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53节

      韩齐点头,说知道,“听说负责方是a市的景和实业。”
    周垣淡漠嗯,“让你手底下的人去添点乱,搞停工几天。”
    韩齐一听这话就来劲儿了,大拇指一竖,话也嚣张起来,“就停几天工有屁意思?直接给他把工程搞断了不是更爽?”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梁志泽闻言凉凉扫了韩齐一眼,“你直接在人工地上起义吧。”
    韩齐怔了下。
    周垣吸完手上这根烟,在烟灰缸里将烟戳灭,他的语调不高不低,依旧很淡漠,“西郊工程的老板你惹不起,能让他的工程停工几天已经是上限,闹太大,收不了场。”
    周垣太了解周舜臣,韩齐要是真敢断他的工程,他能把韩齐埋工地里。
    再说,也没必要闹那么大。让周舜臣停工几天,就足够周垣盘算的了。
    但韩齐闻言顿时就有点怂了,“那……那我……”
    周垣伸手拍了拍韩齐的肩膀,语气加重,“别出格,有事儿我给你兜着。”
    韩齐的脸色这才又缓和下来,“成,只要有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不过,事儿我做,挣钱的项目也得有我一份。”
    这几年韩齐跟着周垣和梁志泽挣了不少钱,确切的说,是白蹭了不少钱。他打着合作伙伴的幌子,倒是拿钱拿的心安理得。
    不过这方面周垣不管,主要是梁志泽想拉拢韩齐。
    梁志泽听韩齐这么说,便凑过来不重不轻用拳顶了下他的肩膀,“你小子拿的钱还少吗?”
    韩齐咧开嘴就笑。
    周垣没再多言,继而起身准备离开。
    梁志泽下意识抬手看了眼腕表,“你干么去?这才几点?”
    周垣言简意赅两个字,“回家。”
    梁志泽半分调侃,“我说你什么时候成三好妇男了?怎么?在外面过夜有违男德?”
    周垣懒得跟他扯皮,径直就往门外走。
    梁志泽在后面不依不饶,“怎么着?我多久没跟你一起喝酒了?你别走啊!”
    周垣对梁志泽的话充耳不闻,他大步离开包间,目光略过那些灯红酒绿,又漫不经心地移开。
    他一路走出酒吧的门,对面就是停车场。周垣站在台阶上抽了根烟,烟雾熏得他微微眯起了眼。
    天空又飘起了雪,呼啸的北风刮过来,像带着冰。周垣逆着交错的光影迈下台阶,纤尘不染的皮鞋踩在雪地,留下了一层暗黑色的痕迹。
    他找到车位,上车,点火,驶离。
    夜幕下,绚丽闪烁地霓虹贯穿了城市的南北,道路两排的绿植随着车速飞快后移,黑色的轿车也与这夜色渐渐融为一体,然后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周垣驱车抵达单元楼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他坐电梯直达顶楼,出了电梯门,在通往房门的走廊上,他不经意间瞥见地板上的一枚污痕。
    是泥土,染了融化的雪水。但痕迹不深,不仔细看基本看不出来。
    他微微蹙眉,放缓了脚步往前走着。接下来的地面却再没有痕迹,到处都很干净,一尘不染。
    周垣驻足在李婉平家的门口,他转身回看了那条长廊,除了刚出电梯口的那道不算明显的污痕之外,并无其他异样。
    周垣微眯了眼,脑海中回想起送李婉平回来的时候,那个时候是下了一点雪,但雪太小了,路面并没有湿。
    也就是说,如果是李婉平回来,她的鞋底大概率是干净的。
    这一层是顶楼,一共两户,他和李婉平住。平日里,除了物业和保洁之外,基本没有人会来。
    而且物业和保洁在这种雨雪天气,如果鞋底脏了,他们会戴上鞋套。
    周垣的心下意识微沉,他抬手敲了敲李婉平家的门。
    起初他敲的并不重,怕只是他自己多心,再吓到李婉平就不合适了。但他连敲了三下房内都没有人应,周垣不由得担心起来。
    他加重了敲门的力度,但即便如此,房内依旧没有人应答。
    周垣立刻回自己家翻出了备用钥匙又跑回来将李婉平的房门打开,屋子里一片漆黑,他熟悉摸到墙上的开关将灯打开。入眼斜对面是李婉平的卧室,房门没关,他大步走过去,房间里是空的。
    周垣试探性喊了李婉平的名字,无人应答。
    他四下环视,玄关的鞋架上摆着一双女士马靴,是李婉平今晚穿得那双,但放拖鞋的位置是空的。
    他一边摸出手机拨了李婉平的电话,一边大步走进房间,浴室、厨房、阳台,但都没有李婉平的影子。而手机也一直接不通,长长的忙音之后便自动挂断。
    周垣的心顿时彻底沉到了谷底。
    他有想过周舜臣做事不择手段,李婉平可能会遇到危险,但他没想到,周舜臣居然出手这么快。
    周垣继而拨了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周舜臣的,而这一次,忙音响了几声,很快便被接通。
    周垣的声音几乎降到了冰点,“她人在哪?”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嘈杂,大概应该是在娱乐场所之类的地方。周舜臣的心态还算平和,语调也漫不经心,“谁?”
    周垣一字一顿,“李婉平。”
    周舜臣阴恻恻笑了两声,“哦,那个李氏集团的小董事长,她怎么了?”
