪花,“这个项目到此为止,你的工作都已经完成了,等回到e市,我再安排别的工作给你。”
    李婉平诧异张了张嘴,但话到嘴边,却被周垣先行打断。
    他垂眸顾着她,“你相信我吗?”
    李婉平一怔。
    周垣继而道:“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相信我吗?”
    李婉平茫然问:“怎么突然说这个?”
    周垣眼眸微动,卷着细碎的暗流,“没什么,只是忽然想问问。”
    李婉平循着周垣的目光看向远处,雪大了些,天空也变成了灰色。
    她轻吸口气,一字一顿,“我相信你。”
    周垣的脚步顿了下,但只有一秒。
    李婉平继而道:“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在你的身边久了,我看到的、学到的东西多了,也渐渐有了很多和从前不一样的想法。以前,我只是把你当成目标,当成榜样,想着,如果有一天,我能成为跟你一样有能力的人就好了。但是现在,我却忽然觉得,像你这样有能力的人,未必也是一件好事。因为人的能力和压力,以及责任,都是相辅相成的。我以前只是想要拥有能力,却从未想过拥有能力后,随之而来的压力和责任,但是……”
    李婉平说着,双手不由自主攥紧了衣角,“但是,我依然想要快一点成长起来,只不过,我现在想要的不一样了。我现在想要跟你一同分担那份责任和压力,所以,别担心,我会相信你,而且,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我也会尽我所能去保护你。”
    她说完,很坚定地抬头看向了周垣。
    但周垣却没有回视她。
    周垣这辈子,只听两个人说过要保护他。第一个是他的母亲,因为周家的关系,他的母亲曾对年幼的周垣说过,别怕,妈妈会保护你。
    后来,他的母亲失去了生命。
    而第二个说要保护他的人,是李婉平。
    周垣的眼眸微微湿了些,但大抵只是这湿冷的空气,让他的眼眸染了些霜。
    李婉平迟迟没有等到周垣的回应,不禁有些尴尬。
    她用力一跺脚,抬高了些声调,“我说周总,当你的伙伴、或者盟友、或者朋友、或者合作人,说出这么真诚的话的时候,你是不是多少要应一声?”
    周垣这才垂眸看向她,淡淡的,没有一丝波澜。
    他伸出手,在风雪里轻轻摸了摸李婉平的头。他的语气轻浅,且温柔,“在保护我之前,先保护好你自己。”
    李婉平微怔。
    周垣却不再说话,只是迈步走向了那风雪之中。
    第30章
    当天下午, 他们就坐飞机回到了e市,但没直接回家,而是一同乘车去了趟公司。
    周垣去公司是真有正事儿, 但李婉平纯粹是为了给赵曼送东西。
    在去g市之前,赵曼就托了李婉平帮她带g市的糕点, g市的糕点非常有名,要追溯起来, 起码得有好几百年的历史。
    李婉平就把所有g市能排得上号的糕点都给赵曼带了一份, 大包小包的, 搞得她跟去g市进货一样。
    在路上, 李婉平给赵曼打了个电话,让赵曼在公司等一会儿, 因为这个点已经快下班了, 等李婉平抵达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下班点,不提前跟赵曼说一声的话, 李婉平怕扑空。
    临挂电话前,坐在一旁的周垣补了一句,“让她顺便把西城旅游开发项目的文件打印出来。”
    李婉平嘴善如流, 在电话里复述了一遍。等挂断电话之后, 她才又反应过来,“西城那个旅游开发项目不是已经淘汰了吗?怎么又要看?”
    周垣似乎很疲惫,坐在座椅上靠着座椅背闭目养神,“谁淘汰了那个项目?”
    李婉平张了张嘴, 刚想说就是他淘汰的, 但又仔细一想, 似乎周垣从未说过要淘汰那个项目,只是先放到一边。
    周垣继而睁开眼睛, 扫了李婉平一眼,“凡事要有退路才能削弱风险,西城旅游开发的项目,就是g市项目的一条退路。”
    李婉平点头应着。
    两个人一路乘车抵达李氏集团,下车后,周垣直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而李婉平则去了赵曼的办公室。
    这段时间不在公司,很多文件都攒在赵曼那里,但不着急,因为很多文件李婉平已经看过了电子版,只需要回来补个签字即可。就是一些部门的申请单,有些着急财务拨款的,就让赵曼代为签字了。
    李婉平将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到沙发上,跟赵曼打招呼,“今年怎么把年会提前了?”
