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56节

      住院第二天,李婉平终于退了烧,但整个人依然没什么精神,一直在昏睡。医生说,应该是心理问题造成的。
    医生向周垣建议,等李婉平醒了,可以给她找个心理医生做一下心理疏导。
    大约在第三天的早上,警方来医院找周垣做了笔录。笔录做完的时候,周垣接到远在g市的严筠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严筠很委婉且不带任何脏字地问候了一遍周垣的祖/宗十八代。
    这倒可以理解。
    因为在这次的风波里,周垣是一箭好几雕赢麻了,但g市那边的工程,严筠都真金白银把钱投进去了,周舜臣作为投资方的其中一方却突然出事,这让严筠无辜受累,工程一度暂停。
    对此,周垣的确理亏,是有点对不住被一直蒙在鼓里的严筠。所以,不管严筠在电话那头如何阴阳怪气,周垣也通通都受了。
    跟严筠通完电话,周垣便又去了李婉平的病房。
    李婉平已经醒了,但眼皮很沉,半阖着,身上也因为发烧出了一身汗,没有一点力气。
    周垣走过去,他想尽量表现得平淡,但眼神还是泄露了担忧,“感觉好些了吗?”
    李婉平很轻很虚弱地点了点头。
    她并不是矫情,而是,绑/架这件事对于她来说,是真的有阴影。
    周垣并不知道,李婉平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人绑/架过。
    那个时候,李婉平只有五岁。她跟一些小朋友在自家的楼下玩,结果被一个疯女人绑走了。
    李婉平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个疯女人之所以疯癫,是因为她的孩子死了。孩子是个女孩,也是五岁,跟当时的李婉平一般大。那个女人的孩子死后,女人的老公在外面又有了情人,女人受不了刺激,渐渐就疯了。
    李婉平那时太小,具体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但她永远都忘不了,在那个冰冷潮湿没有任何光线的地下室里,那个疯女人乱糟糟的头发,长长的指甲,以及非要喂给李婉平吃的已经发霉的面包。
    这几天,李婉平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做噩梦,在梦里面,她又梦见了那冰冷潮湿的地下室,还有漆黑没有任何光线的后车厢。
    但这些事情,周垣都不知道。
    正值中午,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正好就落在李婉平的脸上。病容让她的脸色比平日里更加苍白,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出一种让人疼惜地破碎感。
    周垣拉了把椅子坐到床边,然后伸手拂过李婉平脸颊的碎发捋到耳后。
    李婉的目光落在周垣左手手臂的石膏上,语气很轻,“严重吗?”
    周垣垂眸顾了一眼石膏,“不要紧,过段时间就好。”
    李婉平又道:“早上我好像看到有警察来过,是找你吗?”
    周垣嗯,言简意赅,“做了下笔录,只是配合警方调查。”
    李婉平点了点头。
    周垣微微沉了声,“对不起,我……”
    他话未说完,李婉平已经用手指点住了周垣的唇,“没关系。”
    周垣微怔。
    李婉平吃力挤出一个微笑,“你放心,我没那么胆小,我其实……我其实一点也不害怕。我可能就是饿的,绑/架我的人不给我饭吃。”
    李婉平说着,还假装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周垣闻言又心疼又愧疚,他知道李婉平是在安慰他,但本该被安慰的人,却明明应该是李婉平。
    周垣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李婉平,几分钟的时间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病房里丝毫声响都没有,斑驳的树影洒落在洁白的被子上,打下了一片阴影。
    周垣微微移开目光,语气很平缓,“我母亲……我母亲其实是我父亲的外室。”
    他话起了个头,稍稍顿了下。
    关于他的身世,他从不愿跟别人提起,因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但是现在,周垣却想要将他的一切都告诉李婉平,没什么道理,就只是想要告诉她。
