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57节

      梁志泽闻言不禁对周垣竖了下大拇指。
    周垣这计的确可行,严筠那个老婆,梁志泽早有耳闻,想当年,她可是在严筠他爹以及周舜臣两只老狐狸之间全身而退的狠角色,把钱给她,稳得很。
    梁志泽自顾自倒了杯水,端到嘴边,却又将饮不饮。他抬眸看向周垣,八卦了一句,“你家李婉平什么时候也能混成严筠他老婆那样?”
    周垣闻言一脸淡然的神色,语气却缓,“她不需要像蒋蓉那么辛苦。”
    梁志泽挑眉。
    周垣却不再吭声。
    周垣虽然不太喜欢蒋蓉这个人,但平心而论,蒋蓉的确是一个很不容易的女人。商场里的厮杀,永远都是残酷的,商场里的人,永远都是狡诈的。想要正真能够做到独当一面,付出的血泪,远远要比想象中的多。
    所以,周垣舍不得。
    周垣只是想,或许,李婉平可以在他的庇护下慢慢成长,不必受到太多的伤害。
    大约在这之后的第五天,李婉平便出院了,周垣又隔了两天才出院。
    周垣的左手手臂还打着石膏,虽然不太方便,但他还是坚持去公司上班了。
    因为有太多事情等着周垣去处理决策,周垣不在,很多项目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展进行。
    李婉平就全程跟在周垣身边,除了周垣去厕所之外,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周垣的手不方便拿东西,李婉平就帮他拿。然后文件分类整理之类的,也都通通成了李婉平的工作。
    李婉平诧异周垣的工作量,以前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还以为周垣的工作量跟她差不多,就是多也多不到哪去。但现在看来,李婉平比起周垣,那可真是太轻松了。
    李婉平想到这里都有点后怕,得亏周垣最终没离开李氏集团,否则,这么一大摊子事儿,李婉平根本就处理不了。
    李婉平和周垣就这么一连忙活了五、六天,大约在第七天的时候,财务那边的年终报告也出来了。
    李婉平看着最后一行那一串数字的盈利,有些不敢相信,她小心翼翼问周垣,“这些……这些都是我们挣得钱吗?”
    周垣嗯,抬眸看向李婉平,“李董对我们去年的成绩还满意吗?”
    李婉平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满意是肯定满意的,但她哪有资格来评论。她有自知之明,这些钱,不是她挣的,她只是坐享其成的那个。
    周垣也伸手将财务报告拿过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跟他之前预估的利润差不多。因为李氏集团大部分工程都是周垣经手的,即便算不到精确的数字,也能大差不差。
    周垣继而又将财务报表放到一边,对李婉平道:“放心吧,今年会比去年还要好。”
    李婉平闻言点了点头,含笑嗯了声。
    周垣将背靠在椅背,“马上要过年了,你有什么打算?”
    李婉平的眼眸微微暗淡了些。
    在今年之前,她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过年自然就是跟家人在一起,毋庸置疑。但现在,她已经没有家人了,她不知道这个年该怎么去过。
    周垣洞察了李婉平的心思,语气放缓了些,“要不要跟我一起过?我是说,我自己一个人,不太想吃速冻水饺。”
    李婉平被周垣逗笑。
    她知道,周垣其实是在安慰她。
    李婉平点头,但故意拿捏了下姿态,“一起过也可以,但不能让我一个人做年夜饭,周总起码也要当一下厨工。”
    周垣含笑嗯,语气又轻又柔。
    这么多年了,自从周垣十四岁之后,就再也没有好好吃过一顿年夜饭。周家很大,人也很多,但那个所谓的家和所谓的家人,都不是属于周垣的。
    而从周家离开之后,周垣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个一个人准备的年夜饭,一盘速冻水饺,然后一个人看春晚。后来,春晚也不看了。他会早早地去休息,从不守夜,他不愿意去沾染那份幸福的热闹,因为,万家灯火,漫天烟花,没有一份是属于他的。
    周垣抬眸看向李婉平,眼眸被窗外的暖阳折了光,是和煦的暖。他的语调难得轻快,透着愉悦,“等下班之后,我们一起去采购食材。”
    李婉平连忙点头,然后说好。
    临近过年,气温也逐渐回升,街上的人多了起来,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
    周垣因为手臂骨折不能开车,司机便成了李婉平。但李婉平的车技不是很好,车速慢,原本从公司到超市十几分钟的路程,愣是开了二十分钟才到。
    采办年货的人把商场挤得水泄不通,车位根本找不到,李婉平开着车在停车场绕了两圈,最后没办法,只好把车停在了路边。
    李婉平停好车后问周垣,“把车停在这里会被贴条吗?”
    周垣抬眸扫了一眼路旁,又看了一眼不远处乌泱泱的停车场,默了片刻,“就停这里吧,应该没事。”
    李婉平点头,便跟着周垣一起下车。
    两个人进入超市之后就直奔食材的区域,李婉平把自己所有爱吃的食材都往推车里装了个遍,装完了才发现没放周垣喜欢吃的,又扭头问周垣,“周总,你喜欢吃什么?”
    周垣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的表情,然后随手扔了两盒青菜在推车里。
    李婉平问他,“就这两盒青菜啊?”
