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52节

      李婉平和周垣依次验了票,然后跟着队伍陆续进入了海洋馆。
    馆内到处都安装了彩灯,地上、墙上、天花板上,五颜六色的,十分绚丽多彩。但整体背景是深海蓝,所以,馆内的光线还是很暗。
    李婉平进门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东张西望,丝毫没注意到脚下。
    她路过一个小丑鱼区,脚下的台阶有凸起,她没有注意,一脚绊在上面,骤然踉跄,然后直接向玻璃缸的方向撞去。
    周垣就站在她旁边,连忙敏捷将李婉平扶住回拉,但又因为回拉的力度,李婉平的后背又撞在了周垣的胸膛。
    他本是不经意,但扶在李婉平肩臂的手却迟迟没有收回。而就在这时,一群五六岁的孩子突然一窝蜂地向这边跑了过来,周垣适时扶着李婉平退后一步,才堪堪与那些孩子擦过。
    那些孩子齐刷刷地都趴在玻璃缸的壁面上,指着那些小丑鱼兴奋地嚷嚷,“看!那些小鱼好可爱!那个大的一定是爸爸!小的是妈妈!再小的是宝宝!”
    周垣不着痕迹将扶着李婉平的手收回,他蹲下身,与那些孩子平视,语气温柔且缓,“那个大的是妈妈,小的才是爸爸。”
    孩子们闻言又齐刷刷扭头看向周垣。
    周垣的语气更缓了些,“确切的说,小丑鱼并没有雌雄之分,它们为了生存,在必要的条件下,雄性也可以变为雌性。”
    这样的知识,对于五六岁的孩子们来说还是比较难以理解,他们都疑惑地看着周垣,其中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奶声奶气地问周垣:“叔叔,你的意思是,小丑鱼的爸爸可以变成妈妈吗?”
    孩子的童言童语引得周围人都笑了出来,周垣也笑了,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要是这么比喻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
    孩子们又都惊讶地扭头看向了那些小丑鱼,“真是好奇怪的小鱼啊!”
    但孩子们忘性大,玩心强,说完之后,便又呼啦啦地跑向了另一个观赏点。
    李婉平站在原地全程看着,脸上也带着笑,她故意调侃周垣,声音也轻快,“忽然觉得,周总以后会成为一名好爸爸。”
    周垣闻言淡淡顾了李婉平一眼,“是吗?”
    李婉平说是。
    她继而又连忙转身向另一边的观赏点走去了。
    她走的并不快,周垣几步便跟上。在有台阶的地方,周垣不着痕迹地扶了李婉平的胳膊。
    下一个观赏点是海龟,然后还有海豚、小鲨鱼、热带鱼、等很多常见的海洋生物。
    水母差不多是快到出口的地方才出现,跟很多海洋馆里的普通水母不同,这里的水母是会发光的。
    李婉平看了简介牌,上面写的是:维多利亚多管水母。
    李婉平扭头问周垣:“周总,你以前见过这种水母吗?”
    周垣点头,“见过一次。”
    李婉平继而又将目光移回玻璃壁内的水母身上,“我也见过一次,以前在国外读大学的时候,在国外的海洋馆见过。”
    那个时候,李婉平就被这种水母的高颜值深深地吸引住了,荧光点点,如星坠尘。
    她又扭头看向周垣,她原本想问关于这种水母的知识,但话到嘴边,却没有发出声音。
    周垣正看着那些漂浮的水母,玻璃壁折射的光影映衬到他的脸上,他原本肤色就白,冷蓝色的光影映衬得他更白,纯粹无暇的皮肤白皙得几乎透明,潋滟的波光映在他的眉心,弱化了他的锐利,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里不肯半点模糊。
    李婉平忽然觉得,也许,风姿绰约也可以用来形容男人。
    周垣感受到李婉平的视线扭头回视过去,他们视线相交的一瞬间,李婉平慌忙移开。
    周垣将这一细微尽收眼底,却没有说话。
    李婉平不自然咳了一声,“周总,你知道这种水母为什么会发光吗?”
    周垣其实知道答案,但他还是顺着她的话题:“说来听听。”
    李婉平继而认认真真地道:“其实这种水母在安静的环境下是不发光的,只有在受到惊扰时,它才会利用绿色荧光蛋白在伞状体的边缘发出一种绿色的荧光来进行防御。也有人说,这种防御方式是通过亮光吸引更加凶残的生物前来,从而吓跑那些正准备捕食水母的生物。”
    周垣若有所思望着那些水母,他忽然唤了李婉平的名字,声音很轻。
    海洋馆天花板投下的光影如流波一般,海蓝色的线条交错在周垣的脸上,他伫立在一束散开的光影深处,让人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如果,我是说如果……”
    他说着,顿了顿,声音更轻了些,“如果,你以后遇到危险的话,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保护好自己。”
    李婉平闻言微怔,她不明白周垣为什么好端端地会说起这样的话题。
    周垣淡漠收回那落在水母上的视线,他个子高,就那么居高临下顾着李婉平,“听明白了吗?”
    李婉平不知原由,但还是点了点头。
    周垣伸出手,他粗糙的手指拂过李婉平的脖子,那里落了一颗蓝色的塑料泡沫球,大抵是海洋馆的装饰品上掉落的。
    周垣将那颗塑料泡沫球拂落,“还想看什么?海狮?珊瑚?”