    他缓缓地道:“我一直跟着我母亲住在外面,原本生活也倒安稳无忧,但我十四岁那年,父亲突然想要接我回家,母亲不同意,争执间,父亲的手下失手推倒了母亲,母亲的头撞在衣架上,人就那么没了。”
    周垣的诉说十分平缓,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习惯性地想要伸手去摸烟盒,但手碰到病号服,才又反应过来将手搭在了椅子扶手上面,“我的父亲,一共有过三个女人。除我母亲之外,他还有两任妻子。第一任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叫周谨,第二任妻子是当年a市一个犯/罪/团/伙/头/目的情/妇,就是周舜臣的母亲。不过,周舜臣不是我父亲的亲生子,他是那个犯/罪/团/伙/头/目的遗腹子。但我的父亲因为非常喜欢周舜臣的母亲,所以爱屋及乌,也非常喜欢周舜臣。”
    他说到这里,语气微沉,“原本,我父亲名下的景和实业是要传给周谨的,但在我十八岁那年,周谨突然出车祸意外身亡,景和实业就传给了周舜臣。半年之后,周谨的母亲也抑郁而去。在她弥留之际,她告诉我,让我要千万小心周舜臣。那一年,我刚刚考上大学,所以,为了避开周舜臣,我便借口离开了周家。但事情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周舜臣为了控制我,要求我利用寒暑假的时间来公司帮忙。说是去公司帮忙,但其实就是让我跟一群混混打手在一起,替他去做一些不好的事。但那个时候的我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我为了保全自己,不得已只能假装服从周舜臣的安排,替他当了打手。”
    周垣的眼眸黯了几分,一片沉寂,“在废旧工厂里,那个人说的并不全是假的。我的确坐过牢,是过/失/杀/人罪。”
    周垣从未在乎过这一罪名,至少在遇到李婉平之前,他从未在乎过。
    周垣的手不着痕迹攥了下椅子扶手,“当年周舜臣绑/架了一个女人,我只是想帮她,但却没想到害了她。当时因为我的原因,她从楼梯失足跌落,后脑勺先着地,当场就死了。所以为此,我坐了三年牢。”
    周垣说着,抬眸看向了李婉平。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向任何一个人解释过这件事,但是现在,他真的不希望李婉平会因为这件事对他产生误会。
    周垣看着李婉平的眼睛,非常诚恳,“我当时是真的想要帮她,但那个时候的我考虑不周,没想过会是那样的结果。”
    周垣说完便又移开目光,他不过分辩解,他只是陈述事实,但他依然还是明白,他做错了事,而且是犯了罪。
    李婉平闻言沉静很久。
    其实,这件事情她早就知道了。
    早在g市郊区的时候,就有人给她发了邮件,连带着周垣的犯/罪/记/录证明。但那又怎样?从前的那个周垣她不认识,也不需要认识。她只认识现在的周垣,以及,需要认识将来的周垣。
    每个人都有过往,或好或坏,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何必死死揪着不放?更何况,即便是周垣做错了,他也已经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还要怎样?
    李婉平伸出手,握在了周垣的手上。李婉平的手很软,很温和,她覆盖在周垣手背上的一瞬间,周垣的心里,没来由的,忽然就像湖泊一样平静了下来。
    李婉平的声音依旧很轻,很柔弱,“周总,你以后,你以后还会教我看文件对吗?你以后还会教我各种经商之道对吗?我们出差的时候,你还会给我当司机,让我坐在副驾驶里吃零食吧?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再遇到了危险,你还是会,还是会赶来救我的吧?”
    周垣刹那间怔住。
    李婉平微微用力捏他的手指,“你快点头啊。”
    鬼事神差的,周垣点了下头。
    李婉平就笑了,笑得很甜,很软,很可爱,“那就行了,我们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走。”
    她说着,故意咳了一声,她第一次拿捏着腔调,既滑稽又温暖,“周爱卿,你是我李氏集团的肱骨之臣,朕相信你。”
    周垣被李婉平这句话逗得微微弯了下嘴角,语气也柔了些,“还真把自己当武则天了?”
    李婉平不可置否,“那周爱卿愿意当我的狄仁杰吗?”
    周垣的眉间有几分动容,却默了几秒,说不愿意。
    李婉平顿时诧异睁大了眼睛,一脸不解。
    周垣却忽然道:“你不是喜欢我吗?”