    周垣嗯,语气永远都是不咸不淡,“买你自己的吧,注意看日期,别什么都往里面放。”
    李婉平就点头,然后又推着购物车风风火火跑向了下一个片区。
    周垣全程都跟在她身旁,又无奈又好笑,终于在李婉平往小推车里扔第三根培根卷的时候,周垣忍不住制止了她,“这种垃圾食品少吃。”
    李婉平闻言抿了下嘴,“但这个烤一下再蘸辣椒粉超级好吃!”
    周垣默了一秒,虽然心里不同意,但还是纵容李婉平把三根培根卷都放进了购物车里。
    两个人最后推着小山包一样堆满了各种食材的购物车,又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才终于结完账离开了商场。
    但当他们拎着大包小包走到路旁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们的车不见了。
    李婉平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果然有一条未读短信,来自交警大队。
    李婉平默了片刻,“周总,你不是说把车停在这里没事吗?”
    周垣非常严谨地纠正道:“我的原话是,应该没事。”
    李婉平又默了两秒,“那我们现在……是先回家还是先去交警大队?”
    周垣的目光云淡风轻掠过那些大包小包,“你觉得,我们拎着这么多东西去交警大队合适吗?”
    李婉平唔了唔。
    是不太合适。
    这大过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去给交警大队送礼。
    李婉平只好走到路边打算去拦一辆出租车,但奈何现在是下班、放学高峰期,出租车基本见不到,偶尔有一辆两辆从这里路过,也都已经载了客。
    李婉平就这么跟周垣在路边等了半个多小时,寒冬腊月,即便气温有所回升也还是很冷。
    李婉平的两只手和一张脸都冻得通红,在商场霓虹灯的映衬下,很是可爱又滑稽。
    周垣莫名笑了出来。
    这笑声又惹到了李婉平,她不重不轻推了周垣一把,但周垣始料未及,左手手臂又打着石膏,整个人重心不稳,差点撞到一旁的树上。
    李婉平又赶忙去扶他,周垣就干脆靠着树,居高临下慵懒瞧着她,“李董,你这么凶,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李婉平的脸本来就红,周垣这么一说,让她的脸更红了几分,她秒怼回去,“你怎么知道我嫁不出去!”
    周垣只笑不语,他的笑声很清朗,像一阵春风,掠过了李婉平的心上。
    李婉平不自在用脚尖踢周垣的脚尖,“你也别闲着,快点过来帮忙打车,不然我们今天晚上八点也回不了家。”
    周垣却没动,他抬眸看向不远处的一家餐厅,对李婉平道:“先别打车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先去吃饭,等吃完饭,空车就多了。”
    李婉平闻言也扭头寻着周垣的视线望过去,是一家西餐厅,名字一串英文字母,但因为是艺术字,花里胡哨的,李婉平也没认出写的是什么。
    李婉平继而点头,说好。
    两个人便又拎着大包小包向餐厅走去。
    这个时间,餐厅里的人也不少,李婉平和周垣进门之后,就被服务员礼貌询问了有没有预约。
    李婉平实话实说没有。
    服务员又礼貌问道:“那可以接受情侣桌吗?我们现在空着的桌位只有情侣桌了,价格比一般桌位稍微贵一点,但用餐之后,会有一份精美的小礼物赠送给您。”
    李婉平扭头看向周垣。
    周垣点头,对服务员说好。
    服务员继而带着两人向一个靠窗的桌位走去,那里布置了蜡烛,桌面上还铺了玫瑰花瓣,氛围很是浪漫。
    李婉平和周垣双双落座。
    服务员礼貌递上菜单,李婉平点了一份牛排,一块提拉米苏,以及一杯果茶,周垣点了一份意面,一份牛排,以及一份鸡蓉玉米浓汤和黑咖啡。
    其他的都要现做,只有提拉米苏是现成的,服务员很快便先把提拉米苏端了上来。
    周垣扫了一眼问李婉平,“我记得你不是在减肥吗?”
    李婉平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提拉米苏就送进了嘴里,“不着急,等吃完这顿再减。”
    周垣好笑摇了摇头。
    李婉平托着腮问周垣,“你知道提拉米苏的故事吗?”
    周垣知道,但他还是顺着李婉平的话往下讲,“说来听听。”
    李婉平就开始一本正经地科普,“传说提拉米苏有一个很浪漫的故事,就是在战乱的时候,有一个意大利士兵要离开家去前线打仗,他的妻子就把家里存的面包,饼干,奶油和黄油全部打碎拌在一起,给丈夫带走,后来,提拉米苏的寓意就变成了‘带我走’。”
    她说着,微微顿了下,又抬眸看向了周垣,“周总,如果你要去前线打仗,你愿意带着你的妻子一起去吗?”
    周垣摇头,说不会。
    李婉平微怔。
    周垣品尝着黑咖啡,语气很平和:“如果一个男人要上战场,不会舍得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去。如果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是无论如何,都要让她留在最安全的地方。”
    李婉平沉浸在他这句话里想了很久,然后很轻很轻地点了点头。
    是对的。
    恰时,服务员把牛排端了上来,周垣主动帮李婉平将牛排切好,“过年假期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李婉平想了想,“上次我们团建去的那个山区,本来想在那里种一棵苹果树,结果因为下雨没有种成,好可惜。”
    周垣闻言挑眉,“大冬天的你想去种苹果树?”
    李婉平摇头,“那倒不会,只是你突然问假期,我就想起了这茬事儿。”
    李婉平说着,还自顾自非常惋惜地叹了口气。
    如果当时不是因为下雨没种成,那么,她的苹果树现在也应该很高了吧。