    李婉平想了想,说都行。
    周垣继而迈步往前走着。
    其实也不剩几种生物了,看不看的都无所谓。但李婉平还是跟着周垣,有一搭没一搭地将剩下的那些观赏点都走了一遍。
    临近出口的时候,有带着卡通海豚帽的工作人员给李婉平赠送了一个海豚的小台灯,是纪念品。
    李婉平一开始还以为是成品,但接过来打开一看才发现是零件,需要自己组装。
    周垣站在一旁扫了眼那些零件,“会装吗?”
    李婉平摇头。
    周垣继而伸手将那些零件拿了过去,“等我组装好了再给你。”
    李婉平嘴善如流,“你就不能教我一起组装吗?”
    她说完就后悔了。
    人家周垣有啥义务浪费时间教她一起组装?
    李婉平下意识抿了下唇。
    周垣眼眸微动,他站在海洋馆的出口处,身后就是巨大的led屏,屏幕上蔚蓝一片,潮起潮落,涌向岸来。
    周垣白皙干净的五指掠过那些零件,又将它们放回李婉平的手里,“那等你抽空带着它们来找我,我教你。”
    李婉平的眼眸顿时亮了亮,“真的?”
    周垣嗯,然后转身走出了海洋馆。
    已是入夜,霓虹灯火扑朔迷离,洒下的斑斓覆住了长街。周垣带着李婉平驱车回家,路上下了雪,但很小,没一会儿就停了。
    李婉平坐在副驾驶上非常忙碌,全程都在整理海洋馆里拍的照片,然后选好了再发送朋友圈。
    周垣偶遇红灯扫她一眼,余光里,李婉平的嘴角一直微微扬着,眼睛弯弯的,像个得到了玩具的孩子。
    周垣微不可查弯了下唇,一双深邃幽黑的眸子也染了几分柔。
    他一路将车驶进小区,在抵达楼下时却没有熄火。
    李婉平一开始没注意,等解了安全带下车后才发现周垣并没有一起下车。
    李婉平不禁顿足回头看向驾驶室里的周垣,一脸不解。
    周垣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抵在车窗,言简意赅,“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李婉平只好点头,转身一个人走进了单元楼。
    但周垣并没有立刻驱车离开,他坐在驾驶室里点了根烟,等到李婉平家的窗户亮起灯光之后,他才将烟掐灭,然后控制方向盘调头离开。
    他去的地方是一家酒吧,梁志泽早就已经在那等着,而且他把韩齐也带来了,就是那个e市土地局局长的儿子。两个人一早就摆了一桌子酒,就等着周垣来。
    周垣进门的时候,韩齐正一边拿着一个啤酒瓶子一边抱着一个点歌公主鬼哭狼嚎地唱歌。
    周垣径直走进去坐到沙发上,梁志泽就叼着烟凑了过来。
    他瞟了一眼韩齐,问周垣,“人给你带来了,但你找这小子做什么?”
    包厢里的音乐伴随着韩齐的嚎叫声将梁志泽的声音模糊了几分,天花板的灯光投下来,周垣的脸上晦暗不明,他不答反问:“最近蒋柏政有动静吗?”
    梁志泽朝着天花板吐了个烟圈,“工程上没有,私生活方面倒是有点。”
    周垣皱眉。
    梁志泽又往周垣跟前凑了凑,“他那个未婚妻,叫韩什么来着,给蒋柏政带了顶绿帽子。”
    周垣眼微眯,却不语。
    梁志泽继而道:“为了缓和这事儿,韩氏集团给蒋柏政让了三个工程当赔礼。”
    周垣的面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三个工程?”
    梁志泽点头,“对,三个工程。”他说着顿了顿,手指有一搭无一搭的叩击着桌面,“不过,我说你这侧重点不太对,你难道不应该关心绿帽子的事儿吗?”
    周垣扫了梁志泽一眼,“蒋柏政的绿帽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梁志泽唔了一唔,“这倒也是……不过人家蒋柏政也不在乎,反正就是商业联姻,没感情,钱到位就成了,这波他不亏。”
    周垣从西裤口袋里掏出烟盒,磕出一支夹住,按下打火机,火苗映红了他的下颚,棱角分明。
    他没再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很沉。
    蒋柏政凭添三个工程,对周垣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韩齐的歌唱完了,搂着点歌公主愣头愣脑地跟周垣打招呼,“垣哥!你来了!”
    周垣点头,让他坐。
    韩齐便搂着点歌公主走向沙发,但他才走了一步,周垣却又道:“让她先出去。”
    周垣的气场太硬,尤其在这种会所,糜烂地灯光遮掩了他平日里商人的风度,只剩了一种侵/略地攻击性。
    韩齐一下子就把自己那副吊儿郎当地纨绔性子收敛了,他伸手拍了拍点歌公主的脸,一扬下巴。
    点歌公主很识趣,连忙就起身退了出去。
    包间的门开了又关,紧接着趋于平静。
    韩齐坐在沙发上,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些,“垣哥,你找我有正事儿?”
    周垣单手松领口,眼神有些沉,“有件事,需要你手底下的人帮忙。”
    韩齐闻言一愣。
    他就是个纨绔子弟,平日里为了摆场面,手底下养了一帮不三不四的混混,出门十几个跟班,搞得跟八十年代的古惑仔一样。
    但这些跟班都是中看不中用,平日里纹龙画虎的吓吓那些普通老百姓还行,真要遇上个有背景的,屁都不敢放一个。
    韩齐思量着,“哥,你做大生意的,我手底下那帮酒囊饭袋能帮上你什么忙?”
    周垣漫不经心扫了眼墙壁上的彩灯,声音不咸不淡听不出情绪,“西郊房地产那个工程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