    赵曼连忙迎过去,“今年是一月份过年,有些员工要提前请假回老家,所以,人事部就建议把年会提前到圣诞节一起举办了。”
    李婉平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坐到沙发上。
    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啥时候开年会无所谓,就是图个乐呵而已。
    但圣诞节就是明天了,这个时间对李婉平来说有点紧。
    因为如果李婉平一直在g市没回来也就罢了,但她只要回来了,就没有不参加年会的道理,而她作为董事长,既然参加了年会,就不能不说几句场面话,但李婉平现在的脑子累得跟浆糊一样,压根儿就没有力气写稿子。
    赵曼又跟李婉平聊了两句有的没的,等李婉平从赵曼的办公室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她径直就去了周垣的办公室,但办公室里却早就已经没了人。
    李婉平站在办公室门口微怔,然后拿出手机给周垣发了条微信,「周总,你已经走了吗?」
    信息发出去很快就回复过来,只有四个字,「在停车场。」
    李婉平连忙转身向电梯的方向走去。她途径人力资源部,透过磨砂的玻璃窗,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办公室里面竖着一排排的大型文件柜。
    李婉平脚步微顿,但也仅仅只是十几秒钟,她又继而迈步离开。
    其实有些事情,即便知道了又能如何?比起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李婉平更愿意相信自己现在亲眼看到的。
    她一路坐电梯下楼,迎面就是公司的大门,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公司外面的街道上,有清洁工人还正在尽职尽责地清扫着街道。
    李婉平站在公司门口张望了一眼停车场的位置,有一辆车的车灯闪了下。
    那是公司给高层配备的一辆专用车,平时都停在公司,有工作需要的时候可以开。
    李婉平连忙小步跑过去,在驾驶室的位置,车窗玻璃全部落了下来。周垣就坐在驾驶室里,嘴角点了根烟,道旁光秃秃的梧桐树上晃动着因为新年即将到来而挂的大红灯笼,那灯笼时而遮住远处的路灯散出红光,周垣的轮廓就被那抹淡淡地红笼罩得很不真实,明灭斑驳 , 像一场瑰丽虚幻的梦。
    李婉平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随口问道:“怎么不在办公室等我?”
    周垣将烟掐灭在烟灰缸,然后升起了半截车窗玻璃,“办公室里闷,出来透透气。”
    李婉平笑,“那我们现在回家吗?”
    周垣发动车子又问李婉平,“你今天累不累?”
    李婉平摇头。
    的确不累,虽然中午的时候逛了一趟小吃街,又紧接着坐了一趟飞机从g市返回e市,但这点活动量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周垣继而掌握着方向盘将车子驶出公司大门,“刚才收到梁志泽送了两张海洋馆的电子票,你要是不累,我带你去海洋馆玩。”
    李婉平顿时兴奋地点头,“是中心街新开的那家网红海洋馆吗?”
    周垣嗯,“这方面的消息,你倒是很灵通。”
    李婉平不禁撇了撇嘴,但紧接着又像想起了什么,扭头问周垣:“不过,这个海洋馆不是只能一个人限购一张门票?梁总从哪弄来了两张?”
    周垣言简意赅,“他跟他女朋友一起买的,临去之前吵架了。”
    李婉平嘴善如流,“为什么吵架了?”
    周垣默了片刻,“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李婉平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也是……”
    周垣便不再说话。
    李婉平又问他,“周总,你喜欢海洋生物吗?”
    周垣想了想,说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李婉平坐在副驾驶上自顾自地道:“我喜欢水母,听说水母没有脑子,也没有心脏。”
    周垣控制着方向盘,注意着前方的路况,重复了一遍李婉平刚才说的话,“没有脑子,也没有心脏?”
    李婉平点头,“对啊,周总你不知道吗?”
    周垣当然知道这种常识,他只是有些纳闷儿,“所以,你喜欢水母的原因是因为它没有脑子和心脏?”
    李婉平点头,紧接着却又摇头,“是也不是,但没有脑子和心脏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周垣被勾起一丝兴趣,“怎么说?”
    李婉平一本正经地道:“没有脑子就不用思考,没有心脏就不会难过。”
    周垣只觉得好笑,“那你或许应该更喜欢单细胞生物。”
    李婉平连忙反驳:“那可不一样!水母多漂亮!”
    周垣无奈扫了李婉平一眼,“你总是能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
    李婉平抿了抿唇,“周总难道不向往这种不用思考、没有烦恼的美好吗?”
    周垣姿态慵懒单手撑着方向盘,另一手去摸了车上的烟盒,他刚要将烟盒打开,又想起车里是密闭空间,空气会不好,又将烟盒扔了回去。
    他语气淡淡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他说着顿了顿,又继续道:“但如果你想要个答案,我会认真考虑一下,然后再回复你。”
    车子一路沿中心路走到尽头,在路口的右边,就是那家网红海洋馆。
    因为是刚开业,这家网红海洋馆的生意非常好。周垣和李婉平抵达门口时,已经有很多年轻人排起了长队。
    他们大部分都是情侣,偶尔也有年轻的夫妻带着自家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