    李婉平没成想周垣忽然提起这一茬儿,脸色瞬间胀红。
    周垣直接道:“所以,我不想做你的肱骨之臣。”
    他说着,伸手轻轻覆盖住了李婉平的眼睛,“我想,我更适合别的角色。”
    周垣俯身靠近,那是一个吻,蜻蜓点水。
    当天晚上,周垣便搬回了骨科病房。
    其实,他早就应该搬回去了。
    医院里有规定,不准这么乱换病房,但之前李婉平一直发烧昏睡,周垣实在放心不下,这才软磨硬泡,又通过关系在李婉平的病房旁边弄了一间。但现在,李婉平的烧已经退了,人也醒了,周垣再赖在这里不回骨科,着实有些不太像话。
    但李婉平还挺舍不得他走。
    李婉平的病房在三楼,周垣的病房在七楼,两个人想见面,还得坐四层楼的电梯。
    护士看出李婉平的心思,打趣了一句:“舍不得跟男朋友分开?”
    李婉平连忙摆手,但手只摆了一下,又不好意思的放下了。
    是,她不舍得。
    护士含笑打趣,“真是羡慕你们这些热恋中的小情侣。”
    李婉平傻傻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但就是心里很甜。
    护士帮李婉平打完针便离开。
    李婉平继而拿出手机,打开周垣的微信,但看着空白的对话框,李婉平却忽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又退出界面打开了朋友圈,编辑了一条仅限周垣可见的动态,「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动态发出去大约一分钟左右,信息提示了一条未读。李婉平连忙打开去看,是周垣给她的动态点了一个赞。
    这是周垣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对李婉平发表的朋友圈点赞。
    李婉平看着那个心形符号后面的微信头像,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
    这之后的第二天,梁志泽拎了个果篮来看周垣,并顺便跟周垣说了一下周舜臣那边的大致情况。
    小平头坐牢是定了,但他的嘴很严,死咬着没把周舜臣给供出来。不过周舜臣以及他名下的景和实业也受到了相关部门的调查,周舜臣起家不清白,这次调查即便他能脱身,至少也得扒一层皮。
    周垣冷漠听着,对这一结果并不意外。
    周舜臣以及他名下的景和实业,在a市是只手遮天的存在,想要凭借这点事儿就将他连根拔起,那根本不可能。
    不过,只要从此之后,周舜臣能忌惮周垣,并与周垣井水不犯河水,周垣也犯不着跟他鱼死网破。
    梁志泽问周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周垣默了片刻,他从烟盒里抽了一支香烟出来,没点燃,只放在鼻下嗅了嗅烟草的味道,他的语气很平和,“g市那边的工程,周舜臣撤出来吗?”
    梁志泽说撤出来了,“早上严筠给我打了电话,意思是,问我们还要吗。”
    周垣又将烟塞回烟盒内,“那是个坑,我们不能接了。如果我们接了,这次纠纷的性质就不一样了。我们得让周舜臣坐实了他暴力欺压正经商人的性质,不能让他反咬一口。”
    梁志泽在这方面没那么深的城府,便只点头附和:“行,你怎么说我怎么办。”
    他顿了顿,似是有些不甘心,又补了一句,“不过,好好的一个工程,前前后后忙活了那么久,说打水漂就打水漂,可惜了。”
    周垣却轻嗤,“我没说我要让它打水漂。”
    梁志泽一愣,一脸不解。
    周垣眼微眯,“我们可以把资金转给严筠,但明面上没我们的名,到时候分红我们可以少拿点,但不至于让我们白忙活一场。”
    梁志泽拧眉,“但这么一大笔钱转给严筠总要有个理由。”
    周垣将烟盒扔回床头柜上,烟盒与柜面碰到,“啪”地的一声响,“不用直接转给严筠,他不是有个比他还能干的老婆吗?我们把资金以投资的形式转给蒋蓉的「水云间」,至于内部怎么协调,都是自己人,还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