    周垣没耐心跟周舜臣扯,“她在哪?”
    周舜臣换了只手听电话,语气不咸不淡听不出任何情绪,“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不做赔本的买卖,但你我兄弟,李氏集团这块肥肉,我可以分你一半。”
    周垣低垂着眼眸,冷光暗涌,“周舜臣,你知不知道你在犯罪?”
    周舜臣顿时就笑了,“我要拿下李氏集团当然是要通过合法手段,怎么能说是犯罪?”
    周垣拧眉,“绑/架也是合法手段?”
    周舜臣慢悠悠地回:“谁告诉你我绑/架了李婉平?”
    他说着,顿了顿,语气也跟着沉了些,“阿垣,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不成熟?你坐牢的那几年,警察没告诉过你,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吗?没有证据乱咬人,我可以告你污蔑。”
    周垣的眉目一片沉郁,却没再出声。
    周舜臣继而挂断了电话。
    周垣的目光定格在窗台的绿植,窗外的天色灰蒙蒙的,浮色掠影,他的面孔在黯淡与浊白之间,愈发深沉。
    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他的手机在他的手里震动了下。是一条短信,发送方的电话号码被处理过ip,显示来自境外。
    周垣将短信打开,里面只有一行字:「南郊,废旧厂房六号。」
    周垣却并未立刻就走。
    因为他知道,这是周舜臣给他设下的局,如果他沉不住气就这么直接去救李婉平,很可能不仅救不了李婉平,甚至连他自己也会一起赔进去。
    而且,周舜臣真正要对付的人是他,所以,他不出现,李婉平暂时不会有危险。
    如今的周垣,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为了救人而考虑不周的周垣,他即便心里再着急再担忧,也一定会先考虑出一个万全的,至少能有退路的办法,然后再去行动。
    周垣拧眉思考着,手里的烟一根接一根,很快就抽了大半盒。
    大约快到凌晨两点的时候,周垣才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号码没有备注,是周垣手动输入的。
    周垣要联系的这个人,曾经也算是在周舜臣手底下当过混混。他身手很好,很受周舜臣器重。但后来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人家女孩子家里清清白白的,他为了那个女孩,就脱离了周舜臣。
    当然,脱离周舜臣并没有那么简单,是当时的周垣帮他从中周旋,最后才得以成功。
    那个时候,那个人就对周垣说,如果以后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他一定会拼尽全力。
    但周垣这些年都一直没怎么联系过他,一是因为的确也没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二是,那个人都已经结婚成家了,夫妻两个做了点小买卖,日子过得平淡而幸福,周垣也不想去打扰。
    但是现在,周垣没办法了,他需要这么一个人来帮他一把。
    电话拨出去后没多久就被接通,电话那边非常安静,男人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惊喜,“垣哥?”
    周垣应了声,但没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阿江,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电话那边没直接回话,周垣听到了很轻的脚步声,是阿江离开了卧室,走到了自家的阳台。
    一分多钟后,阿江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头响起,“垣哥,有什么事你只管说,只要我能做得到,我不惜一切代价帮你。”
    周垣那沉郁严肃的眼眸里染了几分感激,他的声音很真诚,“阿江,我知道你现在生活的很好,你放心,危险的事情我绝不会让你去做,这样,你听我通知,我晚点会发给你一个地址,到时候,你只需要配合我就可以了。”
    阿江说成。
    周垣便没再多说,然后挂断了电话。
    窗外的夜色更深,又下了雪,空旷的街道被冻在冰天雪地之间,与屋内的温暖天壤之别。
    周垣背靠住沙发,无声静默着。
    他在次日早上七点半多才从李婉平的家里离开。
    已经到了上班时间,小区的车辆大部分都已经陆续离开,周垣注意到有一辆非常低调的黑色桑塔纳,从昨天夜里停进来就没再离开。
    能住在这种高档小区的人大多非富即贵,开桑塔纳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小区有规定,外来车辆不能入内,但即便如此,这辆黑色桑塔纳还是明晃晃地停了进来。
    周垣微微敛眸,转身找到他自己的车,然后十分从容地驱车离开。
    坐在黑色桑塔纳驾驶室的男人见状立刻启动了车子,他一边不远不近地跟上周垣的车,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忙音响了几声,接通后并没有人说话。
    男人道:“臣哥,周垣开车走了,但我瞧着他……瞧着他不慌不忙的,不太像去救人。”
    周舜臣那边的声音阴森且沉,“不管他去哪,给我盯紧了。”
    他话落便挂断电话。
    桑塔纳司机又踩了下油门,与周垣的车拉进些距离。
    周垣一路驱车抵达一家购物中心的地下停车场,他将车停好后,就直接下车去了地下停车场的洗手间。
    桑塔纳司机与周垣的车隔着四五个车位停下,但他没下车,也没熄火,只是坐在驾驶室的位置上,一瞬不瞬地盯着洗手间的出口。
    周垣进入洗手间后,里面已经等了一个男人,正是昨天夜里联系的阿江。
    几年不见,阿江跟当年的变化并不大,只是眼角眉梢染了几分岁月的痕迹。
    他看到周垣后立刻尊了声:“垣哥。”
    周垣嗯,然后将外套脱下来递给了阿江,“你的外套给我。”
    阿江应着,也连忙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周垣。
    他们俩的身形差不多,又加之地下停车场的灯光昏暗,不仔细看根本就认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